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BOSS-第六章王熙鳳:我實在氣不過閲讀


我真不想當BOSS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我真不想当BOSS
别看无天平时威严满满,威权惊人,但是他了解过诸多世界的资讯,真要是说起垃圾话来,岂是下流贱格四个字可以形容的。
王熙凤被气的俏脸通红,可是偏偏拿无天没有办法。
又因累的太过,她连叫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无天靠过来,一副要扶她坐下的样子:“嫂嫂,我扶你坐下。”
王熙凤吓的后退两步,差点摔到地上,脸上也变得面无人色,惊恐看着无天。
她在园子里追着无天,也没有避外人,若是被无天碰了身子,那她真是说不清了。
正常情况下,被无天扶一把也无所谓,毕竟现在的无天看起来,也就是十一二岁,权当他是一个小孩子。
但是现在,他说了那么多调戏长嫂的垃圾话,却是不能把他当一个小孩子了。
“嫂嫂莫怕,莫怕,我不碰你就是。”
无天见到王熙凤这样的表现,立刻停住脚步,摊开手,一副不再上前的架势。
王熙凤缓了一下气息,这才柳眉倒竖,开口道:“还算你个下流种,没有彻底昏了头。”
“你要是真敢碰你奶奶,非要让你琏二哥把你打死不可。”
无天随意笑笑:“嫂嫂这么美,若为了你,死了都值。”
“我不碰你,不是怕得罪了谁,就是怕唐突佳人。”
“就等嫂嫂心甘情愿,再与嫂嫂高乐。”
按道理来说,王熙凤是该觉得无天那笑容下流的,但是,真正面对着无天的笑容,却让她觉得温柔干净,不经意间俏脸一红。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但王熙凤很快就反应过来,马上扳起一张俏脸,还要再发作。
就在这个时候,贾母身边的大丫鬟鸳鸯,穿着一身淡黄色裙裳,急急的向这边过来。
她过来后,便对着王熙凤和无天道。
“二奶奶,环哥儿,老太太叫你们过去。”
说明了来意后,鸳鸯又是一副不经意的样子道。
“光天化日下,嫂嫂追打小叔子,太不端重,老太太要问问你们,是怎么回事。”
贾母是荣国府里的最高领导人,现在的管家权在王夫人的手上,但是,贾母才是荣国府里最大的那个。
无论是贾赦,还是贾政,都要听贾母的话。
就算是宁国府的当家人贾珍,在贾母的面前,也不敢无礼。
鸳鸯作为贾母身边的大丫鬟,从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代表贾母。
她虽然不是主子,但是却比大部分主子还体面。
不过,王熙凤现在毕竟管着家,在合乎情理的范围里,鸳鸯还是愿意给王熙凤一点方便,所以才会有这番提醒。
王熙凤是大房的媳妇,却能管二房的家,主要就是因为,王夫人是她的姑姑。
王熙凤谢过鸳鸯之后,似笑非笑看着无天,道:“环哥儿,且看到了老太太的面前,你还敢不敢像刚才那么轻狂。”
她是无天隔着房的长嫂,发狠骂无天,也有些越过礼数了。
毕竟,无天的嫡母,还有生父贾政都好好活着,再怎么也轮不到她这个隔着房的长嫂教训。
但是,贾母这个大家长能做的事情就多了,若是惹得贾母生了气,直接请出家法,把无天打死都不需要说法。
国朝以孝治天下,宗族势力对于族内子弟而言,比官府的权威还要重。
只是,让王熙凤失望的是,这种时候,无天还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根本不当一回事。
这环老三,今天是撞客了?
王熙凤看到无天这个样子,心里暗自嘀咕。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无天居然仍旧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一旦她当着贾母的面,说了无天调戏长嫂的事,无天纵然是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担心无天是不知道事情的厉害程度,王熙凤竖着眉,对无天道:“我要是把刚才的事,告诉老祖宗,她怕是会请出家法来,活活打死你。”
无天仍旧是笑着,张嘴就要吟道:“牡丹——”
“好你个下流种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快闭上你的嘴——”王熙凤急忙打断了无天的话。
王熙凤心里憋着气,跟着鸳鸯去见贾母。
无天走在王熙凤的身后,看着王熙凤罗裳下,那一扭一扭的丰润臀儿。
“环老三,给我好好走路。”
王熙凤回过头,狠狠瞪了无天一眼,硬是让无天走在她的前方。
……
贾母的屋子里,三春都在,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还有林黛玉,薛宝钗,无天与王熙凤在园子里打闹的功夫,王夫人和薛姨妈也来了老太太这里。
看王夫人的样子,明显是换了一身新衣裳。
一间屋子,竟汇集了金陵十二钗中的五位。
无天打量那些姐妹们的模样,被王熙凤瞧见,她不禁在心里暗恼:好你个色胆包天的下流胚。
她竟是怀疑,无天对这一屋子的姐妹起了意。
贾母坐在高堂上,看到王熙凤和贾环进来后,便张口道。
“凤哥儿,听说你在园子里追打环哥儿,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若是有什么错处,自然有他的娘和老子教,你这个做嫂嫂的,怎么这么不端重?”
她只是说教王熙凤,却是只字没有提无天。
训斥是因为在意,她不在意无天,自然没必要做样子。
像贾母这样的人,活的肆意一点,也基本上没有人说道什么。
外面的人不值当,家里的人又不够资格。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随贾母的意愿,使得大房虽然是承爵的,却住到了东院。
按理来说,无天的贾环化身,面对贾母的时候,是需要下跪的。
但是,无天没有那种讲究与忌惮,因此进门之后,就一直站着。
王熙凤有心想告状,借贾母的手,狠狠收拾无天一顿,但是,这种想法过了一遍脑子后,她便放弃,主动对贾母道。
“回禀老祖宗。”
“环哥儿现在长大了,实在太难说话。”
“宁府的蓉儿媳妇,让我过去帮她理理家中帐目,我本想着,环哥儿在族学里,也该认齐了字,便想着让环哥儿去帮我。”
“怎料,我才和环哥儿提了这事,环哥儿就说,我算什么东西,也敢使唤他。”
“我虽然不算什么,但也是受老太太,太太的看重管着家,更是他的嫂子。”
“我实在气不过,才和他闹将起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