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大隋第三世討論-第911章:父子交鋒(求票)鑒賞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吃过大亏的李渊,不仅把承天门修得高大坚固、易守难攻,正北门玄武门也是如此,然而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顽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被他仰仗、却又被他忽视干净的敬君弘、吕世衡为了自身的功名和野望,竟尔毫不客气的将玄武门打开,使李世民兵不血刃的进入了内宫。
李世民和他的士兵过了玄武门,一路畅通无阻的绕开正南方的凝阴阁、承香殿、延嘉殿,闯到了甘露殿。再撞开甘露殿的吠门,整个太极宫就像一颗被砸开坚硬外壳似的松果,一层层剥开之后,露出一粒一粒香脆的松籽儿,只等被人享用。
李世民没有到过成都城的太极宫宫城,但是宫城和大兴宫的宫城并没有多少区别,一草一木、一亭一阁都给他极为熟悉之感,只是李世民无暇多看,带着潜回成都的亲信一路风驰电掣闯到甘露殿。成都城对他而言,终究是一个陌生之所,他在这里的军队少得可怜,必须在被骗走的元从禁军返回之前,将父皇控制住,否则必死无疑。
他也不是没有遇到抵抗,可是宫内的侍卫跟他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之师相比,说是不堪一击毫不为过。
说起来,他走到这一步,也是李渊逼的,自从李渊拿下李建成的势力,便开始对李世民下手,父子二人虽未正面交锋,但李渊却以断粮、断武备的方式使本就艰难的李世民贫穷潦倒;在他看来,陷入断粮窘境的李世民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裁军,但这可能性不大,只因北方的隋军势大,李世民的力量本就不足,若是再将军队裁掉,隋军一旦入境,根本难以应对;二是对他臣服,就像李建成一样,回到成都城当个“乖儿子”,有李建成这个例子在前,他认为李世民也会对他臣服。
然而,他算错了。
李世民两样都不选,而是以大是大非、人个利益说动了与他对峙的阴平道大都督窦轨,窦轨见到李渊纵容李元吉祸害朝中官员,心知这种祸事迟早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有朝一日,若是有人说他窦轨谋反,李渊绝对就像对待刘文静一样对待他窦轨;而且依照当前的局势来讲,继承大唐国祚的极有可能是凶残暴戾的李元吉;以李元吉的为人,一旦如愿登基,对窦氏、对大唐都是个祸害。至于李建成已是瓮中之鳖、势力皆无,就算他还有东山再起之日,也镇压不住军权在手的李世民、李元吉。如此一一对比下来,李世民的上位,无疑最符合大唐利益、个人利益。所以等到李世民登门拜访,六神无主的窦轨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盏明灯,几经磋商、妥协,便在暗中归附了李世民。并在方方面面配合李世民策划这一场政变。
若是成功引发李渊的多疑之心,将各支军队调离,以他的性格,必然调来李元吉护卫身边,这是一个巨大的变数。
而李元吉不仅是李渊最信任的亲王,可以不用通报就可以出入宫廷,还是左卫大将军,执掌左卫数千士兵以及武川卫,最关键是这家伙人虽丑了点,但相当能打、相当凶悍,李世手心中大将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要是他在宫廷之内,带着侍卫顶住李世民突入宫中的军队,李渊就能借这顺喘息功夫,逃到皇城,若是如此,哪怕杀了李元吉,也改变不了李世民兵少的事实;要么像杨侗当初那般见好就收退走、要么决死一战,而这两个选择,李世民都选不起,他汲取了杨侗失败的教训之后,变将李元吉纳入了必须诛杀的理由之一。
其二、李渊不知道李元吉和李神通之间的关系,却逃不过李世民的耳目,以李元吉无法无天的性情来讲;若他没在宫里,一旦听说李渊受制,恐怕不仅不忧愁,反而喜出望外的联合李神通杀入宫里,将兵微将寡的李世民弄死之后,借机将李渊搞死,然后把罪名甩到忽然出现在皇宫、无从辩解的李世民的身上。
另外,李世民也需要有人来背黑锅,本来李建成是最合适的,但现在无权无势,连东宫都出不来,说是他要搞事,谁都不会相信;如此一来,不得人心的李元吉便是成了最佳人选。
基于以上三个理由,李元吉必须死。
至于信的内容,李世民却是一点都不担心,他十分了解自己的父亲,在没有绝对除掉自己的情况下,绝不会撕开颜面,而是继续选择维护表面上的和谐,事情也正如李世民所料,李渊并没有公布谁是联合李建成的主谋。而自己为何忽然出现在成都,那就更简单了——“奉父命诛奸王”。
说到底,李世民既想成为李唐实际,又不愿和自己的父亲干一场内战,将李唐仅有的元气消耗殆尽,因此他利用了父亲多疑、猜忌的特点,炮制出了“兄弟二人相约兵变”的假象,成功把军队调去了武担山,平定幌子之用的两千名“叛军”,成功把元从禁军调去封城、封锁皇城,以便他“斩”父亲的首。
甘露殿作为皇帝寝宫,在皇帝睡觉之时是绝不会打开的,进去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撞开大门!
