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一人得道討論-第二百二十二章 命定千年,其衰也忽焉閲讀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黑龙、龙女惊骇之下,见着陈错袭来,亦施展手段,两声龙吟过后,一片幻境弥漫开来,层层雾气,笼罩四方水域,令陈错迷失其中。
“我们困不住他太久!”龙女一转头,“我与敖定都受了重创,战力损伤不小!”
“本座知道!”那水君一咬牙,指尖凝出一点猩红光辉,点在额头中间的符篆上!
真灵如血!
待这一点真灵渗透进去,漆黑符篆又被祂重新安抚。
看着大河水君手忙脚乱的样子,龙女与敖定心中忐忑。
那敖定更道:“你说他在篡夺权柄?这权柄可是尊者亲自寻得,然后赋予你的……”
“据说,这权柄就是那人从庙中带出来的,”龙女脸色凝重,“若是他要拿回去,也不奇怪,可若真被他得手,今日之事就彻底没指望了!”
“这……”敖定满脸的难以置信,“那人未复前尘道行,又有尊者推算,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
龙女摇摇头,道:“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不过也有好处,至少局面清楚了!今日关键,就看这大河权柄的归属了,若是那人得了权柄,咱们便败了,相反,若是水君殿下能保住权柄,那这陈方庆必被镇压,其人命格,也就是咱们的囊中之物!”
说到后来,倒也激起了几人的一股昂扬斗志!
可惜,她话音落下,前方迷雾水流被撕裂开来,有长河虚影直冲而来,将这龙女和敖定一卷,镇入历史间隙!
“怎会如此!”
二人惊骇出声,旋即沉迷于幻境,找不到出路!
跟着,汹涌的水流呼啸而至,显露出陈错身影,他的手上拿着一颗玄珠!
那玄珠一转,浮现残缺符篆,勾连四周权柄,而后珠子倏的一转,内里又露出一张鬼面来!
对面。
大河水君全身一震,那外表扭曲起来,隐隐泛着青光,像是一层披在身上的画皮波动起来,要脱身飞出,露出了画皮下一张陌生面孔!
陈错目光一转,将这张脸记在心中。
“鬼魅手段,也来逞能?”
水君暴喝一声,黑气自全身各处的毛孔涌出,化作丝丝缕缕,将身上那层青光缠住,又给生生拉了回去,重新覆盖全身!
轰!
便在这瞬间,陈错抬手一指,身上的长河虚影与玄珠合流,汹涌法力散发开来,引动四周水流!
那水流如箭,都朝水君激射而去,要将他万箭穿心!
“放肆!”
水君脸色陡变,额头上的符篆绽放漆黑涟漪,朝四周扩散。
“令!此处之水,不可违逆于吾!”
话音落下,水君脸色骤然苍白,但周遭水箭消弭无形!
“令!此处之物,皆要护持于吾!皆为吾之利剑!”
霎时间,千里大河波涛翻滚,水流与诸多水族,尽数分化一缕真念,聚集于水君身上,于是一枚枚透明鳞片浮现,泛着青黑色的光芒,在水君身后勾勒出一尊玄奥身影。
大河之神!
那水神缓缓睁开眼睛,河流激荡,水压陡生,镇压陈错!
“爆!”
陈错半点都不迟疑,直接捏了个印诀!
玄珠炸裂!
汹涌灵光呼啸四散,在爆炸的中央,一尊泥塑身影若隐若现,释放出阵阵涟漪光辉。
那水神被这光辉一照,像是烈日下的积雪,迅速消融!
周遭水流凝固!
千里大河停滞!
河中的鱼虾水族动弹不得,本能恐惧;水中妖类惊骇,个个如无头苍蝇,偏生难以挣脱凝固,像是被封镇水中!
河上的渔船、游船,停滞不前,有人惊恐,有人称奇,人生百态衍生出种种意念,沉入水中,化作千里波涛的一点底蕴。
河边,众人口耳相传,争相目睹这人间奇景!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知竞北他们如何了……”
张房道人在岸边驻足,他知道今日乃是水府宴席之时,哪能放下心来,见着眼前景象,一颗心已然提了起来,可他的道行比之水君,差距太大,除了焦急,亦无他用。
“只盼着那扶摇子能念在符篆之事上帮衬一二,”想着想着,张房心中一动,“河中幽深,不好轻涉,可若水君出手,必有涟漪,可先往水君庙中一探究竟……”
.
