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三十四章 來啊,互相傷害啊閲讀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公羊前辈。”
望着眼前的白发老头,以及在老头身后站成一排的其余三个老头,钟文不禁有些吃惊,“这几位是……?”
自从得知叶青莲怀孕,他便马不停蹄地整理行装,又联络上“天茂商会”的马耘等人,打算启程返回大乾。
不料堪堪将要出发之际,却被一群白发白须的老头堵在了门口。
“这是老程、老夏和老田。”公羊观图指着身后的三名老者以此介绍道,“皆是老夫的知交好友,丹道造诣也都还过得去。”
钟文面色一正,懒洋洋的笑容略微收敛了一些。
公羊观图是个不折不扣的丹痴,炼丹水准在整个“丹阁”之中都可以妥妥排进前五,能得他一句“还过得去”的评价,足见这三人的丹道造诣,定然不同凡响。
“在下钟文,见过三位前辈。”他规规矩矩地抱拳施礼道。
“钟大师客气。”三个老儿连忙回礼道。
当日钟文带人大闹“丹阁”,这三位长老俱都在场,自然知道眼前的少年人非但实力深不可测,一手炼丹术更是出神入化,远远胜过“丹阁”的任何一位炼丹师,哪敢有丝毫不敬。
“公羊前辈,莫非你是来送我的么?”钟文摸不清对方来意,试探性地问道。
“送你?”公羊观图闻言一愣,随即眼神扫过他身后的车队,恍然大悟道,“小兄弟,你要离开帝都了么?”
“不错,我本就是大乾人,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家看看了。”钟文坦然承认道。
公羊观图与身后三名老者面面相觑,好半晌才支支吾吾道:“小、小兄弟,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可不可以……”
“前辈但讲无妨。”钟文微微一笑,“只要晚辈能够做到的,定不推辞。”
对于这个心思单纯的老头,他一直颇为欣赏,倒还真存了不计报酬,能帮就帮一把的心思。
若是让公羊观图知晓,向来只爱向漂亮姑娘施以援手的钟文会对他如此另眼相看,老头儿怕是要受宠若惊,兴奋许久。
“……能不能带上咱们几个老东西?”公羊观图踟蹰了好半晌,终于吐出了心中所想。
“前辈的意思是……要跟我回大乾?”钟文万万没有料到会从公羊观图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是廖阁主让你们来的么?”
公羊观图老脸一红,沉默了许久才答道:“实不相瞒,老夫与阁主闹翻了,如今已是无家可归,这三个老伙计也打算跟我一同离开‘丹阁’,咱们此次前来,便是想要投奔于你。”
“我?”钟文更是大感意外,“以几位前辈的本事和身份,只要放出风声,何愁找不到栖身之所,各大势力的首脑只怕要哭着抢着请你们去坐镇,为何要选择我这么个毛头小子?”
“那些人不过是想利用咱们炼丹罢了。”公羊观图连连摆手,眼中满是不屑之色,“我等追求的乃是丹道巅峰,岂可与这些唯利是图之辈为伍?”
这老头,一大把年纪了,还是这般单纯,你要投靠人家,却又不肯出力干活,莫非想让别人出大价钱请一尊菩萨回去供着么?
听了公羊观图颇为幼稚的言论,钟文忍不住暗暗吐槽道。
“‘丹阁’之外,唯有小兄弟你的炼丹术令我等叹服。”只听公羊观图接着道,“况且小兄弟身边美女如云,又有灵尊仆从跟随,想必来自大势力,家境殷实,正是最理想的投靠对象。”
听公羊观图这般直白,毫不掩饰心中所想,钟文登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然而位于他身后的三位白发老者却是连连点头,露出赞同之色,竟是三个与公羊观图不相上下的憨人。
好笑之余,他却又有些感动,只觉这一大把年纪还能保持纯粹之心,实属难得,前一刻还在暗暗吐槽公羊老头的想法不切实际,如今居然隐隐有些意动,开始认真思考起将四名‘丹阁’长老收入麾下的意义。
罢了罢了,若是任由这几个铁憨憨出去闯荡,多半被人卖了也不自知,就当是尊老爱幼罢!