好在宫墙虽然修得极高,但毕竟是内廷的宫门,并不像的玄武门那么厚重,只要有圆木充当撞槌就可以撞开,这些也在李世民的考虑之列,并让敬君弘、吕世衡暗中准备妥当。
当一行人到了甘露殿后门,李世民的心腹大将翟长孙、侯君集、李孟尝、窦师纶、丘英起、罗君副率先抢上去,自士兵肩上接过圆木,合力抱起那根坚硬的巨木,一溜小跑助力之后,狠狠地向宫门撞击而去。
“咚”宫门轰然一震,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众人抱起圆木疾步后退,再度助跑,又是一声沉闷的巨震发出,几名悍将连撞十几次,那宫门终于松动了,每撞击一次便张开一道拳宽口子。
几员悍将撞的节奏并不快,饶是如此,但每一记巨响如若敲在李世民的心上一般,震得他心惊肉跳,当他看到裂口一点点加大,李世民阴沉的脸色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意,挥着定唐刀喝令道:“加把劲,再来几下就撞开了。”
甘露殿是三大殿之中最北边那一座,是单独的一个宫殿建筑群落,里边重门叠户、曲径幽深,简单来分又以甘露殿为中心,前后各分前后三进院落,每个院落里又各有宽敞庭院和高大宫墙和宫殿,所以沉闷的撞门声传到第二进院落已经变得十分轻微了,就宿在甘露殿的李渊根本无法听到。
但第一进院落里的人却被惊醒了,外边这么狠狠地撞门,他们就知道出事了,一群人慌乱了起来。有的奔向甘露殿报信、有的大呼救兵,还有人见到门杠有断裂危险,搬来桌椅、条石抵住大门了,一时间都乱作一团。
在甘露殿后方左右几座小型宫室里的宫娥太监也被惊醒了,可‘兵临城外’,此时发现已经迟了,纷纷跑出来观看,但急欲闯宫的李世民见他们没有发起进攻,也就懒得去理会,只是着急的不断命令几员大将加快撞门速度。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大隋第三世笔趣-第911章:父子交鋒(求票)相伴
“喀喇喇…轰!”圆木又是狠狠一撞,里面的门终于撞断了,似乎只有小半虚连着,众人纷纷大喜,也顾不得后退借力了,就地双臂摆荡,又狠狠地连撞两记,终于把宫门撞得大开,李世民大喝道:“冲进去。”
众人拔出刀剑,在簌簌发抖的宫娥、太监注视之下一涌而入。
院内早就乱套了,不经战事的士兵们狼奔豕突满院乱窜,李世民带着翟长孙、侯君集、李孟尝、窦师纶、丘英起、罗君副冲杀上去,大家纷纷手起刀落,逢人就杀。
这时谁还顾得心慈手软,胆敢反抗者要杀、碍事挡路者也一样要杀,他们一路所过,杀得血流满地,许多聪明的宫娥内侍浑身颤抖的跪伏于地,不敢妄动。
甘露殿遇袭的警讯传给了御林军内卫。内卫素来随天子而动,天子在何处,内卫就在附近,也是皇帝最后最强的防御力量。
“我是晋王李世民,齐王密谋造反,本王奉圣命前来护驾,和你们没关系!”李世民对着犹豫不绝的内卫厉声喝道:“本王如果没有圣上之命,如何进得了玄武门?事态紧急,若圣上有所闪失,你们负得起责吗?”
“本将可以为晋王作证。”这时,刘师立大步而来,沉声喝道:“大家放弃抵抗!”这亦是李世民的人,他的价值就在此时。
说着,刘师立便率先将手中的横刀抛到地上,一见官阶最高的人弃械投降,余人纷纷做出相同动作,只听到叮叮当当一阵响,地上很快便堆起了一堆刀剑,李世民紧绷的心弦顿时为之一松,最后一个变数,终是兵不血刃的解决了。
……
外边人声鼎沸,已经把李渊吵醒了,他从床塌之上惊而坐起,心惊肉跳的喝问:“何人在外面作乱?”
这时,甘露殿宫监浑身发抖地跑了进来,一进来便一头扑倒在地,李渊虽然披散着苍白头发,穿着一身黄绸睡衣,不似平时威严隆重的打扮,可依旧不怒自威:“究竟是何人在作乱,快说!”
