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299、苦命人展示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天完全黑下来后,雪再次飘起来。
路幽静得吓人,偶尔一声猫头鹰的悲啼都会让人毛骨悚然。
刚刚升任和王府侍卫统领的何鸿小心翼翼道,“王爷,外面冷,还是进屋吧?”
林逸笑着道,“这才哪跟哪,跟安康城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本王倒是忘记了你是哪里人?”
何鸿道,“回王爷的话,小人和潘多是同乡,家在雍州,而且相邻不超过五十里地。”
“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林逸有一茬没一茬的问道。
何鸿道,“父母早逝,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前年就接到了三和,如今已经在三和成家立业。”
这是沈初的要求。
和王爷身边的人不能给任何人留下把柄。
“然而你还是老光棍,”
林逸调侃道,“本王这边没什么需要你守着的,该找婆娘就找,别耽误了自己。”
何鸿道,“卑职明白。”
林逸接着问,“城里最近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没有?”
何鸿沉吟了一下道,“其实就是发生在下晚的事情,叶秋的弟弟叶琛在布政司衙门等了一下午,叶秋才出来。
知道叶家被永安五湖的水匪打劫后,非常生气,替叶琛治好了伤,刚刚去总管那里告假,直接去五湖寻叶家的仇人去了。”
林逸笑着道,“这家伙还是有点良心的,倒是没有想象中的冷血。”
他一直信任不过叶秋的原因便是这家伙没有“人味”,哪怕是再漂亮的妹子都想以血肉祭剑,稳定剑心。
此刻听说叶秋愿意为家里人出头,不但不责怪他没有规矩,反而还有点欣慰。
何鸿道,“还有就是洪安与陶应义一入衙门便从卫所借调官兵开始巡街,当街斩杀三人。”
林逸叹气道,“乱世当用重典,倒是没有什么。”
他很奇怪,他现在居然变成了铁石心肠,对于死人这种事情,他的心里已经起不了波澜。
平常心。
难道是因为见的多了?
入夜后,喝了点酒,便安然睡去。
而布政司衙门依然灯火通明。
刚刚到达金陵城的刑恪守与彭龟寿在相视而坐。
刑恪守把温热了的酒拿起来,彭龟寿赶忙站起身拿起酒杯接着,嘴里不停的道,“不敢,不敢。”
刑恪守笑着道,“掐指一算,你我已经二十余年未曾见了,老友相逢,彭大人何必这么客气。”
彭龟寿叹气道,“不敢。”
刑恪守摇头道,“彭大人莫非忘了,老夫如今依然是戴罪之身?
宦途堪笑不胜悲,昨日荣华今日衰。
转似秋蓬无定处,长于春梦几多时。”
“大人过谦了,”
彭龟寿与刑恪守举杯后一饮而尽,陪笑道,“如今大人是和王爷身边的亲近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刑恪守笑着道,“彭大人你是聪明人,何必与老夫说客气话?”
彭龟寿听闻后,再次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嗤笑道,“老夫朝堂几十载,朝避猛虎,夕避长蛇;
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邢大人以为,老夫当眼前当如何?”
“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
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
天下间已经糜烂至此,彭大人难道还有什么好归宿不成?”
刑恪守冷哼道,“彭大人要是愿意,自然能够身登青云梯。”
“邢大人何以教我?”
彭龟寿捋着胡须,毫不客气,已然没有了刚才的小心翼翼。
“王爷如今占据八州之地,”
刑恪守再次举起杯子道,“彭大人虚与委蛇,如何让人信得过?”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纸条,直接丢在了桌子上。
彭龟寿没有展开纸条,此刻却已经面色铁青。
“彭大人确实是好手段。”
刑恪守也很是佩服彭龟寿,在高手如云的布政司衙门中,居然还能把消息传递到外面。
如果不是潘多发现的及时,这纸条恐怕此刻已经入了宫中。
“事已至此,本官不得不出此下策,还望邢大人体谅一下,”
彭龟寿叹气道,“不知邢大人当如何处置本官?”
刑恪守摇摇头道,“彭大人,你还不明白老夫的意思吗?
老夫为何与你说这么多?”
彭龟寿道,“本官已经是如此年纪,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只求和王爷开恩,饶了我这妻儿老小,给彭家留个香火。”
刑恪守笑着道,“和王爷仁慈,即使彭大人想告老还乡,王爷也不会为难于您。”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299、苦命人熱推
“本官尚有余力,愿意为王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彭龟寿自然不会信他这番话。
按照眼前的形势,自己与家人真的有可能被囚禁终生。
眼前不得不妥协了。
“以后老夫与大人就要相互扶持了。”
刑恪守开心的笑了起来。
之后,二人继续喝酒,忆起往昔。
入夜。
一路奔波过来的洪安,依然没有感觉到困意,坐在假山之上,看到方皮过来,面无表情的道,“你怎么还不睡?”
方皮笑着道,“听说你来了,就来看看你。”
洪安没好气的道,“你的功夫还是没有长进,怎么就敢还是这个性子?”
“谁说的!”
方皮涨红着脸道,“我的轻功都快追上王坨子了!”
“你嘴里就没实话,”
洪安鄙夷的道,“王坨子的轻功我都追不上。”
“和你说话越来越没意思了。”
方皮说完直接没入了黑暗中。
刚推开自己的房门,便看到了坐在里面的潘多。
“我知道你肯定想喝酒。”
潘多笑着道。
“你居然敢偷窥,”
方皮没好气地道,“旁边就是瞎子的房间,让他发现了,你肯定没好果子吃。”
“你嫉妒他?”
潘多一边给他斟酒一边问道。
“怪我自己没本事罢了,与旁人有何干系。”
方皮直接把酒灌进了嗓子眼里。
潘多拍拍他的肩膀道,“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
把心放宽一些吧。”
“你瞎说些什么。”
方皮不高兴道,“你自己都没媳妇,怎么有脸面来说我。”
躺床上不再搭理潘多。
潘多摇摇头,合上门,直接走了。
外面的大雪依然漫天飞舞。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