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ptt-第321章 隕石術算什麼,咱有更強的大魔導師禁咒閲讀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正月十八,也就是上元节后第三天,经过上元假期的短暂休整、犒军提振士气后,首批北伐部队再次进入了各自的出击阵地,最后检查一下开拔前的必需品有没有都到位。
考虑到去年成都平原因为新税改、倒逼得很多奸商豪强抛售粮食阻击新法,粮食出现爆仓,所以当时运了不少成都平原富余的粮食,沿嘉陵江、西汉水一路北上,囤积在阳平关外的西关驿一带,还有一些进一步溯流而上囤积到了河池县。
所以,此番大军开拔前,也不是所有部队都把汉中盆地选为战前驻地,而是以尽量减少不必要运输损耗为总原则,粮仓在哪儿部队就驻扎在哪儿。
西路军的呼厨泉一直呆在沓中,吴匡吴懿呆在下辨,高顺太史慈驻扎武都。
中路军的张任严颜等人已经提前到了散关-河池一线,赵云就近驻扎在西关驿-武兴县等地,关羽的主力拖后,留在阳平关内的沔阳。
东路军的法正徐晃等人已经在五丈原了,后续人马则是驻扎在褒中县。
正月二十日,河池县的冬雪化冻情况不错,虽然还不能供数万大军通过,却已经可以让擅长山地战的板楯蛮斥候行走了。
毕竟人和人的体质是不一样的嘛,汉人士兵翻山的能力,肯定不如一辈子活在秦岭大巴山区的板楯蛮。
所以当天就有几个大散关守将张任派回来的板楯蛮斥候,把最新打探到的关中军情部署情报,送到了河池县,又过了一天,就接力送到了沔阳,到了刘备和李素手中。
关中数万人级别的军事调动,是瞒不过刘备军斥候的眼睛的,就算说不清“郭汜到底带走了多少人”,但各处由什么将领驻防、大致有多大规模,这还是可以清楚的。
所以李素立刻就捕捉到了“郭汜全军都已经通过渭水继续向西,目前在全力攻打韩遂”这个重要情报。
李素稍微看了一下,就跟刘备说道:“天助我也,大王,可以按计划出兵了,急击勿失啊!难得郭汜跟李傕争功,以为我军无法在初春刚刚融雪的时候北伐,贾诩估计也是看在计算我军存粮、运粮能力,所以觉得我们无法在二月初进攻,这才允许郭汜那么放肆。
要是现在出兵,出其不意,一边包围陈仓,一边立刻堵死陈仓以西的陇山渭水河谷出口,让郭汜无法沿着渭水退回关中,然后再分一军,堵住街亭。那郭汜的大军就无法及时回援关中战场了!等于是我军可以先战张济、李傕,分出胜负后再单独面对郭汜,这是各个击破的良机啊!”
旁边的荀攸等人连忙也表示“俺也一样,咱所见跟右将军略同”。
这么好的献计献策机会,而且一眼就可以看穿的优势,不说白不说嘛,当然要在领导面前多露脸了。
刘备看着群臣劝攻,也是意气风发,当天就吩咐在沔阳筑坛,明日一早举行誓师仪式,正式开拔。
……
当天傍晚,李素回到府上,就说了明日要出征,锦瑟也早就知道就在这几天了,拿出一个新绣的金鱼袋,装个护身符给他带走。
晚饭过后,刘妙也来送行,也送了个差不多的东西,不过就只是一道符,没有袋子。
李素看她们弄得那么正式,都有些难受了,这不是立弗莱格嘛,他这人完全不信护身符,反而觉得晦气,可能是受后世动漫的影响吧,总觉得本来挺小点破事儿,那么郑重反而弗莱格。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第一次出征,再说这次不用亲自上前线,你们那么认真,都搞得我紧张了。”又不好意思推却,他还是收下了,并且塞到锦瑟绣的那个金鱼袋里,一个袋子装两张符文。
接过符的时候,刘妙的手哆嗦了一下,李素观察不仔细,也没注意。
还是锦瑟心细,帮主人收拾好最后一些行礼,拉着刘妙的袖子到旁边说悄悄话:“这是扎手了?王府没有医官包扎上药么?”
