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上門狂婿-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不懼威脅分享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鹤贯天的强大有目共睹,然而复仇者联盟这边,现在还活着的人,几乎就没有一个是怕死的。
要真是怕是,他们也不可能携手并进到这种地步了。
江如流这时朝前走了一步,寸步不让的逼视着鹤贯天。
“呵呵,老毒物你就少在哪里危言耸听了,之前几个兽王因为准备不足,被你害了性命,现在我等有了前车之鉴,你的威胁可就大大降低了啊!”
别人怕长生天尊,但魔尊却是一点儿也不惧,毕竟他可是连道主的面子都敢不给的人,有哪里会惧怕区区一个蛊毒门。
鹤贯天平日里心高气傲,狠起来连南宫无敌都一样敢去算计,魔尊纵然强大,但却在他面前,却是有些不足为道。
此番被排名尚在自己身后的魔尊给怼了,他自然是满心的怒火,忍不住讥讽道。
“江如流,你年少时虽与南宫无敌齐名,但现在的你却给本天尊提鞋都不配,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侃侃而谈?”
听罢,江如流冷笑两声:“呵呵,老子有没有这个资格,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血海魔功盖世无双,他之前也已经在对战两名兽王的时候施展过一番,强如兽修王者,在面对此等功法的时候,最终也只能含恨而亡,教人是不得不慎重对待啊!
别看鹤贯天刚才说的嚣张不已,但他现在真要和江如流拼命,最后绝对是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如今形势危急,江如流哪怕是能够赢了魔尊,但后面还有青丘王和灰袍人在虎视眈眈,他又如何能够轻易出手啊!
见鹤贯天迟迟不敢应战,江如流脸上笑容更甚几分,旋即出言嘲讽道:“呵呵,老子看你这长生天尊的称号实在是有些中听不中用,应该叫龟缩天尊才对!”
鹤贯天勃然大怒:“江如流,你难道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耸了耸肩膀,江如流不以为意的说着:“老子就算是获得不耐烦了,老毒物你又能拿老子怎么样?”
顿时,鹤贯天在也忍不住了,一缕缕的黑雾自他体内蔓延而出,顷刻间便形成了一道滚滚洪流。
就在战斗一触即发之际,张道玄一拿按住了鹤贯天的肩头。
“天尊,切莫轻举妄动!”
鹤贯天此刻怒火中烧,那里理会道主的告诫,恶狠狠的吼了句:“牛鼻子,赶紧放开本尊,若不然等下连你也一起收拾!”
张道玄丝毫不顾他眸中的杀意,探出去的手就如同是钢浇铁铸的一般,牢牢的扣在长生天尊肩头。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狼叔當道-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不懼威脅
对视了半晌,鹤贯天最终无奈的将毒雾收取了回去。
他也知道,现在这等情形下,要是真和江如流打起来,那么最后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多年来的等待,今天终于算是能够看到一丝曙光了,鹤贯天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功亏一篑!
安抚好了暴跳如雷的鹤贯天后,张道玄这才调转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青丘王,淡淡的说着。
“自古以来成王败寇,一番王图霸业若是没有鲜血铺就,那有如何能够成就夙愿?你有队友死了,贫道也同样如此,但天道轮回本就如此,有生才有死,有死才有生,你又何必执着!”
不等青丘王作出回应,灰袍人却是在此时站了出来。
瞥了眼侃侃而谈的张道祥,他脸上缓缓浮现一抹玩味不已的笑容:“呵呵,好一番冠冕堂皇的话啊!”
张道玄摇了摇头,旋即质掷地有声道。
“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令尊当年因为太过锋芒毕露,贫道不得已之下,才与天尊联手击杀,就当是那种情况而言,即便是我们不出手,同样也会有其他人出手击杀令尊!”
“哈哈……”
灰袍人仰天大笑。
半晌,他才止住了笑声,直勾勾的看着张道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戏谑笑容:“你的意思是说,我父亲的死一切都是咎由自取,而你这个刽子手只不过是做了所有人都应该做的事情?”
张道玄点了点头:“虽然你说的有些难听,但这就是事实!”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上門狂婿 狼叔當道-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不懼威脅
闻言,灰袍人脸上的笑容渐渐坚硬,随即语调森然道:“既然如此,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今日若是不斩你二人,我便自绝余生!”
他活了五百多年,没有哪一天不是在痛苦与煎熬中渡过,要不是因为大仇为报,说不定早就选择自我了断,下去陪着父亲等人闯荡幽冥了。
道主张道玄的无耻,灰袍人今天算是彻底的见识到了,分明就是自己想要找宗门内一家独大,从而将竞争对手给设计杀害,最后竟然还要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跟这样虚伪无耻之人讨论道义,那显然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倒不如真刀真枪的直接干上一场,也好来个快意恩仇。
灰袍人纵然实力不俗,但是在道主眼中却也不过是个小辈而已,真正能够起到扭转乾坤作用的,还是只有青丘王啊!
于是,他也不理会灰袍人的凛然杀意,而是看了沉默不语的青丘王一眼,表情坦然的说着。
“青丘王,你我虽然未曾一战,但实力想必相去不远,不管是你杀了我,还是我杀了你,这都是一种遗憾,如今修界最大的秘密就摆在你我眼前,为何就不能停息事端,合力探寻根源?”
他这番话说的是一点儿也没有错,青丘王的实力在兽王中虽然是首屈一指,但道主又何尝不是在修界内独孤求败呢!
这样两位巅峰修者生死一战,场面肯定是声势浩大,先抛开生死不论,万一要是引起阵法的运转,大家说不定都要葬身于此。
这也是为什么了,张道玄至今还表现的无比从容的理由。
他虽然不知道此阵乃是四象封天阵,但凭借着敏锐的感应,也已经暗中发现了此阵的非比寻常。
要是青丘王等人非要打个你死我活,那张道玄绝对会第一时间引爆大阵,到时候大家一块儿玩完!
即便张道玄没有说出心中的打算,但青丘王又岂能够猜不出来,饶是如此,但他却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我说过的,你与我之间,已经没有了和谈的余地!”
张道玄无奈的摇了摇头,试探性的在问宜一句:“真要到那种地步么?”
话落,青丘王看了一眼身旁的其余人。
众人被他的目光扫过,脸上皆是浮现出了一抹从容的笑意,仿佛已经看淡了生死,对一切都变得毫无畏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