宫监只是跪在磕头,额头触地砰砰直响,连一个字也不敢说。
皇帝大势已去,他只是一个卑贱的下人,这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得罪未来皇帝他会死;得罪未来皇帝的老子,也照样被急表孝顺的未来皇帝杀死。
李渊见状大怒,还待再问时,却见到门帷一揭,侯君集、翟长孙已持血刀闯了进来,李世民目光凌厉地一扫,见里面毫无威胁,这才左右一闪,将李世民让了出来,后边又跟着李孟尝、窦师纶、丘英起、罗君副、殷开山等一大群人。
一见里面没有凶险,众人便收了刀,与李世民一起向李渊肃然行礼。
李渊见是李世民和他的党羽,脸色为之一变,冷冷的盯着李世民半晌,森然道:“原来是你,好啊好啊!使的好一手调虎离山之计。”
“圣上!”殷开山见李世民无从应答,上前几步,向李渊郑重一揖,沉声道:“齐王李元吉密谋造反,臣等奉圣命秘密入朝平叛,恐致泄漏故不预闻。今赖祖宗有灵,齐王已然伏诛!”
李渊听到“齐王已然伏诛”六个字,心中为之惨然,呼吸也顿时急促起来,他连吸几口气,强抑心头激动,将凌厉凶悍的目光从殷开山身上转到李世民的身上,狠狠地捶打床铺,恶狠狠的说道:“李世民,你行、你够狠!杀完亲弟弟,是不是也要把朕这个老子一并诛杀,一了百了?是也不是?”
父亲目光中的毒怨,终是令李世民多了一抹愧疚,双膝一软便跪在地上,低着头,一言不发。
“圣上,乱兵还未杀散,末将等先去平乱!”翟长孙得到殷开山示意,立即会意的和李孟尝将李世民扶了起来,将半推半就的李世民的拽了出去,窦师纶、丘英起、罗君副也跟了出去。那名宫监眼珠一转,也悄悄地退走。
空旷的寝宫只剩下与李渊对峙的殷开山、侯君集。殷开山逼上前去,向李渊说道:“晋王奉圣上密旨,不顾身家命性命、深入虎穴讨贼,然兵力过少,为了让大唐将士少流点鲜血,还请圣上正式颁布诏书,废除齐王王爵。”
侯君集大声道:“圣上,太子无功劳、无威望,如何能号令天下、对抗暴隋?末将以为能继承圣上大业者,非晋王莫属,今愿圣上上应天心、下顺民意,册封晋王为太子。”
按照他们事先筹划,今天先将皇帝掌控在手,迫使他公开宣布李世民奉密旨入京平叛,定李元吉为贼,再利用天子名义清洗李元吉的死党,之后立“功勋卓著”、“平叛有功”的李世民为太子,过一两个月,再让天子禅位给太子李世民。
这么做,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朝堂震荡,而李世民也能利用这段时间充分协调好各方关系,先分配好政斗结果的利益,然后好当众宣布,使朝堂能够顺利过渡。
别的,也就罢了,关键的还是李建成。本来,李建成这个不稳定的因素也是在必诛之列,可他本人虽然无权无势,但还有一个远征南诏的李孝恭,这家伙和李建成铁得不能再铁铁哥们,要不是李建成多番周旋解救,早在第一次全军覆没之时,就被李渊当替罪羊给宰了,若是李建成死了,李孝恭定然放下南诏之事,起勤王之师,为李建成讨还公道,从而造成李唐王朝内战大战,正因此,李建成被大家从必诛行列中剔出,所谓“一啄一饮因果定”毫不为过。
“朕这个皇帝,真的这么失败么?为什么?”李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杀戮无数生命,殚精竭虑、穷尽心思才建立起来的李唐帝国,会演变到父子相残、兄弟相残的局面。
忽然又想到给他安全的李元吉,觉得身上一阵阵寒冷、心痛,因为他最信任的儿子已经变成冰冷的尸体了,若是他知道李元吉是被烧死、被李世民亲手杀死,恐怕会更加心痛、心寒。
“正所谓将熊熊一窝,兵熊熊一个,事业鼎盛的大唐王朝变成这样,圣上难道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如今李渊已经成了一个失败者,不管是在国事上还是在家事上,他都失败透顶,不值得侯君集去尊敬半点,他冷冷的说道:“圣上,这个说什么都没意义了,唯有晋王可以稳定大唐江山,唯有晋王才能击败暴隋,还请尽快下旨。”
“你……”一丝屈辱之色从李渊双眼中一闪而过,他就算偏安一隅,也始终是掌控大唐江山的人物,可眼下却被麾下将军逼着下达这样圣旨。
李渊冷漠地笑了笑:“你们以为把朕囚禁,朕就可以任由你们摆布了吗?不,绝不可能的。我李渊如果决意赴死,照样能给你们制造无穷麻烦,不是么?”