.
“碧波凝固……”
河底深处,大河水君脸色铁青。
“本座蕴养符篆权柄几十年,你以为凭着区区一枚残缺符篆,就能篡夺?和我争夺神灵权柄,你也配?”
冷哼一声,水君额头上符篆膨胀起来,一张脸上青筋处处。
无形涟漪以祂为中心辐射开来。
下一刻,凝固的水流中处处震颤,千里河段之中,处处有漆黑色的和淡金色的火花炸裂!
这大河水流,就像是一台循着规律运转的机器,先被陈错掌握,停顿下来;现在,又被大河水君强行催动运转,每个零件都秉承着两个截然相反的意志,于是处处碰撞,衍生火花!
不过,这种争夺,纯粹是看谁的权柄大,权柄大者,催动之力就强,力大则顺其心意。
几息时间过后,那水流还是缓慢的、坚定的流淌了起来。
陈错额头竖目中的残缺符篆震颤不休,浮现裂痕!
水君冷笑连连,感悟着大河中段处处重归掌握,总算是放下了心,随即深吸一口气。
“你的本事,本座已经深刻领教,自是不会留手了,否则死得就该是本座了!”
没想到,陈错失了权柄,却是笑着拱手,说道:“多谢水君指点,论起对权柄的领悟,再怎么参悟、推演,也比不上有人亲自动手演示来的直观、深刻,不过,尔朱荣……”
他忽然叫出一个名字,让那大河水君心头一跳。
“你可知道,未来无你?又何必强逆潮流,滞留人间?”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水君眉头一皱,察觉到不妙,“休想以言语惑我!”话未说完,已然全力催动权柄,河中灵光处处,皆生出要磨灭陈错的念头!
霎时间,陈错这具化身处处凝固,连远在那古庙之中的本体,都受到影响,筋骨僵硬起来。
但他神色如常,道:“你既死了,那便死了,从三十多年前开始,一直到几千年后,都再无你的踪迹,连你的名字,都随着历史沉淀在无人在意的角落,你的一切,都停滞在血溅宫廷之时!”
水君心头警兆猛跳,感到冥冥之中,一股伟力降临下来,要将自己镇压!
超棒的言情小說 一人得道 愛下-第二百二十二章 命定千年,其衰也忽焉讀書
不等祂做出反应,却突然全身惧震,体内的一点灵光上涌,有漆黑怨念在其中翻滚!
“不好!业力反噬!”
这水君脸色一变,身子定在原地!
但旋即意念一转,雄浑法力与神灵权柄相合,又生生将体内异样镇压下去!
冥冥中,那股伟力迟滞了一瞬!
陈错眼中露出一点惊讶之色,但并未停手。
“至少这人间、尘世,不会再有你的位置了!”
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枚玄珠!
跟着,这玄珠被他祭起来,再次引爆!
“你……”
大河水君满脸的不解和憋屈,但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就被汹涌澎湃的灵光淹没!
那灵光似有灵性,绕过层层阻隔,附着于水君体表,又朝祂的心中渗透。
一尊泥塑神像,在祂的心头浮现,并缓缓睁开了眼睛。
“不……”
叮!
轻响声中,水君头上的那枚漆黑符篆骤然弹出,脱离其身。
一道道灵光,从祂的全身各处喷出,就像是一道道光线,穿透了窗帘的缝隙,投射到漆黑的屋子里。
水君身躯扭曲,威严而庄重的外表像流水般褪去,露出了一张充斥着惊恐的面孔。
“神靠金装,威从香火,去了这层皮,你终究只是一个人啊,你这颗心,本不足以驾驭这枚符篆。”
陈错凌空迈步,伸手一抓,将那枚漆黑符篆握住。
顿时,他整个手掌都被侵染的一片漆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