刘妙回头看了一眼,确认李素已经听不见她们说话了,才如释重负地凄苦说道:“还是妹妹手巧,我什么都不会。本来也想学你们做个鱼袋的,最后只能光剪一道符。
要是被王叔府上的宫女医官知道了,肯定又要报上去,还要限制我,所以就没说。做公主不自由啊,稍微有点小事就牵连一堆伺候的,还查这查那。”
锦瑟偷偷拿出家中的伤药,帮刘妙手指头上都涂抹了一下,温言补充:“怕是还担心先生见到异样尴尬,所以送出去之前,都不敢包扎吧,这指头还是包上比较好。”
说着,她已经麻利地帮刘妙把手指头包好了。
刘妙怔怔地看着,轻声叹息:“妹妹真是手巧,不但自己会刺绣,还会帮人包扎伤口,莫非……李兄也偶尔受伤么?还是府上有什么人经常要你练手?”
锦瑟神色复杂地叹道:“哪里会,先生小心着呢。我这手艺,还是在郿坞为奴的时候练下的。那时候……郿坞里不少年长几岁的姐姐,都被董贼和他那些亲戚蹂躏得不类人型。
那些人真是禽兽畜生一般,好色也就罢了,还……还喜欢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残虐伤人,好几个当年还未落魄时认识的犯官家庭姐姐,都被折磨伤重而死,身为奴婢,不学点疗伤应急的手法,互相帮扶,说不定死伤更多。
现在想想,辛亏我那时年幼,否则怕是早就自寻短见了,哪里还有勇气活着。能到先生府上,也算是前面吃了两年苦,总算得了福报。若是董贼死时,被其他西凉禽兽分走,或者落入吕布手中……恐怕如今也不活了。”
刘妙有些好奇:“吕布倒是名声挺大,他也是个禽兽么?还能进郿坞?”
锦瑟:“当然,吕布当初受董贼信任时,除了董贼最宠幸的几个宠妾他难以到手,其他郿坞里的普通奴婢还不是任由他……我就认识一个姐姐,说是那次吕布不知哪儿受了气,好像是凤仪亭,憋着一肚子邪火,又不敢对老贼发怒,就来郿坞找出气,玩死了两三个奴婢呢。”
刘妙听得瑟瑟发抖,想起她那几个姑姑,无一幸免被董贼凌辱,不由又落下泪来。
幸福和不幸,都是对比出来的,平时或许没什么,但回忆起同环境不同命的其他苦命朋友,才会珍惜眼下。
刘妙和锦瑟聊了很久的悄悄话,还是后来李素要休息了,刘妙才起身告辞,还跟锦瑟约了过几天有空一起出去春游。
……
次日,正月二十三日,清晨。
沔阳西郊的誓师坛,排场倒是一点不比当初袁绍讨董小。
反正两者的性质都是一样的,都是誓除国贼、匡扶朝廷,无非当初除的是董卓现在除的是李傕郭汜。
所区别的,无非是这次的誓师并不存在谁跟刘备是盟友关系,大家都是下属。不过歃血还是得歃,按照朝廷正式册封的爵位、官职高低排序。
刘备歃完李素上,然后关羽、张飞、赵云。这也并非表示李素在刘备那儿的地位高于关羽,只是右将军的官爵高于镇南将军,没办法的。
黑牛白马的血涂在小胡子和脸颊上,着实有些不舒服,气味很腥还不能擦,要留一整天,但李素还是忍了。
仪式完毕,张飞自领兵回褒中待命,按约好的日期再驻扎数日,等褒斜栈道彻底雪化再说(栈道需要彻底融雪才能走,否则很危险,陈仓道是山谷,相对容易走,有点残雪也没关系)
刘备李素关羽随军开拔,第一天抵达武兴县后歇息,二十四日在山中找了一些屯田村镇歇宿,二十五日抵达河池。
因为沿途除了县城以外,其他地方的屋舍不够,住不下几万人,所以二十四日开始部队就分批前进了,不能扎堆,在山中形成了好几个互相间隔五六十里路的长蛇阵。
毕竟这一路主力第一波就有六万人,六万人是不可能在山区一个路段上展开的,前后起码要拖一百五十里,分成三个两万多人的集群。
最后一个士兵走出陈仓道山谷时,第一个士兵起码已经出谷作战了三天了。
连提前在河池县以北的西汉水故道口、准备好的小船、木筏,也是不可能一次性运载六万人的,最多运输一万多人。
