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表小姐 txt-第一百九十九章 有事讀書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刘众觉得要想对付陈珏,应该从根本上入手:“把你姐夫调到天津卫去怎么样?“
他知道陈珞和陈璎不和,连带着对陈珏的夫婿也不怎么客气。
“天津卫如今成了重灾区。”他想着这段时间调查到的消息,“庆云侯府盯着天津卫,皇上盯着天津卫,内阁的几位阁老也盯着天津卫。你是不知道啊,羽林卫的一听说有可能会被调到天津卫去,立刻吓得连滚带爬的,生怕自己中了招,纷纷找路子避开这条道呢!”
天津船坞还没有东窗事发,可这个大窟窿迟迟早早是要曝光的,到时候就看是谁接盘了。
“国公爷怕是不会答应。”陈珞闲闲地道,“他可是我爹找来看着我姐的,免得他们姐弟的脑子不好使,怎么会让他轻易就去天津卫呢!”
说到这里,他嘴角勾了勾,继续道:“不过,你这想法提醒了我。不是还有个宁嫔吗?我爹之所以这么起劲,不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攀上宁嫔这条大腿吗?可不能把她给浪费了。还有四皇子。若真是要开府,天津卫可是个不错的地方。”
刘众立刻明白了陈珞的意思。
皇子通常都不会让去太过富庶的地方开府,不然那边的税赋藩王府拿去一大半,皇上怎么办?
天津卫这样地理位置比较特殊的也不会让藩王开府。
不然有藩王造反,很容易就调兵遣将杀到京城里来。
陈珞偏偏提及了四皇子,这是不满意四皇子怂恿他去了大觉寺吗?
刘众笑道:“那施小姐那里,是不是要送份礼过去。”
施珠虽说性格娇纵骄气,可好歹是总兵府长大的,是施家精心教养准备送进宫的人,怎么都有几分手段。不应该那样简单粗暴地就叫了王晞去那个凉亭才是。
更多的,她可能是在向陈珞和王晞示警。
陈珞扁了扁嘴,道:“三岁看老。我虽然不相信施珠存了什么好心,可她的确是办了件好事,这礼还是得送的。最好是能让那位好姐姐知道,不然这戏还真的不热闹。”
刘众含笑着应是,以长公主的名义派人送了些金银珠宝给施珠。
施珠非常喜欢其中一对赤金雕着丹凤朝阳的镯子,拿在手里把玩了半天。
单嬷嬷看着担心不已,道:“早知道您存着这样的心思,我是无论如何也要拦着的。您这还没有过门呢,就把大姑姐给得罪完了,以后进了门可怎么办啊?”
施珠“呸”了一声,道:“她一个出嫁的姑娘,还真把自己当姑奶奶了,娘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她插手了。我正愁没机会给她一个下马威呢,她就自己闯了进来。想让王晞给陈珞做妾室,她想得美!”
她可不想和王晞日日相对。
单嬷嬷喃喃道:“可您答应了丁太太……”
“什么叫我答应了丁太太,是她让我那么做的,我只是没有拒绝而已。”施珠做了不认帐,觉得心里十分的痛快,“她以为她是个什么东西,还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的。我要不给她点教训,她岂不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主要的是,她不想和王晞在一个屋檐下生活。
现在彼此不过都是寄居在永城侯府就已经让她不能忍受了,再让她和王晞同在镇国公府的屋檐下过一辈子,她得疯!
单嬷嬷也不好说什么。
但陈珏那里就有点不好受了。
她没有想到施珠完全不听她摆弄,还打草惊蛇惊动了陈珞,陈珞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要让她夫婿调去天津卫做指挥使。要知道,她夫婿刚刚在澄州站稳脚跟,正准备大施拳脚,这一手,岂不是前功尽弃?
陈珏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去求镇国公。
镇国公虽说不喜欢陈珞,却很了解这个儿子。他不被人欺负,可也不会主动惹事。他这段时间和庆云侯你来我往的,已经很累了,偏偏这个女儿还是个扶不上墙的。他打断陈珏喋喋不休告状,道:“多的话你别说了,你就说说你现在要做什么吧?”
