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笔趣-第392章 大不一樣分享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披好外套,苏慕许给管家打了电话,让人带一套桌椅过来,她要在外面吃早餐。
顾谨遇听着,小声提醒:“两把椅子就够了。”
苏慕许忍不住笑,赶紧补充:“两把椅子,不能多也不能少。”
二人早餐!不欢迎任何电灯泡的加入!
很快,白色的桌椅搬到了苏慕许指定的位置,铺上了粉白格子的桌布。
顾谨遇回到房车上,拿来一个粉蓝色的情侣摆饰和一束还带着露珠的栀子花,瞬间提高了档次。
苏慕许坐好,单手撑着下巴,仰望着清晨暖阳下的顾谨遇,轻笑着问:“顾先生,我们的早餐呢?”
顾谨遇探过身去,轻点苏慕许的鼻尖,微笑道:“请苏女士闭上眼睛,我们的早餐马上准备完毕。”
苏慕许双手捧住脸,闭上了眼睛,更觉鼻端弥漫的栀子花香美好到不似人间。
这个清晨,因为顾谨遇,她的心情好到了极点!
想想明天入学报道,紧接着为期两周的军训,都不觉得那么可怕了。
很快,有诱人的香味弥漫开来,引诱的苏慕许几度想睁开眼。
是那家私房菜的风格!
他居然投机取巧,请了厨师在房车的小厨房为她准备早餐!
忽然,眼前的光线变暗,她呼吸微顿,几乎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睫毛在轻颤。
他在朝着她靠近。
他是要吻她吗?
会吻哪里?
不怕被人看见吗?
他胆子越来越大了!
当他的吻,落在她的眉眼,她忍不住唇角弯弯,心里甜如蜜。
她猜对了!
这感觉,爱惨了!
“突然好爱你!”睁开眼睛时,她笑颜如花的望着他,十足的花痴。
吃什么饭啊!光是看着他都觉得有情饮水饱!
顾谨遇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若不是刚才余光看到苏老爷子出来打太极,偷偷的往这边靠近,他真的想再亲一亲她的嘴唇。
坐在苏慕许的对面,顾谨遇故作淡定:“知道了,开动吧。”
苏慕许略感失望,但只是一秒钟而已。
这里是她家,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她和他,他不谨慎点,怕是得瘸着离开。
安诺准备好了早餐,去院子里找苏慕许,先是看到了苏老爷子。
“苏爷爷,早餐准备好了。”安诺走过去,微微颔首。
一直观察着顾谨遇和苏慕许的苏老爷子吓了一跳,“啊,这么快啊,那走吧。”
苏老爷子说着,拉住了安诺的手。
那一幕,还是不要他看到为好。
他是觉得很唯美,看起来就是很相爱的一对璧人。
可安诺看到的话,肯定很扎心。
安诺笑道:“苏爷爷,许许呢?我去叫她吃早餐。”
苏老爷子只好打哈哈:“她已经在吃了,不用管她。”
“回房间吃了吗?”安诺很是失落。
她起的那么早,又回了房,是因为看到他在厨房为她准备早餐吗?
他特地早起为她亲手做的粉色心形的三明治,红糖姜撞奶也是用的粉色心形小碗装的。
苏老爷子呵呵笑道:“她啊,就是那么随性,不用管她,我们吃我们的。”
安诺更觉失落,回到餐桌看着自己准备的早餐,更觉尴尬。
还好做了两份,若不然,这顿早餐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坐下来吃。
“诺诺,你的手艺太棒了!”安佳人看到自己位置上的早餐,欢喜极了。
再看苏慕许位置上摆着同样的,瞬间心知肚明。
可惜许许没来吃早餐。
安诺笑了笑,将苏慕许那份也端到了安佳人的面前,“分量小,特意做了两份,姑姑能吃多少吃多少。”
安佳人知道安诺是在为自己圆场,笑道:“嗯,我最近胃口大开,一份真不够吃。”
安诺坐下,笑了笑,却是难掩内心的尴尬,抬眼向窗外看了看。
这一看,他当场僵住,手里刚拿起的勺子,掉到了地上,摔成两半。
他看到阳光下,他心爱的女孩,正在喂别的男人吃东西。
她的笑容,即使很远,都能溢出他的视线。
安佳人惊了一下,顺着安诺的目光看过去,也定住了。
这……
太扎心了。
苏老爷子反应过来,都没眼看,来了一招苏慕白的习惯手势,抬手扶额。
还是疏忽大意了,到底没能避免这一切。
谨遇这个兔崽子,太狠了!
真会选地方!
哦,不对,那地方是许许选的。
许许这孩子,真是聪明,知道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来打消安诺心中的希望,将伤害降到最低。
安诺回过神来,对前来送新勺子的佣人轻声说:“不好意思,麻烦了。”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又都装作不知道,各自安安静静的吃早餐。
安佳人只觉得惆怅无比,可她也觉得许许和顾谨遇更为合适,那股子甜蜜是装不出来的。
顾谨遇已经得到了全家人的默许,安诺却只是她的侄子,根本没有机会了。
也许这是件好事吧,心痛到一定程度,绝望了,就不会再执着于镜中花水中月。
院子里,苏慕许吃饱喝足,朝顾谨遇努了努嘴。
顾谨遇警觉的看了一眼远处,心里慌的一批。
“你矜持点,我还想活久一点。”顾谨遇小声说。
苏慕许笑了:“我是让你帮我擦嘴来着,不是让你亲。”
顾谨遇脸上一热,皱眉道:“自己擦,口袋里有手帕,干净的。”
苏慕许哼了一声,不情不愿的自己抽出手帕擦了嘴,又胡乱的叠一叠,塞到了口袋里。
顾谨遇看着这一幕,想笑又不敢笑。
今天来给她送爱心早餐,最根本的目的就是想给安诺添堵。
没曾想她更绝,竟是叫人搬来桌椅,正对着她家餐厅窗口的位置。
这个位置,安诺绝对能清楚的看到她和他。
她突然要喂他,也是听到安诺喊她爷爷吃饭之后,特意算准了时间的吧。
小小年纪,心思都这般深沉了,之前真是小看她了。
“许许,你和以前大不一样了。”顾谨遇笑望着苏慕许,有欣赏,也有探究。
苏慕许笑道:“哪里不一样?”
顾谨遇:“更可爱了。”
苏慕许:“还有吗?”
顾谨遇清楚的看到苏慕许故意挺了挺胸膛,顿时羞红了脸。
大早上的,她这样子,真的好吗?
清了清嗓子,顾谨遇闷声道:“都说了大不一样,还问。”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