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國際銀行擔保相伴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看到父亲被拿下,高静冲过去:“爹,爹——”
叶凡安抚一句:“高静放心,你爹没事。”
“妈,你没事吧?”
宋红颜冲到沈碧琴身边:“受伤了没有?来人,检查一下。”
沈碧琴摆摆手:“我没事,我没事!”
几个医师过来搀扶沈碧琴坐下,还细心给她检查起来。
“这究竟怎么回事?”
叶凡看到母亲没什么大碍,就让人清场,还让人把高山河带去后院。
“叶少,对不起。”
高静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无尽愧疚:
“我爹上半年嗜赌如命,去翠国把身家都赌了个干净,还欠下黑鸦高利贷。”
“我妈一气之下跟他离婚,我也断绝了对他经济支援。”
“结果他就精神不正常了,天天喊着要去翠国赌命,要把失去的赢回来。”
她苦笑一声:“好几次偷跑去机场了。”
“输红眼了。”
叶凡轻轻点头:“这也是他昨天被黑鸦一忽悠就跑去豪赌的要因。”
“我禁止他豪赌之余,也带他去几个医院检查了,结果始终没有效果。”
高静呼出一口长气,向叶凡倒着苦水:
“我也想过带他来过金芝林,但你和惜儿这些日子都不在,我寻思等你们回来再说。”
“谁知两个月前他病情更加严重,经常从家里或医院跑出去,我只能带他去看看梵医。”
“梵医治疗的看似不错,但实在是太反复了。”
“而且梵医收费实在太贵了,一个疗程要十万,一个星期几乎一疗程。”
“我虽然手里还有钱,但感觉这样烧钱也不是办法。”
“因此听到叶少和宋总回来,我就把父亲从梵医学院接了出来。”
“不过我在华医门办公室看到叶凡有些憔悴,寻思你刚回来几天还没有好好休整。”
“我就想着过两天再去找叶少帮忙。”
“可没想到昨天又发生黑鸦一事。”
“叶少不仅救了我,还救了我父亲,更是答应今天替我看一看父亲。”
“我早上看时间差不多就带着我爹过来。”
優秀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國際銀行擔保推薦
“我爹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但到金芝林发现是看病,整个人就性情大变。”
“他不仅不肯留下来治疗,还打伤了三个病人,劫持了倒茶的阿姨,让我给钱给车看病。”
高静一脸痛苦和愧疚把事情告知叶凡,同时不断鞠躬表示着自己歉意。
接着她又跪下来要对沈碧琴磕头:“阿姨,对不起,我爹混蛋。”
“原来是这样,那不能怨你。”
叶凡呼出一口长气,随后一把按住要磕头道歉的高静:
“自己人,不要这样,而且我妈没事,你不要自责。”
在叶凡看来,高静也是一个可怜人。
沈碧琴也搀扶着高静:“高静,我没事,没事,你是好孩子。”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ptt-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國際銀行擔保
宋红颜不在金芝林这些日子,高静代替她时不时送东西过来,所以大家都熟悉。
“高静,别自责了,我来看看你爹,看看情况怎么样。”
叶凡没有再废话,走到五花大绑的高山河面前,伸手给他把脉。
高山河已经苏醒过来,看到叶凡过来,就不断挣扎不断怒吼:
“放开我,我没事,我没事。”
“高静,你脑子进水,你爹我已经好了,不用看病了。”
“你让这些庸医滚开,不要把你爹没病弄成重病。”
他一副很是清醒的样子。
“我爹有时疯狂,有时清醒。”
高静没有理会父亲,对着叶凡讲述病情:
“在梵医学院的时候特别清醒,不仅整个人言谈举止正常,还能记起他跟我小时候的时光。”
“可一离开梵医学院,最多十二个小时,整个人就变得暴躁不已。”
“二十四小时内如不把他送回去,他能让整个小区鸡飞狗跳。”
高静很是头疼:“砸玻璃、捅入、烧车,什么都干得出来。”
“明白。”
叶凡轻轻点头,手指在高山河脉搏不断探寻,眉头紧皱。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討論-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國際銀行擔保閲讀
片刻后,叶凡松开了手指,眸子深处多了一抹光芒。
高静小心翼翼问出:“叶少,我爹能治好吗?”
“你爹确实是豪赌输光受到了刺激。”
叶凡收回了手指:“这个刺激,不仅让他精神分裂,还让他变出了双重人格。”
“这病情慢慢治疗慢慢陪伴,还是很有可能让他好起来的。”
叶凡叹息一声:“但梵医介入却让你爹病情变得复杂。”
高静心一揪:“怎么说?”
“你爹双重人格原本势均力敌。”
“按照正常的治疗,应该扼杀负面的人格,把正面人格扶持起来。”
叶凡看着高静开口:“但这样耗时比较久,效果也难于马上看到。”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ptt-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國際銀行擔保展示
“需要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叶凡没有告知,他和苏惜儿可以用醍醐灌顶直接扼杀负面人格,毕竟风险太大了。
“梵医用精神念力压制正面人格,把负面人格扶持起来占据主导地位。”
“如此一来,你就能很快看到你爹治疗有效,虽然暴戾,但说话都变得正常。”
“只是梵医这种扶持难于持久,或者说他们刻意为之,让负面人格担心正面人格翻盘压制自己。”
“所以时间一长,感受到正面人格的反攻,负面人格就焦虑不安。”
“它担心自己扛不住正面人格进攻,就想要跑回梵医学院继续得到支持。”
“在负面人格中,梵医学院的治疗是有利于它的,所以你爹就渴望去那里一直治疗。”
叶凡努力组织语言把高山河病情简单明了告诉高静。
“什么?”
“梵医学院扶持我爹的负面人格?这岂不是让他情况变得越来越恶劣?”
高静大吃一惊:“他们怎能这样子做呢?”
宋红颜也抬起头:“这梵医还真是其心可诛啊。”
“因为真善美人格不会想着压制邪恶人格,而不断去寻找梵医治疗来协助自己压制。”
叶凡轻声给高静解惑:“唯有邪恶人格会想着一直主导。”
“而这对于梵医来说,不仅能让家属迅速见到治疗效果,还能让患者犯上想要不断治疗的瘾。”
“毕竟到了梵医学院,负面人格吃香喝辣,还能巩固地位,被负面人格主导的病人怎不高兴?”
“犯瘾了,也就意味着你们要不断送钱。”
“一个星期一个疗程,一个疗程十万,一年一个病人几百万进账。”
“这是天文数字的生意啊。”
说到这里,叶凡眼睛多了一抹光芒:
“只是不知道这个治疗,纯粹是一个梵医所为,还是整个梵医学院……”
他感觉,他跟梵当斯的交锋很快要到来。
几乎同一时刻,大厅播放的电视响起了一则新闻:
“最新消息,备受关注的梵医学院,已经找到一家国际银行担保……”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