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天唐錦繡-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緊要關頭閲讀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纸张之上,最显眼是一长串的辎重军械数目,其中有甲胄、强弓、车马、粮秣等等,尽皆运输至平穰城南门……
长孙冲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若说先前之议和还能有所理解,毕竟人都怕死,渊盖苏文这等人物不愿放弃荣华富贵,选择向大唐卑躬屈膝实乃寻常,毕竟之所以那些国破之时不苟全身之豪杰之所以能够名垂青史便是因为其稀少……可渊盖苏文身为统帅,更是高句丽事实上的掌控者,却一边号召阖城军民与城共存亡,一边暗地里调拨辎重兵员准备弃城出逃,这就令人极为不齿了。
他一手捏着纸,一手婆娑着下巴,沉吟道:“该不会是什么障眼法吧?”
虽然心底对于渊盖苏文极为厌恶,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人实在是少有的人杰,刚愎暴虐俨然暴君,性格坚毅,手段酷烈,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弃城出逃的窝囊废……
渊男生摇头道:“这东西就放在父亲书房之中,却是书案最下面的那个抽屉里,他又岂能料到有人会偷偷去到书房,且恰好见到这份东西?再者,昨夜二弟夤夜入府,与父亲密谋多时,这本身就极不寻常。眼下唐军大举进攻,平穰城外围的防线一道一道相继沦陷,正是存亡危急之时,但作为高句丽军中王牌的‘王幢军’却始终按兵不动,却行踪难觅,很显然父亲另有所谋。若是打着战局不顺、城池难守之时带着‘王幢军’弃城而逃,那就顺理成章。毕竟,父亲最为喜爱的便是二弟……”
言语之中有些落寞,也有些愤慨。
虽然同样都是儿子,但如若父亲弃城而逃,不顾阖城军民之性命,必然是会带上二弟走,而将他这个儿子留在平穰城内,毕竟一个大莫离支府的世子,还是能够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以此来给逃亡之路争取更多的世间。
然而身为人子,却被父亲这般抛弃,任凭他即将身死于破城之战,实在是令他无法接受……
长孙冲感受到渊男生的心情,啧啧最,没有做声。
虽然自己亦是丧家之犬,可毕竟父亲一直在为自己能够重返长安而努力,相比之下,自己的确是幸福多了……
只是单凭这张单据,却无法确认渊盖苏文当真存了弃城出逃的心思。
想了想,将那单据丢在茶杯之中,倒满茶水,伸出两根手指不断揉捏,直至将纸张揉捏成浆糊状,这才说道:“稍后我去拜见令尊,请示任务,若下午有瑕,可率领兵卒巡视城中街巷,弹压出逃之民众,正好可以去南门转一转,探探虚实。”
渊男生叹息一声,很是落寞,道:“正该如此……不过我相信这必然是事实。”
都说“知子莫若父”,然而与此同时,儿子又岂能不了解自己的父亲呢?渊男生已经相信渊盖苏文正是这等冷血之人,做出这等事实在是寻常得紧……
长孙冲道:“兹事体大,定然要仔细查证,说不定此事会直接影响到战局,若是查实,咱们便是大功一件。”
渊男生默然。
此事若是假的,就说明父亲已经对他起了疑心,无论将来局势如何发展,他必死无疑;可此事若是真的,此刻被他发觉,很有可能最终导致父亲间接死在他的手上……
纵然深恨渊盖苏文之冷血无情、偏信歹毒,但亲手将自己的父亲置于死地,依旧令他有些难以释怀。
心中忍不住恻然,自己当真是不如父亲多矣,最起码没有父亲够狠……
……
两人商议一番,长孙冲起身告辞。
吃了这处宅邸,重返大莫离支府,面见渊盖苏文。渊盖苏文只说招他入城是为了弹压城中恐慌情绪,令其带兵即刻巡视全城,若发现有人家意欲逃遁,定斩不饶。
长孙冲对于充当一个刽子手并未有什么抵触,每个人的心里或许都有几分阴霾暴戾,只不过碍于伦理道德、国家律例之约束,不能尽情释放,眼下得了这样的机会可以恣无忌惮的杀人,看着鲜血喷涌人头落地,长孙冲觉得很爽。
当即带兵冒着大雪寒风在平穰城大肆巡视,即便是无故走上街头的百姓商贾亦要严加盘问,稍有怀疑便令人锁拿羁押,略作审讯之后便推上刑场枭首示众。
平穰城内军民对于渊盖苏文的这条“恶犬”敢怒不敢言,甚至有人临刑只是大骂长孙冲人面兽心,畜牲不如……长孙冲不以为意。
他手段固然暴虐了一些,可杀得又不是汉人,豚犬一般的高句丽人再是恨自己又能如何?
