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重返人生討論-第776章 巨頭果然不屑一顧(求訂閱)推薦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2011年的秋天,或许会成为许多人记忆中的一道分隔符。
在这个秋天,中西方在基础科学核心科技领域的竞争完全转向明面化。
国内前沿走向了一条孤独的逆流挑战之路。
无论世界怎么变化,始终保持着某种近乎苛刻的‘自杀式’研发投资战略。
与之相对应的是,海外一片晦涩不明,暧昧不休。
在前沿提出N+B战略的当天傍晚,美东时间的清晨,一场转嫁到金融市场的交锋正式开始……
早在美东时间凌晨四点多时,持键更新推文,一股脑点燃了美利坚熬夜人群内心的火热。
“shit!”
“fxxk!”
“该死的吸血鬼!”
“……”
起初无数网民只能是表达自己的无能狂怒。
各种国骂层出不穷。
但,持键的推文里面还有一个重要信息,一个论坛网址。
以及这个论坛的口号:YOLO。
再一细看,这个论坛几乎是散户大本营的意思。
尽管是凌晨,但因为相关的看空消息,小论坛还挺活跃的。
“You Only Live Once!没错,应该享受人生!”
“持键果然也是很精明的,一下子有点豁然开朗。”
“是不是应该再做点什么?”
“可是我们散户能怎么办呢?”
“……”
方年也是看中了这个WSB论坛的宣传口号,YOLO嘛,不就是赢了会所嗨皮,输了下海干活。
太符合大多数美利坚民众的内心期待。
也非常符合散户们的心态。
手头上又没太多钱,那就只有YOLO能聊以慰藉。
持键在小论坛上也有账号,几乎都不用特别介绍,就成为了半个‘意见领袖’。
“不然我们还是听听持键怎么说?”
“我觉得他很有才华,像是唐特那样的大富豪都能谈笑风生。”
“对,我看很多次他的推文都被唐特点了赞,而且唐特也关注了他。”
“……”
“我最近一直有在买看涨,如果真下跌的话,我又要倾家荡产了!”
“……”
美利坚的股票市场相对来说自由度更高。
有多种交易形式。
有利用期权这样带有时间价值的杠杆衍生品合约来操作股票交易。
而且期权这种方式是多数散户最喜欢采用的。
因为这玩意跟买彩票一样,比如坚信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股票会涨,就买一张看涨到多少多少的期权合约;
一般来说会是一种超杠杆行为,用几美元买一个天文数字的看涨合约,看涨对了可能收获成百上千倍,看错了哪怕一点点,合约价值归零,花进去多少钱都没了。
就真等于说是花两块钱买张彩票,可能中5元,也可能中500万,最多的是啥也没有。
而……
WSB论坛里聚集的几乎全是这样的散户,因为信奉YOLO,所以几乎都是梭哈玩法。
像是微软、英特尔这种公司行情不错,那当然是看涨的。
然后现在有空头机构看空,这就很可能导致大家全军覆没。
于是现在人心惶惶。
持键拿捏得恰到好处后,发了条帖子:“有没有可能不会发生下跌?”
“祈祷资本放过散户?还不如祈祷上帝。”
“……”
这样的言论显然不是坐立难安的散户们想要的。
但持键的发言是一种引导。
很快就有人提出了抱团想法,再然后就发展成了:
“对,我们普通人联合起来,对华尔街复仇!”
“我们要让这些资本机构付出代价!”
“他们才给无数家庭带去苦难,自身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这不公平!”
“我们自己来给他们教训!”
“……”
看到这些,持键心满意足的下了线。
…………
晚饭后,一楼的书房。
方年、陆薇语、关秋荷、刘惜各坐一方,开始准备晚间美股开盘。
不片刻后,刘惜忽然清弱的发问:“方,方总,我能不能问个问题。”
眼睛里透着认真的神色,是相对于刘惜来说十分难得一见的直视。
毫不躲闪。
方年轻轻点头:“嗯,你说。”
闻言,刘惜并无停顿,直接问道:“你是不是一直不希望国外科技巨头企业忽然放开合作的门槛。”
“比如AMD和NVIDIA愿意与女娲实验室合作,开发针对DeskOS的显卡驱动;
又比如,ASML大规模开放45纳米甚至28纳米级别光刻机的对华售卖;
以及……”
“微软进一步放开盗版管制,甚至降低售价,联合英特尔推出更具有市场性价比的杀手锏组合?”
