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 起點-第六百三十六章 缺一個完美的解釋讀書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铁狂徒你想做什么!”
错不及防被人夺走了心头宝李玄机自当是无比愤怒,可待看到身后之人是铁狂徒之后,李玄机又是满满的忌惮。
三山修士对外虽然是沆瀣一气,但其内部还是充满了竞争,所以李玄机这话也是有些明知故问的意思,他能够看出来张浩然根骨不泛,铁狂徒又何尝不是。
所以面对着李玄机的质问,铁狂徒只是淡淡的道:“他的力气不错,天生就是个打铁的好材料,我自然是要带他回山,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铁狂人!”
我特么不姓铁!
在铁狂徒肩上的张浩然听着李玄机二人的对话挣扎的更厉害了。
却不想铁狂徒要比李玄机更加暴躁,直接一巴掌拍在张浩然的脑门上,这家伙直接眼睛一翻——晕了。
与此同时,李玄机也是面色不善的道:“非要如此?你应该也了解了,我此次下山乃是带着师命,所以断然不会放任这样的好苗子被你带走!”
这话俨然有一种如果铁狂徒不放人的话就要做过一场的意思。
而人家铁狂徒也没惯着李玄机,直接了当道:“意思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对吗?”
话音落下,就见铁狂徒右手扛着张浩然于肩头,左臂则是有一漆黑锁链缠绕且缓缓移动,基本上就是要动手的架势了。
“那就凭本事说话吧!”
漆黑锁链犹如一条尖锐的毒蛇一般直奔李玄机的面门。
“铁狂徒!”
没想到铁狂徒竟然说动手就动手,好在李玄机早有防备,一声大喝之下周身也同时浮现出莫名的阵纹,同时双手瞬间变换数种法决最后双手合十。
“山海!”
随着李玄机的话音落下他周身竟然出现了某种类似于高山深海的幻象,幻象似真非实,但却隐隐与李玄机所处的环境融合。
这便是开元山阵法师的看家本领——天甲奇门。
与元央界九成以上的阵法师不同,开元山的阵法师则是以阵盘融入身体,做到以身为阵,吾即是阵眼的另类术法。
要知道对于阵法师而言,最难的不是如何提高阵法的威力,而是如何让敌人进入提前布下的阵法之中。
毕竟世人皆知阵法既陷阱,威力自然是齐大的,可一般的阵法师却只能是提前布阵,且敌人还有很大的几率发现阵法的痕迹导致敌人避而不占,这便是普通阵法师最尴尬的地方。
但开元山的阵法师就不同了,他们既然能够做到将阵盘融入体内,那就代表着他们其实可以随时随地布下阵法,更是可以做到让阵法移动,从而让敌人逃无可逃。
所以此刻李玄机就是已经激活了体内的阵盘,同时将铁狂徒划入了自己的阵法的范围。
最明显的效果就是那一条本是向着李玄机面门而来的锁链瞬间失去了力量,就仿若陷入水中受到阻力与浮力双重施加一般直接变得软踏踏的。
哗啦啦……
将漆黑锁链收回的铁狂徒感受到上面带着浓浓酸味的湿气不由皱眉道:“山海界?”
“没错!”
此刻的李玄机真当是意气风发,仿若是扮猪吃老虎的爽文主角一般淡淡道:“自我修成山海界以来,你是第一个见识过它的人,重如山岳,厚如深海,一如山海界,生死不由命!
铁狂徒你还是放弃吧!
你根本没能力破开我的山海界,将那个孩子交给我,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呵呵……”
听着李玄机那一副吃定自己的语气铁狂徒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的确,以你目前的修为掌握了山海界的阵盘是非常了不起,但你不要忘了,我可是铁狂徒!”
这话不是真的狂徒恐怕都说不出来。
并且铁狂徒更是以实际行动证明他有狂傲的资本。
“天罪!”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就见铁狂徒左臂上的锁链急速转动,在无限延伸的同时更是便随着解体充足的过程。
见到这一幕的李玄机更是忍不住惊呼:“人炼之术!铁狂徒,你犯了大忌!”
