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kx5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默語知秋-第二百五十五章:感受最後的溫暖閲讀-d20d8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哪怕洛轻舞这班求着,但是南宫冥的手却渐渐的滑了下去,眼睛也闭上了。
洛轻舞一声凄厉的哭声:“不要……!”
看着洛轻舞那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洛飞忍不住还是开了口。
“现在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你这样反而让他走得不安心。”
可是洛轻舞依旧跪坐在病床前,就那么紧紧的拉着南宫冥的手,哭得撕心裂肺。
洛飞是在害怕他伤到肚子里面的宝宝:“你先别哭,听我说,你如果真的想要救他,现在应该保证自己的身体。”
一听说还有就洛轻舞立刻转过头:“你快说,如何才能救阿冥?”
洛飞长长的叹出一口气,他也知道自己瞒不住,就算今天自己没有说以后洛轻舞,知道肯定也会跟自己急。
“自古以来鲛族就有治愈术,然而蛟族皇族的心头血和蛟族公主的眼泪融合是可以起死回生的。”
“正好你就是鲛族公主,又有皇室血脉,所以你的眼泪加上你的心头血是可以将他救治过来的。”
一听南宫冥还有救,洛轻舞急急地握着洛飞的时候问道:“我要怎么样才能取出心头血?”
“你帮我可不可以快点,不然阿冥就不过来了,求求你快一点。”
看着洛轻舞着急的模样,她已经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了。
洛飞忍不住提醒道:“你要知道,一旦你救了他,可能会死,因为我也没有把握说现在他这样的伤势,需要你多少的心头血。”
“而且你本身还怀孕,里面可是双生子,你要想清楚,一旦你出现什么意外,他们都将随你而去而活着的只有南宫冥一人。”
“你确定南宫冥会因为选择自己活着而失去你们吗?你确定他活着不是折磨?”
边上的南宫博婷听着洛菲这样说,着急地拉着洛轻舞的手。
“娘亲不要,可以用我的心头血用我的。”
洛飞伸手摸了摸南宫博庭的脑袋:“伯庭你的心头血没有用,这件事情让你娘亲自己来做选择好吗?”
南宫博庭拉着洛轻舞的手,另外一只手臂紧紧握成拳。
又是这样的无力,自己又是什么都帮不上,是自己害了爹爹,如今还要害得娘亲去面临这样的选择。
南宫博婷呆呆的被洛飞拉出了房间,两人就站在走廊里面。
洛轻舞回过头看着床上脸色的惨白,已经没有了生气的南宫冥。
眼泪划下来一步一步走过去,坐在他的床边。
伸手抚摸着南宫冥的脸颊:“怎么办阿冥我还是没有办法看着你在我的面前死去。”
“我知道你要是能说话的话一定会骂我,我这样很自私,对不对?”
“我明明知道让你一个人活着你肯定会很痛苦,可是我就是想让你活怎么办?”
“孩子他们应该会怪我的吧,还没来到这个世上,我就要带着他们两个离开。”
洛轻舞说着将南宫冥的手抵上自己的小腹,里面的两个小家伙似乎有感应一般。
感觉到小腹处动了几下,洛轻舞的眼泪也就再次流了下来。
低头对着肚子说:“宝宝真的很抱歉,我用你们和我的命去选择爹爹活着好不好?”
“如果好的话你们就动一动好吗?”
说完话,洛轻舞紧张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仔细感受着有没有胎动。
然而若是刚刚只是小小的动作,而现在里面的两个小家伙动作却十分统一。
这既让洛轻舞觉得惊奇,又让洛轻舞觉得伤心。
是啊,两个小家伙在肚子里面又能懂得什么呢?
终归还是自己的选择,哪怕这两个小家伙来世会恨自己,洛轻舞也不想要放弃就南宫冥的机会。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转头对门口喊道:“洛飞进来吧。”
洛飞刚打开门,南宫博婷就急急地冲到了洛轻舞的身边,抿着唇,眼眶红红的盯着她。
绝品透视 小妖
閱讀 小說
洛轻舞伸手抚摸他的脸颊:“宝贝不哭,这都是娘亲愿意的,这一切都跟你没关系。”
“要怪就怪那已经不在了的皇后,是他造就了这一切,而不是你。”
“你莫要在心中乱想,也不要恨娘亲自私好吗?”
