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真是仙界萌新 ptt-第98章 楊公子(3K)鑒賞


我真是仙界萌新
小說推薦我真是仙界萌新我真是仙界萌新
哗啦啦!
很快,包括先前开口的黑衣壮汉在内,庙中所有人同时站了起来,齐齐让开一片地方,神态谦卑。
陈青河不紧不慢地从每个人脸上扫过,展颜笑道:“赶路无聊,这才和诸位开个玩笑,失礼得罪之处,还请大家莫怪。”
此言一出,下面一片吁气之声,紧接着便是奉承巴结。
“哪里哪里,上仙实在太客气了。”
“上仙说哪里话,是我们得罪了上仙才对!”
“小的有眼无珠,在这里给上仙磕头了……”
一窝子人争先恐后地请罪,惟恐态度不诚,招来眼前这位地仙境高手的厌恶。
尤其是先前那个黑脸汉子,一张黑脸皱成苦瓜,一个劲儿的磕头。
越是老江湖,就越知道得罪一个惹不起的高手的下场。
尤其是在深山老林之中,杀人几乎没有任何成本。
没有人会嫌自己活得太久。
虽然直到现在,还有几个人仍旧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俊逸的有些过分的年轻仙人竟是一位地仙境高手,但此时此刻,既然“大哥”都认怂了,也没人敢质疑。
至少不敢当面质疑。
莲儿脸上现出不自然的红晕,呼吸也急促起来。
这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令她心潮澎湃,难以自持。
她出身卑微,最善于察言观色,深知如那个黑脸汉子般的人物,最是难伺候。
以往,这种人可以肆意对她殴打辱骂,而她不能有丝毫不敬——否则很可能有杀身之祸。
看看现在吧,这人就像狗一样跪伏在她脚底下,只要她愿意,甚至可以朝他脸上吐口水,而不必担心被报复。
这是陈公子给她带来的自信。
在陈公子的眼神示意下,她拉着小秋的手,走到陈青河身后站定,看着庙中那些神态谦被的江湖客们,只觉恍如隔世。
在这一瞬间,她只觉得跟随陈公子是她这一生最正确的决定,只要对方不赶她走,一辈子当牛做马,她都无怨无悔。
陈青河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等众人的声音弱了下去,这才缓缓开口,“我与诸君只是开个玩笑,可是先前诸位对我,恐怕不只是玩笑吧?”
众人齐齐噤声,原本热闹的破庙顿时安静下来。
陈青河拔出玄冰剑,轻抚剑锋,微笑道:“有人识得这剑吗?”
一个身材瘦小的汉子低声道:“玄……玄冰剑,上仙是城北徐家的高手。”
“算你有眼力。”陈青河没再说话,把剑放在膝上,脸上笑容敛去,冷冷盯着众人看。
不知是不是玄冰剑的缘故,众人只觉周身寒意森森,直透肌骨。
庙外雨声阵阵,不断积蓄的寒意便像是垒垒冰山,压在众人头顶,随时可能崩摧而下。
陈青河望向蓝袍道士,轻声道:“你装作一副上仙高人的模样,行的却是坑蒙拐骗之事,也就本座在此,若换了旁人,只怕早就死了。”
“弟子不敢!”蓝袍道士连连打躬作揖,“弟子就是为了从那些采药客手里,取些聚灵草回去,仅此而已,仅此而已!绝不敢有谋财害命之举……”
陈青河头也没抬,语带讥讽,“是么?”
蓝袍道士额头上冒出冷汗,目光紧盯着对方膝上的剑,身子也跟着簌簌发抖,适才好不容易提起的那一点儿勇气,在这无形压迫之下,逐渐被消磨干净。
他心里清楚,在对方这种地仙境高手手中,他连一招都接不住。
这剑只需寒光一闪……
他便要身首异处。
这念头越来越重,蓝袍道士心跳如雷,不自觉双膝一软,竟跟那黑脸壮汉一般,跪了下来。
只这一跪,他好不容易在这些伙伴中当中树立的威信便付诸东流。
然则到了此等境地,蓝袍道士也只能咬碎牙往肚里咽,自认倒霉,“弟子所说全是肺腑之言,千真万确,请上仙明鉴!”
“起来说话吧。”陈青河斜看他一眼,哼道:“不入流的小辈,杀你还嫌污了本座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许明睿,是个散修……”蓝袍道士脸现喜色,抬起头来正要道谢,门外忽又传来脚步声。
他愕然回头,借着篝火余光,已能看到庙外人影绰绰,约摸着有七八个人。
当先的是个带着斗笠的白衣公子,瞧面向约莫只有十七八岁,即使在雨中漫步,仍翩翩如玉,气质非凡。
还未走到门前,那白衣公子便朗声道:“里面的朋友,我们是去裂风崖的采药客,天黑路滑,想要借宿一宿,可方便么?”
陈青河扬了扬头,示意蓝袍道士出面招待。
后者点点头,咳了一声,道:“你们也是采摘聚灵草的?”