李玄机之所以会如此惊恐,主要还是源于这人炼之术不仅是逐鹿山与三山的禁忌,更是整个元央界修士们共同摒弃的一环。
具体是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无法考证,只是谣传是某个疯癫的铸剑师为了炼制出绝世宝剑不惜以自身妻儿为引投入炼炉之中,最后还真的让他炼成了两柄上品宝剑,更是引得整个修士界的疯抢。
而那个铸剑师更是为了让宝剑的品质更上一层楼,在为宝剑开刃之时不惜以自己的心头之血为祭,终于将这两柄宝剑一举推上史无前例的行列。
干将,
莫邪,
这便是两柄宝剑的名字。
随是宝剑,但它们两个仿佛天生带着不祥一般,虽持有者能够以锋利的剑刃斩断一切,可却是没有一个能够善终。
本来这样的一个故事应当是为了警惕世人,可也不知哪个野心勃勃的家伙,竟然自这个故事中悟出了人炼之术。
虽不可重复干将莫邪之奇迹,但还是引发了不小的潮流。
其根本就是以人为引,能够为即将出品的胚器提升一个,甚至是两个品级。并且普通的人还不行,得是那种所爱,具有血脉相连的人。
简直是丧心病狂!
但这还不是最恶心的,毕竟归根结底这是属于家室,外人也不好干预。
偏偏这种人炼之术在暗中传播的同时,又不知是哪一个鬼才,竟然想到浪迹红尘的办法。
听起来是很风流,会让人联想到才子佳人,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所谓的浪迹红尘其实是以隐藏修士之身,一个凡人的身份娶妻生子,且这段感情还有投入有如初,直到某一天感情足够了,这个修士就会露出他原本的面目,或是威逼,或是利诱,将自己凡间的妻儿投入炼炉之中,为他已经打造好的胚胎提升。
相比于修士动则几百年的寿命,如果仅以凡间的三五十年换取一个,甚至是复数的法器病人,这买卖只要是个修士就能够算的过来。
以至于在那一段时间,很多修士纷纷效仿,且他们在凡间隐藏的身份也多是打铁匠,然后一桩桩惨绝人寰的人炼就这般出现。
凡人,
虽不如修士高贵,但正如吴冬当初所说的那样,整个元央界的凡人与修士就是一个不停循环的结构,如果凡人大范围死亡,流逝的话,也会对元央界的修士根基造成影响。
所以得知此时的元央界正派修士更是以雷霆手段将这一群走上邪路的修士镇压,人炼之术也成了整个元央界的禁忌。
不过虽然被镇压了,但人炼之术却还是流传了下来,被人暗中所用,改进,凡间更是出现了‘嫁人不嫁打铁郎’的谚语。
也正是因此,当李玄机见到铁狂徒那显著的人炼标志后,便自认为铁狂徒已经走上了邪路。
“倒海!”
既以认定铁狂徒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李玄机自然不能留手,直接便是一个杀招过去。
这让原本是处于山丘平底之上的铁狂徒只感觉他仿佛是处于深海,且海中还在经历着什么巨变一般,并且这还非是什么幻觉,深知山海阵盘底细的铁狂徒也是严阵以待。
“不愧是山海阵盘!”
处于波涛暗流中心的铁狂徒左臂高高抬起,就见此刻他的左臂已经覆盖了一层金属,且金属的模样怪异,似刀而非刀,似剑而非剑,似棍而非棍,似……总之就是个四不像,若是非要形容的话,就是一堆金属七拼八凑挂在铁狂徒的左臂上。
“狂风之力!”
裹夹着厚重铁皮的左臂一挥,愣是让这狂暴深海的处境之中生成了一股劲风。
要说风能破海吗?
在自然界中或许不能,但不要忘了这并非是自然之间的博弈而是修士之间的争斗,拼的就是谁更狠,谁的术法更强大,以及谁的武器最厉害。
毫无疑问,李玄机的山海阵盘虽说是开元山的看家本领,但相对于手握人炼之术的铁狂徒却仍旧是差了一筹,所以狂风之力愣是将海水生生给吹了回去,彷如本就向着岸边拍打的巨浪又突然退了回去,直接撞在了后面的李玄机身上。
“噗!”
李玄机嘴里喷涌着大口的鲜血,双腿也不听使唤的向后退去。
“该死!”
受伤的李玄机此刻早就已经忘了他与铁狂徒争斗的初衷是什么,现在他就是一个正义的使者,说什么也要铲除铁狂徒这个敢于动用人炼邪术的家伙。
“山海意难平!”