再者说来,自己这才杀了几个人?
那房俊领着皇家水师纵横七海,安南、倭国、新罗等地杀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尸横遍野,动辄屠城更是尽显暴虐,结果大唐上下军民官员各个鼓掌叫好,说是“心系帝国,扬我国威”,乃是毫无争议的大英雄……
自己眼下在平穰城杀得越狠,将来叙功之时就有可能越是受到重视,何乐而不为呢?
在城中巡视一圈,重点巡视了南门附近,抓了几家或许意欲逃出城区的商贾,没收家资将阖家上下收押入狱之后,也获得了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
近战高手 风度逍遥
靠近南门的一处货栈之内,果然囤积了大量来历不明、种类不明的货殖,等待城门开启之后运送出城……
长孙冲没有大肆搜查,这已经证实了渊盖苏文的确有弃城出逃之意图,否则断然没有这样的巧合,眼下唐军大军压境,平穰城早已断绝一切商贾贸易,哪里还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准备这么多的货殖?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傍晚时分,由七星门出城返回安鹤宫驻地,长孙冲便立即将自己查获之事写成一封密信,让人连夜送当唐军大营。
渊盖苏文在不在平穰城内,区别实在是太大。
固然高句丽上上下下多渊盖苏文的残暴统治怨声载道,但不可忽视的此人依旧拥有着极高的威望,大多数高句丽人都相信若是有一人能够对带领他们重现当年击溃隋军之旧事,那这个人只能是渊盖苏文。
所以只要渊盖苏文坚守城中、调兵遣将,平穰城的士气一时半会儿就不会崩溃,一定能够给予唐军强烈的抵抗,纵然唐军追中攻陷平穰城,亦要付出极大之代价。
正因为渊盖苏文威望甚高,一旦他弃城出逃,平穰城群龙无首,依靠王宫里那个废物宝藏王绝无可能领导军民死命抵抗,只需唐军攻至城下,平穰城必定不战而降,望风披靡。
尤为重要的是,一直以来神秘莫测的“王幢军”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眼下既然知道“王幢军”已经偷偷集结在南门,随时随地都会护卫渊盖苏文弃城出逃,那么自然毋须忌惮……
所以这份密信价值极大。
让人将信送走,又叫来一个亲兵,喝了口茶水问道:“今日战况如何?”
亲兵答道:“大军攻势甚猛,渊净土固然率军拼死抵抗,可终究兵力短缺、战力不足,损失甚大。傍晚时分已经将战线龟缩至城下,据城力守,不过大军显然不打算给渊净土喘息之机,此时战事依旧未停,很可能连夜攻城,大城山城守不了多久。”
长孙冲颔首,心中有些了紧迫感。
一旦大城山城被唐军攻陷,唐军兵锋便可直抵平穰城下,将安鹤宫团团包围,最终之攻城战一触即发。
而自己,亦将充当内应,冒着极大之风险打开七星门迎接唐军入城,一句奠定胜局。
攸关一国之存亡,这等紧要时刻令长孙冲心跳加速,喉咙发干。只要能够配合唐军杀入平穰城并且快速攻陷全城,自己就算是东征首攻,不仅可以重返长安,有此等功勋傍身,无论在家中亦或是朝中,都无人敢轻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