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有超體U盤-550-很有精神推薦


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我有超体U盘
一片浩瀚的黄沙中,几百名赤身裸体,身形消瘦的人影正在挖掘着一座巨大的古代遗迹。
如果从头顶望去,就会发现他们挖出来的是一座长方形的建筑,这座建筑深达上百米,由无数早已腐蚀不堪的钢铁构筑。
这座建筑似乎是一座埋葬在地底的大厅,大部分穹顶都已经坍塌,被深埋在地底深处,只有少部分尚未坍塌的部分依然建在。
整栋建筑似乎都是由钢铁铸成的,而这群人,便是在挖掘建筑上的钢铁。
“沙伊斯,这座古代遗迹必须在三个月内开采完毕。”
一名身穿黑袍,镶着三道金边的男子声音沙哑道,“所有开采出来的钢铁,都必须交到大祭司阁下那里,你不许有一丝贪墨,否则大祭司必然会降罪于你,将你的身体喂给神,将你的灵魂下降到无尽烈火的地狱中焚烧……”
金边黑袍男子就连脸上都笼罩着黑纱,唯有沙漠的热风不断吹拂时,才能看到黑纱下男子的容貌。
那是一张狰狞扭曲,充满了溃烂和腐败的脸。
“谨遵大祭司阁下和执事阁下您的教诲……”
站在金边黑袍男子面前的,是一名同样穿着黑袍的男子,不过和之前的黑袍男子不同,他面孔上的溃烂要少很多,只有道道曾经溃烂但却愈合的疤痕横在脸上。
他的黑袍上只有一道金边,此时正微微躬身,表示对面前男子的尊敬。
“嗯,很好。”
金边黑袍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转过身,朝着身后一座巨大的浮空艇走去,而他的身边也有一群黑袍人,这些黑袍人和开采古代遗迹的劳工不同,这群黑袍人的长袍之下,明显能看到鼓起的肌肉,还有他们的体型也远超常人,有的甚至达到了三米高。
如同一群蛮荒巨兽。
“恭送阿玛斯执事大人……”
看着金边黑袍男一点点远去,这名还算正常的男子立即露出讨好的笑意并低下头去,只是在低下头的瞬间,隐隐可见他眼神中一闪而没的冰冷。
可就在对方才刚刚迈出一步时,突然间,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瘦小的黑袍人慌张地跑了过来,“沙伊斯大人,那群劳工……他们、他们挖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嗯?”
正准备离去的金边黑袍男脚下顿时一顿,他缓缓转过身来,看向沙伊斯身后的瘦小黑袍人,“你们挖到了什么?”
“是、是一个类似棺材的东西……”
这名瘦小黑袍男畏惧地缩了缩,他看向面前的沙伊斯,“很重,也很结实,我们始终都打不开……”
沙伊斯闻言回过身来,狠狠瞪了瘦小黑袍人一眼,随即再次转回头,朝着面前不远处的金边黑袍男献媚道,“那群劳工没见过世面,估计是这栋古代建筑里的什么装置而已,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看看不就知道了?”
可是,金边黑袍人却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他转头朝着遗迹的方向走去,“沙伊斯,你该不会是想贪墨大祭司献给神的祭品吧?”
“当、当然不是了!”
沙伊斯连忙摇头,只得跟在对方身后走了过去。
很快,众人便来到那座巨大遗迹的边缘,从这里看去,只能看到遗迹的大小已经超出了一个足球场的面积,上百人在其中不断忙碌着,他们凭借各种钢铁工具不断敲击着那些钢架,同时还有一大堆人聚集在遗迹的底部,似乎围在一起观察着什么。
“让人把那个东西运出来。”
金边黑袍人命令道。
“快,你让那群劳工把那个金属疙瘩取过来,献给阿玛斯执事大人!”
沙伊斯连忙命令道。
顿时,他的命令被传达了下去,那群劳工在几名肌肉发达,身体畸形的监工催促中,将那个金属物体扛了起来,从底部走了上来。
“呼……呼……”
一群面黄肌瘦的劳工喘着粗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东西运了出来,并放在众人的面前。
直至此时众人才看到,这果然是一座棺材形状的金属物体,上宽下窄,看起来光洁如新,似乎这数百年的时光都没有在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咦?”