门外那白衣公子答道:“不错,如果朋友们也是为此而来,天明之后咱们可以一同出发,也好有个照应……城东王家的这个任务,没有限制数量,咱们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许明睿,也就是那蓝袍道士看了陈青河一眼,对方却开始闭目养神了,显然不愿出面主事。
他沉吟一番,说道:“请进吧。”
白衣公子道了声谢,率众走了进来。
他摘下斗笠抖了抖,貌似随意地打量起屋里的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在闭着眼睛的陈青河脸上,“这位……”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个年轻帅气的仙人在人群中地位最高。
“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了,”许明睿抢着接过话头,“吾师正在假寐,你们莫要打扰到他老人家。”
“他是你师父?”白衣公子眼中讶色一闪即逝。
许明睿点点头,没有否认。
事实上他巴不得陈青河能收他为徒,哪怕只是个记名弟子,也受用无穷了。
很可惜,主位上的陈青河依旧闭着眼,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交谈。
许明睿自嘲的笑了笑,又看向白衣公子,说道:“庙中地方窄小,你们几个就坐在门口好了。”
“没问题。”白衣公子点点头,他把斗笠放在门前,指挥身后众人有条不紊地生火造饭,显然经验丰富。
很快,破庙中便散发出浓郁的酒肉香气。
“一起喝两杯?”白衣公子坐在自带的蒲团垫子上,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坛酒,望向许明睿,真诚道:“相逢即是有缘,这鬼天气恶劣的很,喝杯酒暖暖身子。”
许明睿手下那群人本来已经酒足饭饱,吃得差不多了,奈何受到陈青河的惊吓之后,许多人便又口干舌燥起来,蠢蠢欲动。
其中尤以黑脸壮汉为甚,他咽了口唾沫,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大哥。
此时已是后半夜,许明睿心想反正无法休息了,于是也不矫情,“也好,公子有心了。”
他接过白衣公子递来的酒肉,朝那黑脸汉子扬了扬下巴。
黑脸壮汉一愣,旋即醒悟过来,接过酒肉,恭恭敬敬往陈青河身旁放了一份。
“二位不妨也吃些东西?”许明睿目光望向莲儿和小秋,“仙师功力深厚,餐霞饮露也无不可,咱们却不必跟着受罪,哈哈,哈哈!”
小秋眼里冒光,跃跃欲试。
他早就饿极了。
莲儿看向陈青河,见后者微不可查地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倒也是,陈公子就在此处,又何必担心这些江湖客耍心机?
烤肉香气愈发浓郁,众人很快吃喝起来。
山中夜雨滂沱,破庙内却篝火熊熊,酒肉飘香。
这些跑江湖的草莽行子可能修为不怎么样,但要说起吹牛打屁,一个个都是行家里手。
只不过,大家毕竟不熟,说话都有意无意都避开了此行的收获的话题,只是聊些不相干的风花雪月,嘻嘻哈哈的倒也热闹。
许明睿跟白衣公子碰了一杯,不着痕迹问道:“公子贵姓?我瞧公子打扮,可不像是在山里讨生活的人……”
这个杨公子,无论是衣着还是谈吐,都和他们这些江湖客大有区别,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白衣公子爽朗一笑,倒也没有否认,“鄙姓杨,来做这游侠儿,的确是体验生活。”
“哦!”许明睿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那么这些人……”
杨公子笑着说道:“他们都是我临时招募的伙伴,大家这一路上互相帮扶,倒也斩杀了不少妖兽,成果颇丰。”
此言一出,他身后几人脸上微微变色。
许明睿把一切尽收眼底,又跟杨公子碰了一杯,闭口不言。
他心里已有了数。
看来,这个年轻公子应该是出身大户,修为可能不低,但江湖经验明显不太丰富的样子。
成果颇丰?
这“成果”,指的究竟是聚灵草,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不管是什么成果,都无异于明着告诉他:我现在身怀巨富,等君采撷哦!
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实力非凡,做事说话,讲究一个“随心意”,根本不必藏着掖着——就像主位上安然坐着的那位上仙。
许明睿生性谨慎,自然不会因为这一句话便有所行动。
他在等一个时机。
时机成熟的时候,他并不介意黑吃黑,教这年轻公子一个乖。
甚至如果有机会的话,坐在主位上的那位爷,也有可能会成为他的猎物。
想到地仙境高手拥有的财物,许明睿眸子便里露出炽热的火焰。
作为一个老江湖,许明睿深知,在江湖中行走,修为固然重要,却也不能代表一切……
异界太极眼 河书
忽然,许明睿的目光被杨公子身后一瘦子吸引了过去。
对方形容猥琐,自打进门的时候,便不停盯着主位上的陈青河看,这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凑到杨公子身旁低声说了两句。
杨公子静静听着,目光不自觉落在陈青河身上。
“好,我知道了。”杨公子低声对那瘦子说了一句,端起酒杯,起身往陈青河面前走去。
所有人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不知他究竟何意。
“这位仙师,”杨公子来到陈青河身旁,轻轻开口道:“不知可否赏个脸面,共饮一杯?”
……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