南宫博庭正要开口说话,洛轻舞却轻轻按了一下他的脖颈。
横明
南宫博庭瞪着眼睛,缓缓身子往下倒去,边上的洛飞伸手接住。
抱着南宫博庭出了这个房间,过了一会儿回来问道:“你确定已经想清楚了吗?真的要放弃自己和肚子里面的孩子去救这个男人?”
洛轻舞坚定的点头,脸上带着释然的微笑。
“你开始吧,需要我做什么?”
“你先在这里陪着他,我这边去准备一下。”洛飞说完就朝着门口走去。
等快要离开的时候,又转头对洛轻舞说道:“还是先找一个地方吧,因为你一旦出了事,整个空间都会坍塌,所以这里面也不能留人。”
“里面的东西,你的还是找个地方安放比较好,毕竟都毁了,怪可惜的。”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在他的背影上,洛轻舞察觉到有些不对,但是也想不出来为什么。
现在满心满眼都是要救治南宫冥,快速闪身出了空间。
刚出去就见着赵无言站在一旁,积极的跑过来。
“他怎么样了?”
洛轻舞摇摇头不愿多说,有气无力的道:“我们先回去吧。”
看着他这眼睛都哭肿了,而且整个人一点生气都没有。
赵无言皱了皱眉,随后带着洛轻舞开着车离开了清河村。
等到了洛氏集团洛轻舞找到了仓库,将所有东西都全部放到这仓库之中。
在你仓库本来就是用来放各种武器车子,所以放洛轻舞空间里面的那些东西倒是绰绰有余。
赵无言看着他将空间里面的那些东西都拿出来,有些诧异的问。
“为何将空间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可是洛轻舞,却依旧沉默着,最后来到暗室把洛情从空间里丢了出来。
转头对赵无言淡淡的道:“我要让人将他千刀万剐,一刀都不能少。”
刚刚转醒的洛情就听到洛轻舞这句话在一旁狰狞地嘶吼着。
“你个贱人都是你是你,害得我一生都那么凄惨。”
“我要杀了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然而骂了没两句赵无言直接上前几脚就踩到了她的嘴上。
“你个贱人,如何能与轻舞相提并论?你这样的臭虫,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说完也不再看地上的诺情,一眼转头对边上的黑衣人吩咐。
“千刀万剐一刀都不能少,在割完千刀之前她必须活生生的承受着,我要先让她这张脸变得丑陋无比,和她的内心一样。”
黑衣人恭敬的拱手:“是!公子。”
洛轻舞已经走出了房门,随后来到房间里面,将痴呆了的叶炫然放了出来。
让他坐在床上后开始给他医治,索性他也只是受了一点蛊惑,并没有什么大碍。
然而醒来的第一眼叶炫然看到是洛轻舞的时候苦涩的笑了笑。
“我可以去陪着她吗?”
洛轻舞知道他说的那个人当然是陈媛,点了点头:“你让他们带你去吧。”
处理好了这些洛轻舞又转头对身后的赵无言道。
“我们回去陪太婆和娘亲她们吃顿饭吧,对于这些事情不要讲,就说阿冥,有事忙去了。”
赵无言现在也不敢询问南宫冥的情况,看着洛轻舞这个样子,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点了点头,开车带着洛轻舞回到梅溪村,刚一进门太婆就迎了出来。
“轻舞,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出去的时候也不跟太婆讲一声,你这大着肚子呢,到处乱跑可不行。”
洛轻舞强行挂起微笑上前握住太婆的手,静静的靠在她的肩膀上。
“太婆,我饿了。”
看着洛轻舞这个样子,太婆也只以为她是累坏了。
温柔的揽着她的后背:“好,你先进来太婆给你弄吃的。”
“有身子了,怎么还累成这个样子?”
语气后面就带着一些责怪洛轻舞,只是对她笑了笑。
身后的赵无言面无表情地跟着,太婆忍不住转头责怪。
“你这做堂哥的人怎么能这般不小心呢?怎么说轻舞也是怀了身子的人,你们还让他累成这个样子。”
“对了,阿冥去哪里了?”