几乎是一口气说完这些,略顿,刘惜做了最后补充:“只是我一点猜测。”
听刘惜说完,陆薇语跟关秋荷相视一眼。
继而转头看向刘惜,最后目光顿在方年身上。
她们,虽然很多时候说了算,但基本上是按照方年的战略安排在干活。
对刘惜忽然提出的这个问题,两人都很重视。
迎着三人的视线,方年欣然点头:“没错。”
“这也是为什么我经常需要我们掌控的一些美媒故意发布一些舆论。”
“前沿的根基很浅,就当下而言,一方面是国内整体环境并不是很友好,一部分普通人太看重前沿,这些还好;
但以公知等群体为倡导的绝大多数群体是对前沿自杀式研发行为很不看好,甚至是诋毁;
更严重的是,这里面有许多是国内科技领头企业;
再加上一直以来,造不如买的观点在国内很是主流……”
“所以,我非常不希望国外科技巨头企业忽然对国内有限可控的开放合作,这些开放合作包括但不限于刘惜说的那些。”
说到这里,方年略作停顿,平缓道:“其实我甚至希望美利坚能换一个老板。”
听方年说完,三人都陷入了安静。
好片刻后,陆薇语才啧啧称奇:“不愧是财神。”
“不愧是财神!”关秋荷跟着补充。
刘惜又低下了头。
见状,方年轻松自如道:“既然说到这,你们也抽空思考思考应该怎么做,以及……
假如真的不能如愿形成对抗形态,应该如何更好的应对更艰难的处境。”
“还有就是前沿需要更多的国内合作伙伴,我觉得比亚迪就不错。”
关秋荷挑了下眉头:“你要造车?”
“不不不,合作,电子领域的合作,你去查查就知道了。”方年摇晃着食指。
“……”
末了,三人轻轻点头,都没再说话。
各自思考起来……
事实上,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唐特处理事务的角度更偏向于商人,会更多的为了一些可见利益操盘。
通过各种各样的施压手段,反而变相让国内部分行业下决心努力自给自足。
不过这是大多数商人的典型行为模式。
包括这也是让‘造不如买’这个观点被成为主流的根因。
严格说来,这个观点整体上思路不能算有错。
毕竟不是每个公司都有前沿这样的魄力和资本来玩。
商业公司的首要目的就是生存下去。
既然有现成的解决方案,当然是先买来这套解决方案挣了钱,再想将来。
怎么说呢,有不少公司可能创业初心是先挣钱,然后再投钱去研发,形成强有力的竞争力。
但结果是……
这钱太踏马好挣了,太踏马香了。
研发?
研发个屁。
坐在钞票堆里再数钞票不好吗?