所以就算西汉水改道成功后,依然得一部分士兵沿着河边的坡地徒步行军,少部分士兵坐船。而且船只最多跑两三趟用于运兵,然后就得回来运粮了。
因为跑前三趟这点时间,最初的一批士兵身上随身携带的行粮差不多就吃完了,不运粮都得饿死在陈仓城下——山区北伐的后勤就是这么恐怖,所以历史上诸葛亮才那么苦逼。
二十五日抵达河池县以后,刘备秘密派出心腹斥候,去河池县东北方向数十里外、也就是预定要挖开西汉水故道的施工地点视察了一下,确保李素之前安排的水车运作得非常好。
河道也确实可以流水,只是之前水车车的那点水量太少,所以往下流十几里就消失了,全部渗入了河床泥土。近日因为冬雪融化、西汉水水量逐步上涨,施工队按李素的要求临时夯土了一个围堰、筑坝,才堵住了河水沿原河道流淌。
所以只要最后一口气爆破掉这个本来就不坚固的临时性围堰就行了。
既然一切妥当,那就一切按原计划实施。
施工队已经被提前发足了经费、结算了全部工钱,还有额外赏金,然后遣散了。走之前,在堵水坝下面埋了整整几十棺材的黑火药,为的就是让动静够大,能被旁边几里地内屯田村落的村民们听见。
这个时代的人,尤其是刘备治下的百姓,已经是见识过火药的了,所以动静不够大吓不到人,足够大才能伪装成地震。
正月二十七日凌晨,也就是《汉书》里说西汉水改道后的三百八十周年那天(武都大地震导致西汉水改道,是‘高后二年春正月乙卯’,也就是公元前186年,现在是194年,加起来相隔380年)
丑时刚过不久,河池县东北的工地上轰然一声巨响,声闻数里,最近的一处村子,大约两里地外的一个屯田庄,都有轻微震感,当然这个震动幅度也就是让屯民家的茅屋房顶的茅草抖落下来一些,而四五里地外的村子,就只能听见黑夜中的声音,有些人被吓醒,但房子纹丝不动。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能够让至少几千百姓、还有扎营离得比较近的士兵们作为直接耳闻的证人,证明确实是发生过地震了,才帮汉中王殿下完成了“改道西汉水回陈仓”这项工程的最后一击。
刘备从来没想过掩饰他在这里施工过这事儿,因为工匠太多了,前后有两三万人为这事儿干过活,瞒不住的。
但是“活儿还没干完,天意帮你完成最后一击,提前帮你结束施工”,这样的话还是可以说一说的。
更何况,刘备并不知道,历史上的194年,关中地区本来就是多灾多难,五月份的时候关中就发生了大地震,还有全年的旱灾、蝗灾,这也是历史上导致这一年李郭内讧争夺粮草、疯狂杀戮劫掠百姓的外因之一,实在是关中遭了重灾。
所以,把正月底的这场微小地震,和五月初的大地震放在一起看,就不显得突兀了,后世历史书上也没人会质疑,大震之前先有一些零星小震释放地层压力,很正常嘛,按21世纪地质学家的知识水平来看都没问题。
“报告大王!县东北发生地龙翻身了!还把我们因为过年而停工的工地震开了!西汉水往北流了!突破了武都山!往大散关流去了!”
爆炸发生后一个时辰,寅时末刻,就有斥候去侦查了情况、搜集了民情,听了当地百姓的叙述,然后回来报告了。
刘备也非常勤政,天还没亮呢,比平时点卯还早了半个时辰,就召集诸将商议突发事件。
听了汇报之后,刘备一脸的不可置信:
“天意!真的是天意啊!孤还诧异,这几天梦中高祖皇帝隐约跟我说过,原来都是真的!这是高祖显灵,让大汉龙脉重归关中了,此番北伐我军顺龙脉而进,以顺讨逆,势在必胜!”
“必胜!必胜!必胜!”士兵们又没什么文化,当然是立刻就起哄起来了。
——
四千字,今天也九千多字了,昨天八千字,我合起来只算一次加更,不过分吧。还欠三天三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