殷开山也有些不耐烦李渊的自鸣得意了,他拍了拍手,不一会儿,一个头戴斗蓬的人走了进来,当他走到李渊面前,立即将斗蓬掀开。
李渊看清对方的模样,不由失声叫道:“这,这怎么……”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911章:父子交鋒(求票)分享
说到这儿,李渊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发觉眼前这人简直就是另外一个自己,两人眉眼五官极为相似,不过眼前这人比自己要年轻了许多,两人所蓄胡须也有些不同,看起来眼前这个“李渊”还很年轻,但若是离得远远的,且头戴平天冠,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到真假。
殷开山见到李渊震惊的模样,毫不留情的说道:“圣上,你以为自己自尽,就可以让殿下担上杀父罪名,从而受到千秋万代唾骂么?不可能的。如今整个宫城都已经被殿下控制了,我们之所以轻而易举的到达甘露殿,便是你视之为心腹亲信的敬君弘、吕世衡、刘师立、杜君绰、李开远、刘孝孙等将的功劳。如果圣上决意赴死,明天您依然会‘卧病上朝’、颁布政令,等‘您’禅位于殿下,郁郁不得志的‘您’便会沉溺于酒色,闭门不出,只能等到您生出皇子皇女、或是重大节庆的时候才偶尔露次面。即便这个办法瞒不了多久,朝廷也可以做出‘您’纵欲过度而死的事件。至于笔迹什么的,根本就难不住人,便是模仿不像…但只要殿下将大唐江山经营得蒸蒸日上,对您已经彻底绝望的文武百官…很快就能将您遗忘得一干二净。”
“殷先生所言极是。”侯君集冷冷一笑,又对李渊说道:“圣上,‘您’可以生儿育女,自然也会有子女夭折;齐王可以‘谋反’,废太子、汉王、韩王他们也可以‘谋反’。您说是不是这样?”
“好,不愧朕的儿子,这一手够狠毒!”李渊心头倏然掠过凛冽的寒意,他是皇帝,这些手段他再是清楚不过,而这,其实是李世民的意思,殷开山和侯君集不过是传话之人罢了,如果他不答应,那么一切都变成现实。他不想自己死了以后还要被人摆布,更不想自己的剩下的儿子“谋反”被诛,那他就只能在屈辱之中屈辱的活下去,他愣了半晌,忽然呵呵地笑了起来。
“呵呵…哈哈!好,好,好!”李渊低笑变成了放声大笑,他愤懑地捶打着床榻。他一手建立的帝国就这么没了,不仅失去了至尊宝座,失去了他最信重的儿子,甚至连他自己的生死,都由不得他来作主了。
一文一武相顾一笑,皆知威胁的目的已达,都很耐心的没去催,任由李渊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笑得泪流满面的李渊过了好半晌,才喘息着躺回榻上,他扯过被子盖在身上,闭上眼睛,又停了一会儿,淡淡的说道:“你们出去告诉李世民;诏书,朕会如他所愿的下达,他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他。”
然而不等万分欣喜两人有所反应,李渊又说道:“朕反了对自己信重有加的表弟杨广,遭到了今天的报应。李世民连杀弟逼父此等丧尽天良的事情既然都做了,那也一定会有报应的。朕就亲眼看那逆子如何一步一步遭到报应好了。”
声调已经十分平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充满了滔天恨意,令人不禁冷入骨髓。
……
半夜的变乱,到卯时就迅速结束了。
宫廷内的钟声和往常一样,在既定时刻准备的响着。这也意味着兵变已经结束了,虽然太极宫的主人沦为阶下囚,但日常一如既往地正常运作着。
而让李渊失望透顶的是,他作为大唐帝国的开国之君,也为这个帝国殚精极虑、昼夜辛劳了许多年,可到他宣布一系列政令的时刻,居然没一个死士站出来,反而欢天喜地的高呼“圣上英明”。这也让他意识到自己这个皇帝,当得有多少的失败。
李世民所发动的玄武门之变,让他如愿以偿的当上李唐帝国的太子,但他的成功也以李元吉的死、李建成遭到罢黜为巴西郡王而告终,李唐王朝也从这一天开始,正式进入了李世民时代,事先的利益分配、清算也开始。
作为“图谋造反”的李元吉的头号狗腿子,酷吏韩志自是人人喊杀的对象,可他毕竟拜李元吉所赐,在宫中组建了一张密集的情报网络,是以先一步察觉,迅速带着自己的亲信躲过一劫。至于其余武川卫则没有那么幸运了,都成为李世民用来收买人心的鸡,给杀得人头滚滚,造成了莫不拍手称快的效果。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