赵无言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说,生怕自己一开口就暴露了。
洛轻舞听赵文妍没有说话,弱弱的道:“太婆他有事出去忙了。”
太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南宫冥确实有些分身乏术,这也怨不得他,毕竟南宫冥一直对洛轻舞都很好。
刚走进去陈诺依就急急的走了过来:“ 轻舞,你这是怎么了?看起来有气无力的?”
太婆扶着洛轻舞坐在沙发上,这才转头对陈诺依道。
“还能是怎么了,这孩子出去忙活的呗,我去给她弄点吃的,你在这儿陪她说说话。”
陈诺依看着女儿这个样子,也是有些不放心,于是点点头,就陪着洛轻舞坐在那里说话。
说的无非就是一些生活的琐碎,洛轻舞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这可把陈诺依给吓坏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还扣上了呢?是不是阿冥欺负你了?”
洛轻舞只是摇头,趴在陈诺依的怀里面,哭泣边上的赵无言接口道:“南宫冥没有欺负她。”反而是因为救她现在生死不明。
吸血鬼女王传奇 alienshooter
重生护花高手 朽木可雕
只是最后这句话赵无言没有说出来,陈诺依看着两人情绪都不高,以为是赵无言和南宫冥又吵架了。
不过又觉得有些奇怪,似乎赵无言这一次提起南宫冥的语气和平时都不一样。
在低头看着在自己怀中哭泣的女儿,心疼的抚摸着她的后背。
“好了,有什么事情跟娘亲说,你这孩子从来都不哭的,今天是怎么回事?”
洛轻舞摇摇头:“可能是我怀孕情绪有些不稳定,娘亲不用担心,我哭会儿就好,我想抱抱你。”
洛轻舞带着鼻音说话,这样就显得像撒娇一般陈诺依听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好,好,娘亲给你抱,什么时候想抱娘亲都在。”
陈诺依从头到尾就那么温柔的呵护着,在自己怀里面哭的洛轻舞然而洛轻舞却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命定限量版坏首领 墨珞丫头
这可急坏陈诺依了,正当他无助的时候,太婆端着东西过来了。
“这孩子怎么哭成这样?”
陈诺依一脸苦涩:“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她一直伏在我的身上哭,怎么也哄不好。”
太婆过来拉着洛轻舞的手:“好了,有什么委屈跟太婆说,你看今天太婆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这可是早上就开始做了呢,保证吃了入口即化。”
“你再不吃,我到时候可要给别人吃了哦。”
在太婆眼中洛轻舞就是一个怀孕了,情绪不稳定,像孩子一样。
所以就像是哄一个小孩一般的哄着洛轻舞。
洛轻舞他难得吮吸着她们身上的味道,或许这一次就真的是最后一次感受她们带给自己的温暖。
只可惜时间太紧急了,没有办法去见老爹和外公他们。
想来他们也不会怪自己的吧,不过那时候就算是怪也怪不到自己身上了,就让南宫冥去应付吧。
想到这些洛轻舞突然想起了自己太公那车,胡子瞪眼的样子。
自己要是走了,他们又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好,在这些年自己将他们的身体调养的不错。
这样就算是自己走了,他们应该也能承受的吧?
在洛轻舞这些思绪混乱的时候,被陈诺依和太婆拉着坐在了桌前。
看着洛轻舞这个样子,太婆忍不住开口:“你这孩子吃饭的时候还在想什么呢?不是说饿了吗?快吃啊。”
洛轻舞收回思绪点点头,吃着这入口即化的红烧肉,还有太婆做的饭菜,真的香极了,心中也幸福的不得了。
这是最后自己的贪婪,原本这些也是自己赚到了。
上一世的自己,身为孤儿哪有这般的温暖?
这辈子也算圆满了,唯一的遗憾是不能陪他们到最后。
不能看着小包子娶妻生子,不能将肚子里面的宝宝带到这个人世间来。
洛飞已经说过了,若是时间错过今天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若是这样,自己一辈子都会活在悔恨之中。
就让宝宝陪着自己去吧,好歹南宫冥还有这么多人陪着他,应该不会孤单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