看到上面泛着的蓝色荧光,金边黑袍男顿时眼前一亮,“好东西,没有任何腐蚀的痕迹,这一定是一种相当厉害的金属,如果用来制造武器的话,一定是顶级的。”
“不要急,阿玛斯执事大人。”
沙伊斯笑道,“很明显,这座棺材一样的东西似乎是一个盒子,也就是说,在里面恐怕还装有更重要的东西,也许是古时候一些高位者的坟墓,棺材里则是用来陪葬的珠宝……”
“珠宝?”
金边黑袍人顿时眯起眼睛,眼中浮现出一抹贪婪,“那还等什么,还不快让人打开它?如果真的有珠宝的话,只要献给大祭司阁下,你和我都能获得神的赏赐。”
“是。”
沙伊斯这才点了点头,他继续朝一旁的瘦小黑袍人吩咐道,“找几个力气大点的劳工,让他们把这个棺材撬开。”
“是!”
这名瘦小黑袍人立即点头,他跑到遗迹边沿,朝里面喊了几声,顿时,几名身体稍微强壮一些的劳工从遗迹中走了出来。
“你们,一起打开它!”
瘦小黑袍人大声呵斥着,这群劳工这才一脸麻木的围拢上来,试图推开金属棺材顶部的盖子。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一、二、三!”
众人大声叫嚷着,不断用力,可是无论如何去推,金属棺材上的盖子都无法移动丝毫。
“怎么回事,都没吃饭吗?”
等了一会儿,见到众人没有半点成果,沙伊斯这才皱了皱眉,他看了看一旁有些不耐烦的金边黑袍人,顿时大声呵斥道,“去拿工具,用工具把它撬开!”
见此,这群劳工才停下手中的动作,从别的劳工那里取来一根根撬棍,试图塞入棺材的缝隙,将棺材盖板整个撬开。
只是,十几分钟过去,众人依旧一筹莫展。
“大人,这口棺材没有任何能塞进撬棍的缝隙……”
其中一名劳工大着胆子回应道。
“一群废物!”
沙伊斯顿时大骂起来,他推开众人,自己走到棺材面前不断巡视着,可是却发现那些撬棍都已经弯折,可是棺材上面竟然连一丝划痕都没有。
好坚硬的金属!
沙伊斯内心暗暗惊叹,可他还是表现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随即看向金边黑袍人,“阿玛斯执事大人,你看这……”
“哼,我还没见过打不开的棺材。”
阿玛斯冷冷笑道,“油锯呢?用油锯把它锯开不就行了?”
“对哦,还有油锯!”
闻言,沙伊斯顿时拍了拍脑袋,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不一会儿,一只油锯就被送了过来,这一次沙伊斯亲自操刀,他端着一只陈旧的油锯,朝着盖板和棺材体衔接的部位大力锯了下去!
嗤——!
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传来,油锯上顿时冒出道道火花。
可是,他等了一会儿,却迟迟看不到金属棺材上出现油锯的切痕,到他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才再次放下油锯,可是随即他却傻眼了。
只见油锯锯过的部分,依然是光洁如新,反倒是油锯的锯齿都快被磨秃了!
看到这一幕,不仅是沙伊斯,就连阿玛斯和其他人也全傻眼了。
锯又锯不开,撬也撬不动,这个东西该怎么搞?
可是,就在众人纷纷感到棘手的时候,突然间,这座棺材一样的装置突然发出一阵嗤嗤的声音,就好像里面在泄气一样,随即只听滴一声电子声,原本众人没有丝毫办法的棺材,竟然自己一点点打开了……
怎么回事……
沙伊斯心中一惊,他下意识朝后退开两步,露出戒备的神色。
而金边黑袍人则是一挥手,几名浑身肌肉的手下立即围了上去。
“啊……”
可是,当那群人看到棺材打开后的事物后,几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呼,随即所有人看到,一个穿着怪异的男子从棺材中悬浮了出来!
