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神遊諸天虛海 線上看-第673章發瘋的世道相伴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神游诸天虚海
“呵……太初有道,神与道同?”
正端坐在真武殿中,林青的身影不断扩散,追溯着这些与这一方现世多元完全不同的种种时空,如似寰宇幻影一般向着各时空散去。
一阵风吹过,林青原本清晰无比的身影彻底散去,似乎不知何时已融入不同截然不同的多元时空。
或者说,在不知多少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都不知不觉多出了“林青”的位置,诞生出了“林青”的存在,浮出了“林青”的倒影。
万般绚烂,亿兆迷朦,似乎尽数被林青背后那一卷阴阳道卷所算毫光倾覆。
“天尊如此表象……好像是“传说”层次,无所不在,无往不利,无微不至的表象啊……”
强忍因骤然看到不可见之物,不能闻之事,而流出的斑驳血泪的张远山见此良景,即使心中早已惊骇到不能自己,但也亦是忍不住悄然低呼了一声。
经历过新旧两个纪元,也得到元始天尊与真武天尊两位彼岸至尊的悉心教导,得到了各种传说造化,乃至是彼岸级别的道理传承。
即使此刻的他因为修行时间过于短暂,而且又被六道轮回之地牵扯住了大半心神,关键是那群根本就不能让他省心,每每都能够变着花样折磨自己,让自己不得不当保姆的“队友”的原因。
所以至今未曾在自己九窍之外,构建一个独属于自我的“宇宙世界观”,从而天人合一,劈开外景劫数,数劫临身,以元神与肉身开始结合,突破外景境界。
但他的眼界可从来都不曾打过折扣!
甚至可以说,得到两位彼岸天尊绝世传承,又得到后世自己近乎“传说”层次的记忆之后,在这个根本没有一个地仙以上存在驻世,区区一法身人仙的人物就可以天榜称雄,绝世高手真的“绝世”的后旧纪元,至少在观人看物,测量规则的眼光上,张远山自信,抛去那群诸天苟仙,根本就没有谁能比的上他!
但若按照眼前真武天尊这般景致。
即便是再怎样彰显着的绚丽多姿,无边伟岸,也不过是像是一道人在证得“传说”的场面。
将自己的一段信息他我投影诸天万界,无垠时空;或是不断捕捉吸纳诸天时空中那些不与自己心神共同,又有其他意志的“他我”,真正做到万界唯一,唯我独尊,既是“传说”。
这样的境界,在仙道可称“仙尊”,在神道可谓“帝君”,在佛门自得“佛陀”,在妖族一方“大圣”,就算是在混乱不堪的九幽,也足以划拉下一块浩瀚疆土,自诩“魔主”!
其他不说,只说这一方一世·诸天万界在历经数次彼岸大劫,几十次纪元更替,十几个彼岸级的势力所有的“传说”加在一起,可能都不一定能超过千位!
别说什么仙道邈邈,神道浩瀚,九幽深邃,佛门更有恒河沙数三千诸佛,那“传说”大能无论无何都肯定超过万数之类的话,
毕竟上行下效……
一位位彼岸者们的带领下,这一方多元诸天里的大能们,最喜欢做的就是狂开马甲,所有人都在参悟“马甲”大道的路上大步向前,誓不回头。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神遊諸天虛海 愛下-第673章發瘋的世道分享
自己在自己家开三千马甲算什么,几方彼岸势力相互掺沙子,大家竞相在对方的修行势力里面开“马甲”都是习以为常。
就如与天尊同为天庭五帝之一的青帝,在神道人家是天庭青帝,是东极青玄九阳上帝,坐拥天庭1/5至高权柄;在仙道则是太乙天尊,同样的道门九尊之一;在佛门他更是横竖三世佛之一,南无东方药师琉璃光如来。
甚至有传言在九幽深处,这位一样有伪彼岸级的马甲存在!
凭其一己之马甲,开遍诸天,当真是可畏可惧!
佛门那恒河沙数三千诸佛,每一位佛陀揭示有传说级别,看似恢弘伟大,能让无数人瞠目结舌,但里面究竟都有多少其他势力的“熟人”,又是被注了多少的水,估计连那几位彼岸佛祖自己都不知道吧!
如此便可知道,一位传说大能在这一方世界里的含金量究竟有多么大!
但眼前的这位可是道门九尊,天庭五帝之一啊!
张远山这货就算再怎样不学无术,也知道早在太古末年,秉承天地万界水之大道而降生的真武帝君就已经是造化大能了。
火熱都市小说 神遊諸天虛海-第673章發瘋的世道分享
可谓开局既是巅峰,出身便是修行金字塔的最巅峰,要不然他也不会被道尊选中,去当人家的坐下童子了。
要不是水之大道被一位位先天神祗,远古道君,彼岸神兵,造化至宝给分薄了,他估计就和三清天尊一样天生彼岸,也不用将水之大道去延伸为生死大道,意图弯道超车了。
更不用说在此刻的时间点上,真武天尊早已突破了冥冥之间的桎梏,成为彼岸至尊。
这样一尊存在,竟然在他面前突破“传说”,这世道人心这么疯狂吗?
诚然人与人之间是不同的,真武天尊他老人家突破的方式,还有突破的动静,都是远远超过一尊寻常传说大能突破时所展露出“极限”。
那些与他一体两面,万心一体的“他我”,更是不仅仅只投影局限于于此一方诸天万界。
目光触及,哪怕仅仅是一扫而过,张远山也是不知道见到了多少个与自己这一方多元诸天截然不同的绚烂奇幻,诡谲多变的多元时空了。
这里每一个世界都是无数人,甚至是彼岸者都求之不得的绝世瑰宝,张远山根本不会刻意的视而不见。
但证得“传说”就是证得“传说”,张远山就算再瞎眼也能看得出来,这和证道【彼岸】的异象可是截然不同的!
“天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要不就是天尊在印证别样的大道,此刻场景不过是他重走一遍修行路时的些许异象而已。”
“要不……要不就是天尊从头到尾都是“天仙”,他不过是以近乎“天仙”的境界道行在和诸多彼岸者玩闹。今日天尊他和元始老师达成约定,因而才能突破……这世道不会这么疯吧?”
张远山心头暗自喘喘,望着眼前嘴角微微轻笑的天尊,只觉雾隐朦朦,仿佛窥见一丝天机,又像什么都不曾见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