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塵封九界 墨盡半生辛酸-第二百六十六章 佛身與佛性熱推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小和尚觉得最近很苦恼,因为他已经不是和尚了。
在他自爆了舍利,意外的修成了怒目金刚法相的时候,心中的禅突然就参透了。
然后按照他和老和尚的约定,回到了庙中。
只是……
小和尚泪眼婆娑的望着庙门,眼前浮现出同老和尚最后的对话。
当时他不懂,现在他懂了,只是老和尚已经不在了。
当初那些啰嗦的对话,看似是老和尚同他对“佛”与“魔”的讨论,可事实上,那是一场问道。
问道,问佛,问小和尚自己。
老和尚早已看出小和尚身体中,有一种十分难得的东西,用佛家的话说,那叫慧根。
拥有慧根的人不在少数,但小和尚却是最特别的一个。
因为他的慧根没有受到一丝一毫污染,是最为纯净的。
这种纯净极为难得,难得到就算小和尚什么都不做,只需要每天只闭门诵经,千年之后都能诵出一尊大佛。
这是老和尚道消之前,让小和尚的师兄转告给他的。
转告小和尚这句话的同时,还有另外一句。
“觉得回庙时,便逐出师门,永世不为僧。”
理由是,小和尚下山后,慧根会被世间所污。
让小和尚下山参禅的是老和尚,说禅参透了便把庙给小和尚的是老和尚,可偏偏小和尚下了山,参透了禅,回来之后就被逐出了师门。
而且还是用这种理由。
可怎么看,都是老和尚骗了小和尚,都是老和尚算计了小和尚。
小和尚对着庙门扣了几扣,慢步下山了。耳边,仿佛传来了当时他和老和尚的对话。
“是不是我成了佛便没了魔?”
“就算我们都成了佛,世上依然会有佛。”
“那我们为何还要成佛?”
“我们不成佛,那些凡人去拜谁?”
“可我们成了佛还是会有魔,那拜我们有什么用?”
“从寺门外便开始排队的人,有几个是因为拜佛有用才来拜佛的?”
……
觉得回想着这些对话,回望山门,最终叹了口气。
“原来,真的是拜佛没用啊!”嘀咕一声,小和尚又望向前方,坚定的说道:“师父啊,你的禅我参透了,接下来我要参自己的禅了。”
如果甩了甩马尾辫,白了觉得一眼,眼角有些笑意。
“参什么禅?你现在连和尚都不是了。”
“对,我已经不是小和尚了,现在只是觉得。”觉得微微一笑,没有和如果争论。
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以后只有我觉得,没有别人觉得。
论说道,论佛法,一百个如果都说不过觉得,可论歪七扭八的道理,一千个觉得都说不过如果。
“道理,本就在这里摆着呢,谁拿来用,道理就是谁的。”
觉得喃喃说着,从怀中掏出两颗佛珠,微微一笑,将两颗佛珠弹回了庙中。
这两颗佛珠,是老和尚道消时,手中佛串散落在佛像四周的。
原本,佛珠有一百零八颗,但老和尚有过交代,要把其中两颗送给觉得。
庙内,一位白白净净的和尚披着方丈的袈裟,接过佛珠,道了一声佛号,对着庙外的觉得一拜。
“师弟大善。”
“与其外物做牵连,不如成全了师兄。”觉得回了一礼,微微一笑说:“师父他老人家的用意我猜出来了,这两颗佛珠对我没什么用。”
说完,也不管师兄听没听懂,带着如果下山了。
师兄再次一拜,旁边有位同老和尚一样老的和尚没头没脑的问道:“怎么办?”
师兄收起两颗佛珠,沉稳开口:“路偏了,成不了佛。但他是我师弟,就算被师父赶出了师门,还是我师弟。就算最后成魔,也是我师弟。”
老和尚双手合十,离开了。
小心翼翼的将两颗佛珠串好,师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虽我法号为舍得,但我不如你,你舍得,我舍不得。”
原来,觉得的师兄,法号为舍得。
舍得串好佛珠后,已经多年没有翻修过的佛像突然焕然一新,佛像周围有佛韵流动。
隐约有一丝神佛消失前,佛界弘扬佛法时的气象。
只是这一切,都和觉得无关了。
如果很开心,因为她盼这一天盼了好久,以后两人再也不需要被人称为“盗尚”了,因为和尚已经不再是和尚。
“小和尚,以后我们俩就叫做雌雄双盗怎么样?”如果蹦蹦跳跳的在前面,时不时扭头,眉飞色舞的看向觉得。
觉得微微一笑,双手合十,如果顿时皱起了眉头,不满的说道:“你都不是和尚了,干嘛还要做这和尚的动作?”
觉得嘿嘿一笑,开始说起了一些毫不相关的事:“在庙里的经书中,我看到过这样一段话。”
“上面说,这世间曾有两人,一人修成佛身,一人修成佛性。但是很遗憾,修成佛身的修不出佛性,修成佛性的修不出佛身。”
“修成佛身的人,最后为了佛性,接受了佛界的试炼,带着三位徒弟求取真经。”
“由于这三位徒弟一位是妖,一位是神,另一位却是半神半妖。妖族和神族都认为是佛族奴役了他们族人,所以不断派人干扰。”
见觉得开始讲故事,如果顿时忘了刚才的不愉快,津津有味的问道:“后来呢?”
觉得咧咧嘴,接着说道:“后来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取了真经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师徒四人受封以后却没了音讯,就连坐下小白龙都没了音讯。”
如果大眼睛眨巴眨巴,等待下文。
觉得也不绕圈子,继续说:“我在这本书上,见过师父留下的笔记。”
“师父在故事后面写到:佛性,应是最纯粹的东西,当对佛性的追求成为别人的工具时,佛性就会变得不再纯粹,而这样修来的佛性,只能叫做伪佛性。”
“拥有伪佛性的人,除非放弃伪佛性,否则终生都无法领悟佛性。”
如果听的迷迷糊糊的,呆萌的问道:“啥意思?”
觉得会心一笑,回头望了一眼寺庙的方向,压低声音说:“我怀疑,师父就是那位修成佛性却修不出佛身的人,否则他不可能去批判一位修出佛身的人。”
到这里,觉得才说出自己的想法:“所以,师父是位大能!我现在经历的这一切,虽然看似是遭遇不幸,但很可能是师父早就安排好的。”
“有点不明白。”如果一脸懵逼的回应着。
对于这些弯弯绕绕的问题,她一向都理解不了。
觉得挠挠头说:“总之,我还是小和尚。”
如果大怒道:“那我怎么办?!”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