“让夫君继续在澄州呆着。”陈珏委屈道,“我们家又不是施家,为了几个钱,到处调。”
施家之前之所以没有打下很好的基础,就是因为天南地北的调动,人刚熟悉就走了,看似花团锦簇,却没有得力、忠心的人手。
镇国公还指望着女婿帮陈璎一手,当然不希望他调来调去。就使了些力让女婿继续留在了澄州。
但陈珞依旧没有放过陈珏,把这件事“无意”就捅到了陈珏的婆婆那里。陈珏婆婆虽说是个忠厚人,可也是个有脑子的,立刻就明白这其中用意,她想了又想,和儿子商量:“不管怎么说,陈璎和陈珞都是兄弟,你们不管是站在哪一边,都夹在中间不好做人。我看等陈璎成了亲,你还是带着你媳妇去澄州,没有什么事,就不要回来了。”
然后又劝陈珏:“你们成亲这么长时间也一直没有动静,所以说这小夫妇不在一块儿还是不行的。等大公子成了亲,你不妨在澄州多住些日子,等有了孩子,你回京城也好,我去那边照顾你也好,这才是根本。”
陈珏被婆婆说的低了头。
别人家像她这样的早就被婆婆说叨了,她婆婆是个老实人,一直没有吭声,可这次既然吭了声,她也不能不表态。
她低声应“是”,又被婆婆拉着到处去敬香拜佛,以至于陈珏也没有空闲回娘家去帮衬陈璎的婚事了。
直到过了十一月初一的家祭,各地田庄的管事开始陆陆续续地进京清点账目,送年节礼,她就更不好离婆家了。
王晞这边虽说不用管这些琐事,却接到了她大哥的一封信,说是原本十一月中旬就能进京的,结果在路上遇到了湖州冯家的话事人,两人决定合伙和西北的一个商号收购皮毛,要是这笔买卖做得好,未来五年王家的毛皮生意会和丝绸生意不分伯仲,怕是十一月份去不了京城了,让她等到明年三月再说。
去给她报信的大掌柜还悄悄告诉她:“这生意都是小事。主要是大爷在路过沧州的时候,无意间认识了沧州卫所那边的一位都指挥使,他的姐夫是这边兵部的一位郎中,他们有路子做九边的饷银生意,却一直找不到靠谱的商家。”
王晞听得心里怦怦乱跳。
运送军饷,不是个赚钱的事,而且还风险很大。可若是能接了这样的生意,就能跻身皇商,赚帑币了。
王家的生意已经足够大了,未必就一定要做个皇商。但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也不愿意白白放弃。
王晞的声音都不由低了下去,道:“这件事靠谱吗?若真有这样的好事,大哥不是更应该来一趟京城吗?”
大掌柜笑得像个弥勒佛,悄声道:“我们王家从前一直是闷声发大财,这次要真接了这生意,就得走到明面上来了。到时候要不要接这个生意,怎么接,朝廷会要求我们在户部压一部分银子,银子多少,几房要不要分家,一部分接了皇差当皇商,一部分依旧做原来的生意。是嫡支走到明面上来,还是旁支走到明面上来,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说清楚的。大爷肯定要回一趟蜀中。
“这不,京城的铺子的账目都交给了我。大爷还怕您无聊,让到时候把您带在身边,各地的掌柜来报账,您也跟着听听。”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又道:“至于那位都指使背后的靠山,说出来你也认识,是清平侯。”
“啊!”王晞感觉自己的脑子都有点不够了,道,“不是说和兵部有关系吗?”
大掌柜笑道:“当然得和兵部有关系。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兵部的官吏常变,清平侯府却没办法变——给他们运送军饷,肯定得是他们信得过的人啊!”
王晞忙道:“那要不要我出面帮着跑跑腿!”
“不用!”大掌柜的笑道,“这种事你最好当不知道,平时多往清平侯府走动走动就行了。等到大爷那边的事都商定好了,你再带着大奶奶去认个门就行了。”
王晞兴奋地道:“大嫂要来京城吗?”
大掌柜点头:“若是这生意成了,大奶奶肯定得来一趟京城。”
有些东西能说在明面上,最好就是妇人间交往的时候把礼送了。
王晞连连点头,笑道:“我知道了。等大嫂来的时候,我肯定能带好这个路的。”随后她忍不住问:“事情怎么这么巧?”
就算是她当初帮吴二小姐避开了宫中的选妃,清平侯府也没必要回他们家这么大的一份礼啊!
王掌柜心里实际上也挺纳闷的,他道:“事情是有点巧。可我们查来查去,这桩买卖却是真的。可以做一做。”
王晞颔首。
她家里的长辈比她有经验多了,既然家里的长辈仔细查过,应该会没问题的。
陈珞这边给陈珏找了点事做,他心情好了很多,问刘众:“王家那边没有起疑吧?”
“没有!”刘众笑道,“这生意原本给谁不是给?何况有王小姐的这关系在,清平侯府从前又和王家打过交道,彼此一拍即合。只等明年王家大爷来京城了。”
陈珞满意地点了点头。
有事做就好,大家都去做事了,就不会多管闲事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