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八百六十一章你不是吾兒鑒賞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虎躯一震,怔然的望着盯着自己目光饱含深意的柳之安。
“老……..老头子!”
方硕惊醒过来,一把将绢布塞到了柳之安的口中,瑕疵欲裂的抬起双手提起了柳之安胸前的锦衣。
“柳翁,你跟陛下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要劝王爷罢兵言和的!不是这么说的!不是这么说的!”
时间回溯到柳明志杀往皇宫的小半个时辰之前。
六神无主的李晔跟满朝文武百官一时间已经想不到该如何应对并肩王柳明志杀入皇宫的行动。
大内侍卫忽然来报,并肩王柳明志之父江南首富柳之安在宫门外求见,说是愿意出面劝诫儿子罢兵言和,不要做那忤逆造反的乱臣贼子,以致使柳家世世代代承受千古骂名。
登时间,已经心如死灰的李晔再次燃起了希望,立刻让人把柳之安请入勤政殿中。
百官黯然的心神也死灰复燃起来。
是啊,别人劝诫不了并肩王,柳之安柳翁可是并肩王的父亲,他出面劝诫,并肩王纵然不会言听计从,起码也会给几分薄面的吧。
而且这不是朝廷自己动手威胁,而是柳员外自己主动出面的,更具有说服力!
一时间,柳之安的求见,让殿中所有百官茫然无措的心神再次振作。
“草民柳之安,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柳翁免礼!来人,给柳翁赐座!”
“谢陛下!”
柳之安跪坐在跟百官一样的蒲团之上,眼神饱含深意的环顾了一下殿中的文武百官,看向李晔之时神色已经变得诚惶诚恐。
“草民教子无方,以至于家门之中出了这等忤逆犯上的逆子,实在是罪该万死,请陛下恕罪。”
李晔不想听柳之安的自责之词,只想知道柳之安到底有几成把握能够罢兵言和。
“柳翁,恕你无罪,并肩王常年累月不在柳翁身边,心性有变乃是理所当然,非是柳翁之过也,柳翁切莫自责。
如今乃子,朕之姑父并肩王柳明志已经率领大军攻入城中,直指皇宫杀来。
不知柳翁有何良策能够劝慰姑父罢兵言和?”
“回禀陛下,草民也不敢妄下断言,自逆子入得庙堂以来,与草民可谓是聚少离多。
十余年来,逆子先是已经自立门户,后来又戍守北疆国门,与草民少有会面。
如今逆子已经变成了什么样,草民也不慎清楚。
现在也只能跟逆子会面之后,劝其罢兵言和,不要做那大逆不道之人了!
至于有几成把握,草民也不敢保证。
草民唯有豁出风烛残躯劝其罢兵!
子不教,父之过。
如果不能劝逆子罢兵言和,草民唯有以死谢罪。
请陛下恩准!”
李晔跟文武百官怔怔的看着跪坐在中央,身着锦袍一副大义凛然的柳之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劝不了儿子停止造反便以死谢罪,这也太大公无私了吧!
兵部尚书宋煜狐疑的上下打量着跪坐在中央的柳之安,这些话他娘的是自己结拜兄弟柳老二能说出来的?
但凡换任何一个人能说出这番话来宋煜都信,唯独柳之安说出来宋煜不相信。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笑面虎柳之安能说出这番话来,刀架在脖子上宋煜都不相信。
至于以死谢罪这四个字,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否则柳老二绝逼不可能说出来。
百官可不知道宋煜心中所想。
已经把大义凛然的柳之安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能不能劝诫并肩王罢兵言和,如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其父柳之安的身上了。
“柳翁大义,请陛下恩准!”
“请陛下恩准!”
李晔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看着柳之安一会,将目光转向了站在殿门外把守的大内侍卫统领之一的方硕。
“方统领!”
“臣在!”
“你陪同柳翁登上宫墙,劝诫并肩王罢兵言和!”
“遵旨!”