“承蒙前辈信任,钟文受宠若惊。”思索片刻,钟文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若是四位前辈愿意来清风山……”
“还有几名弟子。”公羊观图插口道。
“若是四位前辈和弟子们愿意来清风山坐镇,钟文自是欢迎之至。”钟文改口道,“恰巧咱们清风山经营的便是灵药生意,前辈钻研丹道所需的药材,本门也能一手包办,只是各位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什么条件?”公羊观图紧张地盯视着钟文,生怕他也如那些“俗人”一般,将他们当做工具人,没日没夜地为门派势力炼制丹药。
“本门有一名女弟子,酷爱灵药学与炼丹学,平日里却苦于无人交流。”钟文笑着道,“还望各位能够在百忙之余,抽空指点她一二,钟文感激不尽。”
他口中的女弟子,自然就是尹宁儿。
这个看似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少女,一旦聊起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却总是滔滔不绝,根本停不下来。
钟文不在清风山的日子,他几乎能够想象得出,少女没有了探讨的对象,会是何等寂寞。
因而,在听闻了公羊观图等人的请求之后,他忽然灵机一动,想要将这几个经验丰富的炼丹师老头弄到药王谷中,一来给尹宁儿做个伴,二类也是替独立掌管整片药王谷灵田的少女分担一些辛苦。
“没有问题!”
见钟文并不打算将自己当做苦力,公羊观图四人皆是松了口气,齐声应道。
“既然如此,前辈不妨将门人子弟唤来。”钟文平白得了四名炼丹大师,心情亦是颇为愉悦,“咱们今日便启程罢。”
四个白发老儿与钟文约定了时间,又是一番客套,随后便夺门而去,各自准备去了。
公羊观图等人一生专注于炼丹术,既不囤积财物,也没有多少工夫教导徒弟,因而当他们再次出现的时候,每人只有一名亲传弟子相随,行李也是极为精简。
这四名弟子的年龄从二十到四十不等,其中公羊观图的弟子,正是曾经替钟文运送过“靛姬芳华”的俊秀青年莫桑。
“老仇,若是有了珠玛的消息,记得马上传信给我。”临行之际,钟文还不忘对仇天龙嘱咐道。
“主上安心,如今仇家已尽在掌控之中。”仇天龙坚定地答道,“我定会动用整个仇家的力量,就算把帝国翻个底朝天,也要寻到珠玛小姐的下落!”
“拜托了!”钟文拍了拍仇天龙的肩膀,随即转头看向马耘,“老哥,走罢!”
“好,出发!”马耘点了点头,转身挥了挥手。
“天茂商会”的车队缓缓移动起来,轮子滚过地面,留下了无数道深深的印痕,足见商行这一次的“对外贸易”,所获颇丰。
“小师弟!”
钟文正要跨上马车,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清脆悦耳的嗓音。
转头看去,一道靓丽的银色倩影正俏生生地立于身后,眼波流转,顾盼生姿,粉嫩的脸蛋上,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淡淡愁思,正是姑姑钟无烟唯一的亲传弟子,“凌霄圣地”的年轻天才季薇竹。
“季姐姐。”钟文朝她挥了挥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小师弟,你要走了么?”季薇竹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不错,我有些急事要处理,得先回一趟大乾。”钟文坦言道。
“走之前,要不要再和师父见一面?”季薇竹忍不住挽留道,“你救了师公,他们二位都很惦记你呢。”
“不了。”钟文笑着摇了摇头,“过段时间我还会再来,到时候自当前去探望姑姑,还请姐姐代为转达。”
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愛下-第五百三十四章 來啊,互相傷害啊展示
“那……好吧,你多保重。”季薇竹沉默许久,终于垂下螓首,轻声说道。
在钟文看不见的位置,她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黯然,一丝不舍。
“你也是。”钟文微微一笑,转头踩上了车厢边缘。
“等等。”季薇竹忽然抬起头来,美丽的大眼睛荧光闪闪,透着坚定之色。
“怎么了?”钟文再次回头。
“这个你收下。”季薇竹挪动莲足,三两步来到钟文面前,将一件事物塞在钟文手中,随即慌慌张张地转身跑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街头拐角。
钟文低头瞅去,只见一个粉橘色的荷包正静静地躺在掌心,正面绣着几株翠竹,一柄长剑,与普通女儿家绣制的荷包风格迥异,凑近细看,还能闻到一丝淡淡的幽香。
解开系绳,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小巧的红色木牌,牌子的正反两面,各有一个金光闪闪大字,分别是上古神文中的“安”字与“平”字。
莫非这是……护身符?
