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逢春討論-第344章 阿圓分享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杨柳青青,初夏的堤边清风徐徐,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
林啸大步走在前,冯橙几人快步跟在后。
冯橙莫名生出不祥的预感,看了一眼走在身边的冯桃,从妹妹紧抿的唇角看出同样的不安。
察觉冯橙的目光,冯桃下意识拉住她的手,声音有些抖:“大姐。”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冯橙回握她的手,没有说话。
姐妹二人不约而同加快了脚步。
河堤边围着不少人,看他们的表情,大半是恐惧夹杂着兴奋。等走得近了,一些议论传入耳中。
“这是谁家女娃娃啊,可怜呐。”
“看不到脸,看穿戴像是富贵人家的姑娘。”
“是不是要报官啊?”
“报了报了。”
“差爷们怎么还不来?”
……
冯橙与冯桃听着这些议论对视一眼,提着裙角跑起来。
林啸走在前边,先一步看清了里面情形,转身把姐妹二人拦住。
“是一具女尸,你们先不要看。”
到这时他并不能确定女尸身份,但无论如何,小姑娘看到尸首都会害怕的。
听了林啸这话,落在最后面的赵二姑娘下意识脚下一停,白了脸色。
冯橙正准备开口,冯桃猛然推开林啸的胳膊冲了过去。
河岸上一动不动躺着一名女子,脸对着河面,从冯桃的角度只能看到女子散乱的青丝。
“阿圆!”冯桃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拔腿往前冲。
冯橙手疾眼快抓住她的手,声音控制不住颤抖:“三妹,不要过去。”
随着冯桃这声喊,围观众人全都看过来。
冯桃完全忘了在意这些打量,狼狈哭喊着:“大姐,是阿圆,是阿圆呀!”
她的身体抖得厉害,双腿发软支撑不住站立,缓缓蹲下身去。
冯橙用力抱住冯桃,看向河边的女尸。
女尸一身绯衣,一只胳膊斜斜伸出,蜷曲的手似乎在抓着什么,阳光下皓腕如雪,红玉镯艳丽夺目。
“阿圆——”赵二姑娘捂着嘴,小声哭起来。
林啸默默走到河边,看到了女尸的脸。
那是一张很年轻的脸,圆圆的有着未曾褪去的婴儿肥,表情没有狰狞扭曲,保留住了生前的秀丽可爱。
林啸不认识朱五姑娘,听着传来的哭声,也不忍心叫冯桃与赵二姑娘过来认尸,便先检查起来。
围观众人则被勾起了好奇心。
“阿圆是这死去少女的名字吧?”
“有人认识就好啊,不然更可怜了。”
“你们不要乱喊了!”冯桃被这些议论刺激到,猛然站了起来。
大魏虽算得上民风开放,大家闺秀在陌生人面前也不会轻易透露闺名,有外人在时,一般都以姓氏加排行互相称呼。
冯桃听着这些陌生人“阿圆”、“阿圆”地叫,只觉无比刺耳。
随着她这声喊,人群一静。
冯桃根本顾不得这些目光,抬脚往河边走去。
“三妹——”冯橙拉住她。
冯桃抹了一把泪,用力咬了一下唇止住哽咽:“大姐,我要去看看,说不准看错了。对,一定是看错了,朱五那么好的身手,以前遇到坏人还保护我和赵二呢,肯定不是她!”
赵二姑娘走过来,抱住冯桃手臂:“冯三,她,她穿了绯色骑装……”
冯桃甩来赵二姑娘的手,白着脸摇头:“穿绯色衣裳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是只有朱五能穿!”
赵二姑娘以手帕掩口哭着,不再劝。
“大姐,你松手,我要去看看。”冯桃眼中带着哀求,喃喃重复着,“我要去看看。”
冯橙松了手。
冯桃飞快跑了过去。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逢春 起點-第344章 阿圓推薦
河边有些泥泞,她却顾不得脏了裙鞋,直愣愣盯着那张表情平静的脸,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淌下来。
林啸见状确定了死者身份,是朱五姑娘无疑了。
冯橙也走了过来,看清女尸模样,红了眼圈。
尽管她与朱五姑娘来往不多,却是熟悉的,从小到大常听妹妹提起。
“阿圆又胖啦,说不吃晚饭,结果太饿了,临睡前让丫鬟去厨房偷烧鸡……”
“今日去街上遇到个登徒子,想拉我的手,被阿圆一脚踹飞了……”
“阿圆……”
这时传来声音:“让让,让让。”
围观众人自觉让开一条路,是官差到了。
“你们是什么人,不得乱动尸体!”为首官差看到林啸几人,厉声喊道。
林啸看过去,发现领头的官差认识,是顺天府的捕头陈三。
陈捕头也认识林啸,一见是他露出个笑脸:“林大人,你怎么也在这儿?”
林啸解释道:“接到几位姑娘报案说朋友不见了,寻着寻着就找到这里来了。”
论理,这种案子归顺天府衙门管,林啸若说是帮忙找人,就只能把案子移交,而说接到报案,就能名正言顺查下去。
“那这女尸——”陈捕头视线落到河边女尸上。
林啸一叹:“正是林某在找的人。”
一听这话,陈铺头反而松了口气。
林啸乐意管,他乐得轻松。
破了案又不会奖励大红花,谁争这个啊。
但来都来了,该问的还是要问。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逢春》-第344章 阿圓展示
“那死者的身份是——”
“将军府的姑娘。”
林啸此话一出,顿时激起千层浪。
冯桃与赵二姑娘控制不住,低声啜泣着。
陈铺头吃了一惊:“竟是将军府的姑娘?这可不得了!”
“陈捕头,想借你的人一用。”
“林大人请说。”
“林某没带属下,麻烦你打发人跑一趟刑部衙门,叫些人过来。”
“这个没问题。”陈捕头痛快应下,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尸神情复杂,“将军府那边去报信了吗?”
“还没有,也要劳烦陈捕头了。”
陈捕头暗道一声倒霉,却不得不应下。
报这种信讨不了好,但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推脱。
陈捕头很快安排两名衙役分别去传信。
将军府的人正在街上四处寻人,衙役没用跑到将军府,就把话传到了。
芳儿听了哭喊一声姑娘,眼一黑栽倒。
将军府管事脸色惨白,哆嗦着道:“麻烦带路……”
将军府的人比林啸手下先一步赶到出事的地方,芳儿一见躺在河边的朱五姑娘,哭着扑了上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