“陛下,逆子柳明志已经自立门户,他犯了大逆不道的罪行,如果愿意认罪伏法,恳请陛下只诛首恶,放过江南柳家一门老小啊!”
百官一愣,目光愕然的看向了柳之安。
这已经不是大公无私,而是大义灭亲了吧?
宋煜更是瞳孔深缩的打量着柳之安,好像要将其看透一般。
“柳翁,只要并肩王罢兵言和,朕非但不会将其治罪,反而会既往不咎!”
“陛下圣明,吾皇万岁万万岁!事不宜迟,草民告退!”
在李晔跟百官愕然的目光中,柳之安与方硕在一干大内侍卫的护送下联袂朝着宫门赶去。
来得快去得也快。
令一些官员甚至迷迷瞪瞪的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方统领,把手给本王放开,否则本王血洗皇宫!”
方硕虎躯一颤,急忙转头看向了柳明志不停的摇着头。
“王爷,不是这样的,你听末将解释,不是这样的!”
在方硕跟周围大内侍卫六神无主的时候,柳之安猛地用力挣扎开了大内侍卫的禁锢,自己取下了口中的绢布,探着身子轻笑着看着目光复杂凌厉的柳大少。
“儿啊,老夫终于又见到你了!可惜,今日怕是你我父子二人之间既是重逢,又是永别的日子了!”
柳明志目光一凝,拨浪鼓一般的摇着脑袋。
“老头子你别胡说八道,没事的,没事的,本少爷一定会保你安然无恙的,一定会的!”
方硕刚想去禁锢柳之安的行动,却被柳之安微眯着的凌厉目光给盯了回去。
“老夫不怕死,方统领不怕皇宫陷落吗?”
“你…..柳翁,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夫当然是求死,为吾儿开一线国门了!”
方统领不由的打了个冷战:“什么!”
柳之安看着方硕惊骇的目光,哈哈大笑着看向了柳明志。
“混小子,不能为了老夫这把老骨头,弃几十万袍泽的性命而不顾。
爹宁愿一死,为你开一线国门!
儿啊,叫一声爹听听!”
柳明志望着柳之安若有深意的目光,一丝不妙的感觉涌上心间,顿时手足无措,脸色惊慌的望着柳之安不停的摇着头。
“老头子,你别胡说八道,也不能乱来!”
“老子是你爹,叫爹!”
“老头子!你别乱来!”
“儿啊,不要自责,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你不是一直好奇自己脚底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吗?今天爹就告诉你。
因为你是脚踏七星的真命天子,老夫害怕你的秘密被人发现,特意给你毁去的。
如今你大军杀入城中,开国为尊,登基称帝指日可待,这个秘密爹也就不用再隐瞒下去了。
诸位新军六卫的将士们啊,吾儿不是忤逆犯上的乱臣贼子,而是天命所归的帝王之命啊。
他是一生下来就脚踏七星的真命天子啊,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自己验看一番!”
柳之安话音一落,不止柳明志目瞪口呆,围在宫门外的新军将士跟宫墙上的大内侍卫也目光惊愕的看向了柳明志。
脚踏七星,真命天子?
“儿啊!”
柳明志一激灵登时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看向了柳之安。
“老…….老………老头子,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真是假,你去找神相李布衣一算便知。
儿啊,上天予之,不受反受其乱啊!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你要让天下人都知道,你不是乱臣贼子,而是天命所归的真命天子。
老夫太了解你了,太过重情重义了。
今日老夫唯有一死为你开一线国门,成就帝王之尊。
儿,叫声爹让老夫听听!”
柳明志目光惊惧的看着柳之安:“老头子,你别乱来,你别乱来!”
“叫爹!”
柳明志望着柳之安凌厉的目光,嘴唇嚅喏了几下:“爹!”
噗的一声轻响,柳之安双手从插入胸膛的匕首上滑落了下来,双眸平静的看着柳大少。
“儿啊,爹….咳咳….爹………爹这一死,你就再也不欠别人什么了!”