没错,就是悬浮!
这名男子面上透着一种病态的苍白,他闭着眼睛,留着一头怪异的短发,就好像脱离了地心引力般浮了出来,浑身充斥着妖异和不详的气息。
而在他浮现的一刹那,似乎整个空间都被镇压起来,原本沙漠上的风沙诡异的停止,所有人只感觉就连呼吸都变得无比压抑,他们不断吸着气,可原本无处不在的空气似乎都被对方所镇压,难以吸入口鼻!
一种无法形容的危机感缓缓蔓延开来……
“你、你是谁!”
不知过去了多久,就在这股死一般的压抑中,那名金边黑袍人首先回过神来,他咬着牙质问道,“你为什么要钻进棺材里,你知不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要献给神的,你犯了滔天大罪!”
似乎是听到了对方的质问,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而在他睁开眼的瞬间,似乎天地都暗淡了一瞬!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充斥着无尽的深沉,又好像无边无际的星空,黑得令人心惊!
“神?”
男子似乎还有些不太适应强烈的阳光,他微微眯着眼,可是嘴角却挑起一丝诡异的笑意,“这个世界上哪里有神?如果非要说有神,那么我就是神。”
“大胆!”
金边黑袍人面色顿时一变,他周身开始弥漫出丝丝诡异的气息,同时大喝道,“你竟然质疑神的存在?来人,给我抓住他,我要将他带到大祭司面前,将他的血肉献给神灵!”
听到金边黑袍人的命令,四周那群满身肌肉的黑袍大汉立即走上前来,同时朝着神秘男子抓去!
可是,这群人还没有靠近对方,他们突然面色一变,所有人直接定在了原地,就好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
金边黑袍男瞳孔一缩,似乎明白了什么,可还是不死心的催促道。
“他们已经去见你口中的神去了。”
男子微微跨出一步,顿时,他的身体缓缓降落,直接来到金边黑袍人的面前,同时,那十几名黑袍大汉仿佛倒塌的积木,从脑袋开始变成一块块的碎块,整个身躯彻底坍塌下来!
噗通!
十几名黑袍人直接碎落成一地,大沽大沽的鲜血从那些碎尸中弥漫出来,发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气息。
“你!”
金边黑袍人瞳孔一缩,他再次后退两步,眼中浮现出震惊之色,“不可能,你竟然是高阶灵能者!”
“灵能,这就是你们对神秘力量的称呼吗?”
男子歪了歪脑袋,他能感应到,面前的金边黑袍人的身体上,开始浮现出一丝丝诡异但却熟悉的力量,这股力量不是别的,正是他之前接触的意识窃取者才拥有的诡异力量……
“神,请赐予我消灭眼前不净之徒的力量吧!”
金边黑袍人突然大声吼道,他摊开双手,一丝丝无形的力量开始在他周身汇聚,可是下一秒,他却突然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嗓子。
“咯、咯……”
金边黑袍人连忙摸着自己的脖颈,可是却什么都没有摸到,他骇然的看向面前的神秘男子,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随即只听咔吧一声,他的脖子直接以九十度的角度断裂开来!
噗通!
金边黑袍人还来不及发出自己的力量,就直接瘫软在地,失去了声息。
做完这一切,神秘男子这才转过头来,看向早已目瞪口呆的沙伊斯。
“灵、灵能者阁下!”
沙伊斯只感觉一阵冷意袭来,他想也不想直接跪倒在对方面前,深深低下了头颅,“我是您最虔诚、最忠实的仆人,还请您放过我们的生命!”
同时,沙伊斯身后的瘦小黑袍人,以及所有劳工等人员,尽皆跪伏下来……
神秘男子闻言,嘴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意,他神色平静道,“很好,很有精神。”
“现在,把你们的姓名、年龄,以及身世背景通通告诉我……”
说着,他指向众人中地位最高,也是跪地最早的沙伊斯:
“从你这里开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