当然,祖国的领导人是很有远见的,体制建设也非常具有领先性,在一般商业公司之外还有国有控股型企业。
它们……可以‘不计后果’的去实现中国梦。
遗憾的是,这个‘不计后果’终归不是无穷无尽的支持。
所以……
上面的头头脑脑,像是苗为、平校等人其实看得十分清晰,前沿的成功不是因为拥有足够多的优秀工程师,也不是有钱。
而是有方年这个就是会分出绝大多数精力重视基础科学的灵魂人物。
这也是苗为会主动说一句,让方年不要有门户之见,要对新加入白泽的两个院士一视同仁。
因为苗为他们这些领导清楚,中国人从来不比别人少个脑子。
别人能研究出来的东西,中国人也行。
之所以被卡了那么多年,是外部因素引发的内部连锁反应:
比如西方欧美国家通过瓦森纳协定等类似的多边出口控制体系,确保中国科技水平处于相对落后位置;
确保类似于半导体等行业至少落后全球顶尖水平两代;
尽力维持中国技术对外依赖。
在前沿未出现之前,已经通过多年的成熟技术输出、放任盗版、低价入市培养用户习惯、学院服务从根子上改变相关行业教育模式等等方式,形成了——
台式电脑、光刻机、汽车、高端医疗器械、计算机数控机床、中高端传感器、电脑及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电脑处理器、高性能处理器、手机SoC、工业及eda软件……
等等等行业近乎100%的市占率。
此外,一旦国内有企业试图在这类十分注重基础科技的较低端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时,国外企业就会立马放开更高端产品。
这些是导致方年前世入目所及的国内现状。
几乎后成长出来的企业都不再碰基础科技领域,直接是应用科技领域,有钱了就盯着人们的菜篮子。
比较尖锐的是,菊厂被封锁从来不是因为麒麟芯片,而是5G标准。
麒麟芯片的处理核心单元是基于arm指令集体系实现的,甚至连微架构都是arm的——
当然,苹果也是基于arm指令集,但苹果走出了自己的微架构之路,以至于让arm反过来效仿这个微架构模式。
其次是麒麟芯片的其它核心单元,像是图形处理单元等等,同样是arm解决方案。
不过里面有很优秀的部分:基带……
总之,换句话说,在智能手机领域,国内努力了十年,同样没能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应用生态,而是在arm+Android上建立的应用生态。
反倒是电脑领域,龙芯攀爬打滚多年,总算整理出了个尚未对外公开的loongarch指令集体系。
唐特先生的这些‘杰作’最终反而让国内部分行业出现了理想的发展状态,奋力自给自足。
也是方年很‘喜欢’唐特先生的地方……
经历过这些的方年,当然很不喜欢美利坚现任老板,更希望唐特先生能有更多更具有煽动性的言论。
能更多的去煽动某种对抗情绪。
因为……
前沿怎么都不可能包打天下。
方年更希望看到的是,整个体系都被外部压力逼得必须要强行努力,抛弃所有幻想。
这也是平校他们对方年表态中最满意的一点。
…………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上九点多。
美股即将开盘。
这时,空头机构、散户、吃瓜群众、围观资本、华尔街精英、主角微软跟英特尔等等分别就位。
当然……
少不了极度喜欢凑热闹的美媒。
毕竟少了这玩意,舆论掀不起来。
微软、英特尔等公司都有临时举办记者会。
微软方面是很直接的表示了自己的不屑一顾。
“nuwa?小公司的小手段罢了?”
“要不是有媒体报道,都没听说过。”
“空头机构?无非是一群跳梁小丑。”
“……”
这点小事情,当然不至于要让比尔出面的地步,就微软的公关经理罢了。
记者们有意的撺掇也没掀起什么风浪。
反而被一句话给怼了回去:“所有购买了微软股票的朋友们,不用在意一些故意发出来的言论,没有微软的Windows,全世界9成以上的个人电脑都将瘫痪!”
“……”
看着这段采访,方年脸上有了笑容。
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对,就这样,不屑一顾。
一旁关秋荷忍不住吐槽了句:“微软方面也太会扯了,没听说前沿?有本事WP不用前沿授权的专利试试?”
“……”
方年笑笑没说话。
一会一会儿,方年又看了英特尔的官方声明。
同样的不屑一顾。
“全世界做CPU的厂商那么多,也就这个baize故作声势,不值一提,X86才是主流。”
“……”
英特尔这边表达了个重要的观点。
“看空报告而已,市场上的基金有实际行动吗?没有!”
“……”
方年更满意了。
要的就是这种对抗态度,别以来就开放合作。
巨头就要有巨头的排面,就得刚!
接着,方年在WSB等论坛上看到散户们开始放松心情。
然后美股开盘。
再然后,微软、英特尔开盘即涨1~2%。
要知道这两家公司平常每日涨跌幅基本都在1%以下……

======
PS:晚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