手中法决再现,就见这次是一座山峰的虚影出现在了铁狂徒的身后,且山势颤颤巍巍,随着李玄机的一声:“山崩!”
瞬间整座山峰便向着铁狂徒坍塌。
山海盘,
作为开元山的看家阵盘本应该是在金刚境之后才能够炼制,且要到了通幽乃至是聚气境才能够使挥如臂。
而李玄机这个元阳境的修士能够拥有山海盘本就实属不易,偏偏他还掌握的这般纯熟,真当是开元山的骄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李玄机当为开元山玄子辈魁首。
不过人家铁狂徒不用意外,他就是逐鹿山狂字辈的大师兄,且这个大师兄从来都不用什么遮掩,是靠着他的实力一下一下拼出来的。
所以哪怕李玄机掌握山海盘,还已经熟练了其中的精髓,但铁狂徒的脸上仍旧没有什么惊惧之色。
唰!
面对着身后的山崩,铁狂徒分离将左臂插入脚下的土地之中。
“山岳之势!”
同是带着山峰之力,李玄机是山崩,而铁狂徒则是山岳。
并且与开元山的阵盘不同,铁狂徒的力量或许有一部分兵刃的效果,但归根结底还是他自己的力量居多。
霎时间,
铁狂徒的身上爆发出强大的威势,他的身体周围也浮现出一抹虚影在不断增大,看那身形,眉目,竟然就是铁狂徒他自己。
“这不可能!”
眼见这一幕的李玄机忍不住惊呼。
铁狂徒是金刚境这个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毕竟作为三山这一辈第一个踏入金刚境的修士,铁狂徒受到的关注不仅仅是来自逐鹿山。
山岳之势,
这的确也是在金刚境才能够掌握的术法,铁狂徒并没有越级。
但李玄机也也是吃过见过的主,老一辈的山岳之势顶多是将自己的身躯变得坚硬,了不起身躯再暴涨了两三寸就差不多了。
可铁狂徒现在这是什么鬼?
虽然只是虚影,但随着迅速增大已经有了与山岳比肩的意思。
这特么还是山岳之势?
天神之势才差不多吧!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討論-第六百三十六章 缺一個完美的解釋分享
“哈!”
虚影对虚影。
虚影的山岳对阵铁狂徒的山岳巨人,看似势均力敌,奈何在铁狂徒的一声大喝之下,左臂随之挥舞的同时,身后的山岳就如同是娃儿搭出来的一般,竟是被直接推到了。
真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早在铁狂徒施展出山岳之势的时候,李玄机便已经知道他的山崩难以阻挡,所以这边李玄机咬破食指在虚空中挥舞,最后将指尖之血点在了自己的眉心。
霎时间,李玄机感觉到整个身体都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没有迷失在其中,李玄机知道这一切只是错觉罢了,但这并不耽误他用这个状态对付铁狂徒。
“敕令!”
就见天空中出现了一抹硕大的阵盘,此刻缓缓转动的同时更是为铁狂徒带来了压迫之力。
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阵盘,铁狂徒冷声道:“这是要拼命了?”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黑科技制霸手冊 起點-第六百三十六章 缺一個完美的解釋
此刻的李玄机表现出了他身为正派修士的坚持,只不过就当李玄机打算搏命的那一刻,天空之上,阵盘之外却是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声音之熟悉,语气之焦急,竟然真的让李玄机原本就已经要落下的法决微微一缓。
紧接着就见高云麓那略有富态的身影凌空而来,在见到铁狂徒的左手之后高云麓微微一挑眉毛,不过他的第一句话却是对着李玄机道:“你这是在作死啊!还不赶紧将你的本命阵盘收起来!”
原本李玄机在意识到高云麓到来之后能够帮着他一起对付铁狂徒,但却是不想高云麓哪怕见到铁狂徒手里的人炼之器还是劝他收手。
顿时李玄机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因此他不仅没有收起阵盘,更是手中法决保持着随时可以落下的姿势。
“你先说!还有,保持距离!”
这种态度已经表明了李玄机是将高云麓认定是与铁狂徒的一丘之貉。
好在高云麓并没有计较这个,就见他按照李玄机的话语与其保持安全距离的同时也是叹息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不过你也得听我的解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