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華夏一家 ptt-第二九五章 就好喝一口相伴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特别是银行推行开来后,金融管理只能加强,有必要加快速度完成这项改革了。
他情绪不佳,脑子不好使了,让玉娇先考虑,出去找云朵了。
进屋就倒在云朵的怀里睡,很香,很甜。
一觉醒来拉着云朵耕田,云收雨散后她问他是不是遇到了烦心事?
他点点头。
云朵摸摸他脸颊说不如陪她回罗城一趟,她想孩子了。
他说要得哇,正好出去走走,呆在成都太闷了。
两人说走就走,让莹莹安排车船一起去罗城。
沐浴穿戴出来,莹莹说不去,免得打搅他们俩。云朵拉着莹莹说姐姐不一路如何使得,一边说一边拖着出了门。
赵晓兵请她们俩吃了新津黄辣丁才又继续南行,下午到了嘉州,州知府请他们吃饭。
席间他说打算进行刑部的变革了,先在嘉州搞如何?
州知府是他的铁杆,自然一百二十个愿意,
優秀都市言情 華夏一家-第二九五章 就好喝一口讀書
他说未来县级设立法院,州一级设立中级法院和检察院,路一级设立高级法院和中级检察院,中枢设立最高法院和检察院。
这样下来,抓捕到疑犯后由巡检侦查核实清楚,交检察院核实确认后再由法院审判定罪,形成一套相对独立又相互监督的法治体系。
他考虑的是不管如何改,首先得有人管起来。
次日,赵晓兵回到罗城和易山讲赵言呐的事情。
他说不干,不干就给老子滚蛋,想这四川还是老子们辛辛苦苦保下来的呢。
易山是个粗人,不过话糙理端。
但是话虽这样说,赵晓兵是知道的,成都是有着千年历史的大都市,士大夫巨多,思想观念可不是他们这种后来人一样的意识。
或许要经历些阵痛,才能实现它的华丽转身。
他想起成都在查科研机密失窃的事情,将陈震山请来一起吃酒。老爷子说别看还是罗城镇,摊子大着呢,只是研究小组就有三十多个了,还有那么多生产厂,坊。
赵晓兵说不光是技术失窃的问题,还有生产工人茶余饭后的交流都有可能出现技术外露。
老爷子说是啊,上月就抓到一个铸造车间的奸细,敌人晓得他就好喝一口,常常买了上好的罗城1231招待他吃酒,慢慢的就从他嘴里掏出了正在生产火车铁轨的信息。
易山说敌人对机器零件的收集,盗取也不容小视,依照现在面市的生产、交通工具上的零部件,敌人要利用起来足以实现跨越式的进步。
李兴志给他来信,三一式步|枪和罗城弓使用有一段时间了,战场上难免落入敌人手里,包括手榴|弹和地|雷,敌人都开始在仿制了。
尽管技术上还差的很远,但是做出来的仿品还是有很大的杀伤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他们技术的积累,敌人肯定会制造出来的。
赵晓兵说手榴|弹和地|雷被仿制可能很快,要真正造出步枪和罗城弓那还是需要一系列的技术支持到位的。
易山说不仅仅是这些呢,农垦局下属的企业出现好几起腐败案,汪明华办案都办的怀疑人生了。
陈震山说真想把子文请回来查案呢,他要尽力扎紧篱笆,守住一天算一天。
第二天,他带着莹莹,云朵,抱着小女儿去游老虎嘴的水坝,莹莹看着碧波荡漾的小水湖,特别惊讶,想不到这罗城边上还有个人工湖。
他看着哗哗外流的湖水,想起了雅安的上里古镇,不知道那个地方的水景是不是后世他看到的模样。
云朵见他发呆了,上前挽着他胳膊靠在他肩上,很幸福地问他又想到那条大蛇了吧?
他说云朵才是一条美女蛇呢,自打那年过后一直就缠在他身上了,甩都甩不掉。
云朵幸福地掐得他夸张的尖叫起来。
莹莹笑着说他们俩太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了。赵晓兵叫他专心带女儿,他们俩去坝上弄烧烤吃。
准备妥当后,他当起了烧烤师傅,两个美女带着孩子只管要吃的。
莹莹告诉他在军情司里听说过江南西路有个断案名人,好像叫宋慈,很厉害的。
可以请他来成都做提刑官,推动新宋法治。
他点头同意,心里不爽的是赵言呐不干活,明明很简单的事情就是拖着不办。
让他很窝火。
其实,像贪腐这类很简单的案子,根本不需要动太多的脑筋,事实清楚,直接走程序判了就是。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華夏一家-第二九五章 就好喝一口看書
主要是他不愿意得罪人。
大宋之所以垮下去,就是以皇帝为首的好好先生扎推了,拿着钱不办事,最后昏昏然睡去醒不过来。
一家人在坝子上其乐融融的耍到下午才回去,云朵说她年龄不大却觉得累了。
赵晓兵抱起孩子关切地问她是不是事情太多了,交给副院长们做嘛,要不将珊珊调回来,她去客木不是都已经两年了。
云朵笑着问是不是想她妹子了?
他说咋不想,都是自己的女人嘛。
她马上笑呵呵地对着莹莹说:“听见没,老公想珊珊了,姐姐快些传令回来。”
莹莹贼兮兮地说回去就办。
晚上他和莹莹一起双修,修炼完毕莹莹精神振奋,仿佛又年轻了几岁,她问怎么不叫朵朵一起练?
他说她害羞,爬她走火了。
莹莹说她亲自去开导云朵。
按说云朵气色不好,他还真有点希望她也练起来。
两人正说着情话,突然听到警卫在喊,他忙问何事?
警卫说成都出事了,锦官城的纺织机工罢工,去内城情愿闹事,丁大人请速速回去商议。
他俩马上起身去沐浴更衣,赵晓兵觉得好险呐,幸亏他和莹莹已经收功,要是没有,被别人打断可了不得。
等着云朵和莹莹梳妆妥当,一行人急急地离开罗城去平安渡口。
经过这么多年的维修,建设,从罗城到平安的道路已经非常平坦了,一溜马车迅速跑起来。
下午便回到成都,他急匆匆地去了修造部,余大异说纺织机工认为薪酬太底了,要求提高待遇。
这个是他的疏忽了,原来读书的时候就有诗云织丝的穿不起丝绸。早就该去调查,调整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