所有人都被柳之安的行为给震惊了。
一直失神于脚踏七星,真命天子八个字内容的大内侍卫惊醒过来之后,柳之安已经将匕首插入了胸口之中。
“柳……柳翁!”
“爹!”
“傻小子…….爹……爹…….提前….提前祝你开国……..开国顺利……江山永固……”
看着半跪在宫墙上目光涣散的柳之安,柳明志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对着程凯嘶吼了出来。
“程凯,你他娘的给老子开炮,把宫门给我轰开,拿下皇宫!”
“是…….得令!”
“点火开炮!”
轰隆隆……
三十门火炮对着不大不小的宫门咆哮一声,炮弹齐齐的轰击而去,厚重的宫门直接破碎开来。
柳明志瑕疵欲裂的抽出天剑朝着宫门一指。
“全军听令,跟老子冲!”
大内侍卫想要阻止,迎接他们的便是密密麻麻的箭雨。
方硕整个人都处于懵逼之中,看着跪俯在宫墙上不知生死的柳之安,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事情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快,退守勤政殿!”
宫墙上心神恍惚的大内侍卫,反应过来急忙抽出雁翎刀朝着勤政殿的位置飞跃而去。
柳明志根本没有在意那些大内侍卫的行动直接飞跃上宫墙朝着柳之安飞奔而去,目光猩红的将跪俯在地上的柳之安搬到怀里。
“爹!你别吓我,你别吓我!”
“儿…….儿啊!”
柳明志看着目光逐渐暗淡的柳之安,急忙抬手捂住柳之安被鲜血染红了的胸口。
“没事的,没事的,我马上去找赛老头,你撑住!你撑住!”
看着柳明志在眼眶中打转的泪光,柳之安有气无力的笑了笑。
“儿啊……..别难受………..爹本来就没几年活头了……..能为你开一线国门…..爹…..爹这把老骨头值了……….不准哭……..开国………..开国之君…….岂………岂可作女儿姿态……….”
“不!不会的!不会的!爹!”
“咳咳…….儿啊…….”
“儿子在,儿子在!”
“你是长子…….长子……又是大兄……….一……..一定要照顾好……好…..你娘亲还有萱儿跟明杰…….”
“我不答应,她们是你的妻儿子女,我不照顾,我不照顾,你不准死,不准死!”
“嗯哼……..咳咳……”
柳之安嘴角流出一些血沫,苍老的目光又浑浊了几分。
“儿啊……”
“哎,哎!我在呢,我在呢。”
“虽……虽然……我不清楚你是谁………但是我清…….清楚你…….不是爹的儿子………
江山易改…..易改本性难移……..人确实…..确实会变…..但是人性却变不了…….
让……让…….我这把……这把老骨头死个……..死个明白…….
你…….你到底是谁………..”
柳明志猛然颤抖了一下,嘴角哆嗦的望着柳之安浑浊黯淡却带着疑问的目光。
“我……..我…….”
看着柳之安熟悉的样貌,十多年来相濡以沫,吵吵闹闹骂骂咧咧的往昔一点一点的萦绕在柳明志眼前。
前世的一切早已经烟消云散。
老头子就是自己的亲爹,柳夫人白冰就是自己的亲娘。
去他娘的前尘俗事。
自己就是他们二老的儿子,亲生儿子!
“我…..我不是你的儿子又是谁,老不死的你是不是又想被我娘骂了。
我是你儿子,我当然是你的儿子了!
我还不想继承家产,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
“咳咳…..我……我儿….”
柳明志心神一绷,看着双目无神,紧紧地抓着自己衣袖生机全无的柳之安,整个人都呆滞了下来。
“老头子!”
“老头子!”
“老头子!”
一连三声,柳之安生机已绝,气息全无,柳大少将柳之安紧紧的抱在怀里失声嘶吼起来。
“爹!”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