季姐姐倒是有心了。
两辈子加起来也未曾收到过女孩子送的护身符,钟文内心不禁生出一股暖意,将木牌翻来覆去把玩了片刻,才又重新装入荷包之中,用红色系绳挂在了脖子上。
转角处,季薇竹斜倚在墙边,气喘吁吁,胸口起伏不定,面上泛出潮红之色,为本就绝美的容颜更添了一分艳色。
只是递给钟文一个荷包,却仿佛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才跑出数十部,堂堂天轮修炼者,居然颇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味道。
“小贼!”
不等钟文进入车厢,又一个娇柔婉转的动人嗓音自身后响起。
今天怎么这样热闹?
钟文颇为诧异地回过头去,只见一名容色绝丽,沉鱼落雁的美貌女子正静立于不远处,白衣白裙,腰间长了一副红色围甲,用一根淡黄色的带子紧紧扎起,衬托出玲珑有致的迷人身段,背后一杆银枪,腰间一把宝剑,端的是英姿飒爽,体态绰约。
“傻妞?”钟文自然不会认不出,这位英姿勃发的美丽女郎,正是伏龙帝国曾经的一军统帅,江家小姐江语诗。
“这位小兄弟当真好艳福!”跟随公羊观图脱离了“丹阁”的夏长老眼见钟文临行之际,居然有一个又一个的美女前来践行,再加上已经上车的叶青莲也是神仙颜值,魔鬼身段,忍不住由衷感慨道,“若是年轻时候见了,老头子我只怕要妒忌得发狂。”
“也不过如此。”田长老撇了撇嘴,不服气道,“换做我年轻的时候,来践行的女子怕是要把整条街都给堵死咯。”
“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疯?”夏长老讥笑道,“我观你纯阳之身未破,莫非这许多女子都爱和你躺在被窝里聊天么?”
“去你的!”田长老怒道,“你才是纯阳之身,你全家都是纯阳之身!”
“就算真有这么多女子喜欢你。”只听夏长老指了指江语诗道,“其中可有容颜比得上这位姑娘的?”
“这……”田长老盯着江语诗天仙般的容貌凝视半晌,终于垂头丧气道,“也就差了一点点。”
就在两位前“丹阁”长老闲聊之际,江语诗轻启樱唇道:“你要滚回去了么?”
“我不滚回去,我坐马回去。”钟文笑嘻嘻地说道,“怎么,舍不得我走?想我留下来么?”
“呸,想你留下来?我想你去死!”江语诗凝视着他的清秀脸庞,恶狠狠地说道。
“不是来挽留我的么?”钟文故作忧伤道,“那你来做什么?”
“我天天都在祈祷着你滚出伏龙帝国。”江语诗轻叹一声道,“可惜,好容易盼到你走,我却还是得再和你同行一段。”
“同行?”钟文闻言一愣,“你要去大乾?”。
“不错,我奉爹爹之命,打算去见一见大乾皇帝。”江语诗轻轻瞪了他一眼,“既然你也要回大乾,我正可以搭你的马车走。”
“扯了半天,原来你想要白白蹭我的马车?”钟文恍然大悟道,“好歹也是第一世家的小姐,怎的这般抠门?连车钱都不愿意给,你可知‘廉耻’二字怎么写?”
