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第七百五十一章 呂善看書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圣城外城,湖中游船之内。
李一然歪着头,有些膈应的看着对面还tian着自己手指面相妖异的青年男子,无语道:“我说,这位吕善兄弟,你到底够了没有,刚才那异兽吃不够,是不是还准备把自己手指也吃了?”
“哦!还是知音,我倒是吃过几次自己的手指,味道不错!”
“呕,你妹的!杨兄,他真的很恶心!”
一旁的闭着眼睛的老杨附和道:“早就说了,所以他来了看都不看他,怕脏了我的眼睛。”
吕善放下白玉般的右手,也不生气,笑道:“既然眼睛都不想用了,歪嘴杨你的眼珠扣下来给我尝尝,看看和刚才的那小东西的眼珠相差多少……”
“艹!两口贼,别恶心你爷爷,想吃垃圾外面跳湖吃泥去!”
“啧啧,一点风趣不懂,我还是喜欢和李公子说话,李公子,索性圣器都交与我,也好省去不少无妄之灾。”
李一然眼睛一眯,说道:“这么直接吗,交与你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总要赚点辛苦费,你说是不是?”
“辛苦费?家主可没给我,要不然这样,我答应李公子,以后不吃你,如何?!”说着,吕善朝李一然‘俏皮’的眨了眨右眼。
李一然被恶心得不行,偏过头看向一旁低头喝茶的胜山,继续说道:“你这好处挺奇葩的,不过有个前提,你要能吃到我才行。”
“哦!”吕善伸出血红的舌头tian了tian嘴唇,“李公子想玩玩?我乐意奉陪,到时候身上少了什么可别找我要,要不出去……”
“等下!”老杨睁开双眼,气势锁定蓄势待发的吕善,沉声说道,“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啧啧,没事,我一打二,哦,胜山兄弟你也想掺和一手?”
胜山挺直腰板:“吕兄,给我胜府一个面子……”
“切!”吕善一记指风发出,射向胜山右眼。
胜山灵力灌注右手,一拳将指风震散,站起身,冷声喝道:“这是何意?!”
“没什么,只是觉得好笑而已,面子不是靠说的而且靠实力挣的,曾几何时你胜山也是个敢打敢骂的汉子,怎么,父亲闭关了,胆子就变小了?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你!!”坐在胜山旁边的十六弟胜新跳了起来,“敢不敢和我较量一番,是汉子的话!”
吕善摇头道:“啧啧,你的实力太差,没意思,把你吃了也不过瘾。”
“你……”
“好了,”李一然拍手打断道,“火气都别这么大,这样,我吃个亏,你们四个一起上,我一挑四,赢了我,我就把东西都给你们,你们四个平分。”
听完后,吕善几个表情不一。
正自冷场之际,一个女子的飘忽声音传了进来:“正主都没到,你们就开打了,有点说不过去吧。”
话音刚落,船舱走进一个身穿短裙露出修长,身材火爆的青年女子,接着与女子衣服同样花色的花落雨也跟随进来。
老杨站起身和胜山兄弟一起朝花落雨躬身行礼,就连那吕善也朝花落雨微笑点头示意。
看来花落雨人缘呃不对应该是妖缘不错,李一然心中笑笑,朝花落雨点头道:“你来的倒挺早,这位,哈哈,衣服一样,该不会是你,哈哈……”
“想多了,”花落雨介绍侧身站在自己身后的青年女子道,“她是,嗯,辈份来讲,是我的孙女,你叫她小灵就行。”
“小灵?”李一然脑海中浮现易灵的倩影,对比下,还是易灵可爱,心头莫名一热,“哪个灵?”
“哪个灵都可以,我们不太讲究这个,能区分就行,好了,打架过会儿有的是时间,大家先坐会聊下天。”
大家依言坐下,花落雨眼珠一转坐到了李一然身边,而那小灵则站在了花落雨身后。
闻着花落雨和那小灵身上飘来的相近香味,李一然顿感别扭起来:“我说,没事你坐我这么近做什么?过去点!”
“呵呵,心思浮躁了,……,你我认真来算,是他们的长辈,刚才,有些鲁莽了。”
“什么?一挑四?这有什么可鲁莽的。”
“你什么身份,把他们几个小年轻打伤了,到时候后面老的找麻烦,你到时候再一躲,他们会找谁的麻烦?”
李一然得意的笑了起来:“哈哈,没想到才没接触几天,你还挺了解我的,哈哈,……,你,这位,吕善兄弟好像挺不服气的,花落雨要不要你这个长辈先替我教训教训他?”
“别拱火,我来也只是见证,……,胜山,还有谁要过来?”
胜山恭敬回答道:“还有郎家……”
“他们不会来了!”花落雨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李一然眼珠转动,替胜山等问出心中疑惑:“为什么不会来?”
花落雨转头看了一眼李一然,接着说道:“你的好兄弟出手,让他们后院起火,暂时是没工夫顾忌这边了。”
“我的好兄弟?哈哈,我的好兄弟不对好姐妹应该是你啊……”
“少开玩笑,说的是赤焰,……,他奉五长老之命,前去郎家分家抄家,这个时候,估计打得正热闹。”
“艹!”李一然故意一拍椅子扶手,吸引大家注意力后,叫道,“这么好玩的事怎么不叫上我!看我做什么,有感而发,嗯咳咳,那个分家在哪,距离这远不远?”
“你想去?”
“想啊,正好见识下……”
“这里事情可没结束,这么快就想跑,嗯,说实话,我一直怀疑那些圣器是不是在你手上!”
“呃,这话说的,你们三长老都放出那风来了,东西不在我身上,还能在谁身上。”
花落雨眼睛微眯,盯着镇定自若的李一然,说道:“要是万一,这是你和三长老联手做的局呢!”
李一然眼珠转动,摊开手,无奈的说道:“你都怀疑自己长老了,我还能怎么说,看看,这些小辈还真相信了,你说,真要是你所说,我们做局,能得到什么好处?”
“你的好处自不必说,他,嗯?”
正说着,花落雨一挥袖,灵力外放,眨眼间将头顶一物吸到手中,摊开手掌,是只普普通通的灰色小蜘蛛。
李一然翻了个白眼,无语道:“这么爱干净吗,蜘蛛也抓?”
“它可不一样,有灵力波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