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自古帝王喜怒無常熱推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金伯饭将面前的文书抓在手中,自己看了起来,脸色越来越差,上面写着自己儿子金正天在朝中的一举一动,在自己离开新罗期间,金正天已经掌握了军政大权。
“这个孽子,就是等着我身死的消息了。”金伯饭双目赤红,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仔细想想,或许金正天认为自己来觐见李煜,必死无疑,那个孽子就等着自己死后,他好继承王位。
“你当初杀了自己的兄长,谋朝篡位,现在又来觐见朕,不会是你儿子在背后出的主意吧!”李煜忽然说道。
金伯饭面色苍白,赶紧跪在马车上,失声痛哭道:“圣明莫过于皇帝陛下,臣虽然有点野心,但绝对不敢做出杀死自己兄长这件事情,都是那孽子,被权力蒙蔽了心神,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个时候,金伯饭知道,在李煜面前想隐瞒是不可能的事情,加上金正天的所作所为,当下毫不犹豫的将对方出卖出来。
李煜点点头,金伯饭见到自己如此畏惧、胆小,毫无人君的气度,这样的人如何能够做出杀死自己兄长,谋朝篡位的事情来呢?看到凤卫送来的情报,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这一切就是有金正天在背后操纵的。现在更是连自己老子都敢陷害了。
“他认为朕会杀了你,可惜的是,朕是不会杀你的。”李煜很不屑,杀人也要看看对象是谁,像金伯饭这样的窝囊废,他还真的不在乎。
“陛下仁慈。”金伯饭这个时候对李煜感恩戴德,而且是真心实意的。他心中在冒着冷汗,当初就不应该相信自己的儿子,若不是李煜仁慈,恐怕这个时候,自己已经被李煜所斩杀。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隋末之大夏龍雀 愛下-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自古帝王喜怒無常展示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时候,金正天肯定在到处宣扬你已经被朕所杀,他要兴兵报仇,这样好团结整个新罗上下呢!”李煜将云子丢在一边,轻笑道:“金伯饭,实际上,不管你是不是归顺大夏,新罗的下场已经定下来。”
熱門連載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自古帝王喜怒無常相伴
“陛下,臣虽然无能,但也是出身新罗,新罗是臣的家乡,臣不愿意看到无数百姓死于战乱之中,臣想请为前锋,配合程将军进入新罗。”金伯饭面色大变,李煜所描述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甚至已经在发生了,按照自己对金正天的了解,这样的事情,他是做的出来的。
“很好。”李煜很高兴,脸上的笑容更多了,甚至连态度都好了许多,将金伯饭搀扶起来,说道:“你放心,朕赏罚分明,只要你配合大夏,攻占新罗,那你就是立下了战功,朕不吝赏赐。等你回归大夏之后,自然是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你的后人也是如此。”
“陛下,臣年纪大了,有些事情有心无力了,恐怕日后没有后代了。”金伯饭苦笑道:“那个孽子一旦篡位成功,臣的那些儿子都会被斩杀。”
李煜点点头,仔细想想,还真是有这种可能,金正天狼子野心,连自己的伯父、父亲都敢算计,那些金氏子嗣恐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只是他还能说什么呢?归根结底,都是金伯饭自己被贪欲所吸引,自己本事不行,才会有如此下场。
金伯饭偷偷的打量着李煜一眼,忍不住说道:“圣皇陛下威震天下,无论是高句丽也好,或者是百济、新罗也好,都是弹丸小国,陛下根本不需要御驾亲征,只要派出一名大将就可以了。”
“你说的不错,朝中有不少人都认为这是弹丸小国,催促朕班师还朝呢!”李煜忽然笑道:“可惜的是,朕想去新罗半岛的土地上走一遭,哪怕是一只脚踏在上面也是好的。毕竟是朕的江山。”
“陛下所言甚是。”金伯饭连连点头,他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呢?连性命都掌握在大夏皇帝手中,连下棋都不敢赢对方的,这是何等的憋屈。
“你信不信,现在在大军周围,也不知道有多少的探子,他们正在刺探朕的行动呢!”李煜忽然掀起马车的车帘,扫了外面一眼。
金伯饭面色一愣,忍不住说道:“何人如此大胆?莫非是高句丽的探子?”反正他是没有这个胆子刺探军机情报的,窥视大夏皇帝的行踪,简直就是找死。
“自然不是不你们,也许是高句丽的哨探,也许是其他人。”李煜摇摇头,他看着金伯饭一眼,说道:“你刚才所说的,朕同意了,若你的子孙都被金正天所杀,朕会在朕的儿子当中选一个继承你们金氏的血脉。”金正天若真的疯狂,被杀的不仅仅是金伯饭的血脉。
“臣谢陛下圣恩。”金伯饭彻底无话可说了,看看大夏皇帝,再看看自己的儿子,金伯饭感激涕零,心里面哪里还有什么反抗。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没有资格反抗了,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孤家寡人,朝中上下已经没有自己的人了。李煜到现在没有杀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陛下,新罗的百姓?”金伯饭看了李煜一眼,壮着胆子说道:“陛下,新罗的百姓到底是受到那孽子的蛊惑,他们实际上是向往天朝上国的,还请陛下看在新罗上下恭顺的份上,饶了百姓的性命。”他想到了国内城,顿到不寒而栗。
李煜看着跪在地上的金伯饭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这样的人也不知道坐稳江山的,不过,现在看来,此人丢了江山也是很正常的,既然已经归顺大夏了,新罗的百姓还需要你来操心吗?
“你下去休息吧!”李煜虽然声音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其中还是多了一些冷漠和疏离。
金伯饭先是一愣,心中怀疑之余,却是不敢询问,只能缓缓地退了下去。他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自己是如此得罪了李煜,突然之间变的冷淡起来。
此后几天之中,金伯饭再也没有见到李煜,甚至连銮驾都没有登过,只是跟随在大军之后,朝高句丽境内杀了过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