“你……”江语诗粉面通红,气得险些连话都说不出来,好半晌,她才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小巧的白色布袋,狠狠扔在钟文身上,大声问道,“这些够了么?”
钟文一把接住布袋,左手一捏,右手一提,瞬间判断出袋子里装了不少灵晶,脸上登时笑开了花,“足够了,足够了,江小姐尽管上车,想坐多久,就坐多久!”
江语诗冷哼一声,跺了跺足,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钟文的车厢之中,手提裙摆,轻轻坐在了叶青莲的对面。
正在闭目养神的叶青莲双眼微张,视线从江语诗身上一扫而过,随即又缓缓闭上眼睛,再也没有说话,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这一次,钟文终于顺利登上马车,“天茂商会”的车队缓缓开动起来,渐行渐远,很快就消失在了帝都之外。
江府主宅之中最高的建筑,乃是一座名为“望鹤楼”的九层高塔,起名之法,与“丹阁”的“观鹤楼”颇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此时,在“望鹤楼”第九层的观景台前,江家家主江天鹤居高临下,俯视着缓缓离去的“天茂商会”车队,久久不语。
“为什么要把语诗送去大乾?”身后传来了江玉龙的声音。
“经历了这么多,我也算是看明白了。”江天鹤淡淡地说道,“即便是宫家这样的豪门望族,还不是教人说灭门就灭门了?也是时候给咱们江家留条后路了。”
“大乾么?”江玉龙喃喃道,“咱们与大乾的关系,可不怎么友好。”
“那又如何?”江天鹤微微一笑,“两国之间的关系,已经糟糕了几十年,萧无恨还不是在伏龙帝国混得风生水起?”
“若只是派人暗访大乾,其实应该让我去才对,女子出使,未免不合礼数。”江玉龙瞅了瞅江天鹤故作镇定的面容,口气之中,隐隐含着一丝埋怨,“父亲之所以让语诗去,恐怕还是存着嫁女儿的心思吧?”
“你也说了,两国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出使之人,总得有些自保之力才行。”江天鹤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狠狠瞪了他一眼道,“若是你的修为高过语诗,我自然会让你去。”
江玉龙:“.…..”
望着江天鹤“来啊,互相伤害啊”的眼神,他理智地选择了沉默。
一对闻名伏龙帝国的“女儿控”和“妹控”大眼瞪小眼,久久不语……
精彩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愛下-第五百三十四章 來啊,互相傷害啊看書
……
“论剑?”
天剑山庄之中,天剑圣人将手中的信纸翻来覆去,把玩了许久,这才轻轻一扯,把纸片撕得粉碎,“闻道老儿,就爱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圣人,咱们什么时候给‘暗神殿’一个教训?”剑星罗大声嚷嚷着。
一想起在沙漠洞穴中的经历,他便感觉怒火中烧,难以抑制,若非修为不足,他恨不得直接打上“暗神殿”的大门,以牙还牙,狠狠报复回去。
“闻道老儿来信,召集咱们这几个老家伙‘论剑’。”天剑圣人缓缓答道,“恐怕与这一次的遗迹探索不无关联。”
“圣人,您要去参加论剑么?”剑星罗问道。
“怎么可能?”天剑圣人冷笑一声道,“我和那几个老家伙处不惯,再者,区区一个‘暗神殿’,需要这么多圣人出面作甚?”
“那您的意思是……”
“教训‘暗神殿’,我一人足矣!”天剑圣人的身上忽然涌起一股冲天傲气,也不见如何动作,身形便出现在了高空之中,“我去去就来,若是有什么急事,可以传信给我。”
“不用去了。”一个沙哑的嗓音忽然自空中响起,“我已经来了!”
一道白色身影忽然浮现在高空之中,胸口的“卍”形图案上方,一个金色的“壹”字闪闪发光,熠熠生辉。
看清此人容貌,天剑圣人不禁面色一变,眼中射出夺目精光。
“墨迪笙!”
脑中闪过剑飞扬等一众逝者的面容,他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