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從殺豬開始修仙 線上看-第三百零八章仙劍來歷,海族之邀展示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天地何长久,苍穹何浩瀚,一梦半醉,孤影游太虚…
张奎死死盯着那个身影。
仙!
说仙道仙不见仙,凡俗多少生灵历尽万劫,哀怨中神魂消散,也触不到这个境界。
而他,终于在这仙器幻像中,正真看到了仙的踪影。
没错,经历如此多的事后,张奎早已对那个上古时期统御天地的仙朝厌恶至极,但成仙的信念却始终未变。
凡俗之中,以天地灵气为根本,餐风饮露,随着体内灵气变化开光、辟谷、天劫、神游,直到大乘。
但仙的力量是什么?
张奎心中充满好奇,瞪大了眼睛,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可惜,不知是什么原因,再加上相距遥远,他只能看到一袭紫色身影于星海间飘荡,渐渐进入残破衰败的紫色星云。
原本寂静一片的星空,忽然传来巨震,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从紫色星云之中向外扩散。
星海之间根本听不到声音,就连刚才三眼怪鸟声势浩大的出现,也是寂静一片。
发生了什么?
张奎满是好奇,却只能郁闷地躲在地煞银莲之中,看着那片星云如打铁般有节奏震荡,同时紫色煞光也不断向中央收敛。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道紫光纵横万里直冲而起,随后
那道紫色身影也返回星舟,伴着流光消失在茫茫星海…
“这便是你的来历么?”
张奎意识被地煞银莲包裹,看着周围若有所思。
忽然,星空再次旋转,张奎这次倒不惊慌,本以为仙剑考验即将结束,眼前却光芒轰然炸裂,出现了一副混乱景象:
黑雾冥冥,阴风飒飒。
赤白刚烈的太阳真火翻涌奔腾,紫色剑光纵横穿梭,恍惚能看到两道影子在互相争斗。
一个巨翅横空,扇动太阳真火呼啸盘旋,凄厉鸣叫响彻天地…
一个紫影穿梭,恐怖的紫色剑气割裂了空间…
这里是…天元星阴间!
张奎心有所悟,那应该是三眼怪鸟邪神的分身或者族人,另一个无疑就是紫府真君。
不是冤家不聚头。
启朝之时,他们曾在阴间发现了包含着三眼怪鸟精魄的太阳真火,最终被自己所得。
而仙器遗落在阳世海底,不用想,此战的结果无疑是二者同归于尽。
果然,一道席卷天地的刺目光芒后,黑雾阴风散去,阴间特有的绯红色星空显现,一团太阳真火轰然坠落,一道紫光也摇摇欲坠落相远方…
轰!
张奎眼前一黑,再睁眼,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巨大的剑柄之上。
算是通过了么?
张奎呵呵一笑,一股神念瞬着剑柄向下,想要彻底炼化仙剑,然而瞬间就口鼻喷血,神魂如割裂一般,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看来还无法炼化…
张奎看着下方巨大剑柄,顿觉无奈。
他知道,自己虽然挺过了仙剑剑意磨炼,但成仙之前,却没能力掌控此物。
更重要的,是带不走。
精彩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三百零八章仙劍來歷,海族之邀閲讀
不行,仙剑已经被人知晓,保险起见,绝对不能留在此地。
想到这儿,张奎身形一闪,顺着剑柄不断向下,紫色水晶一般的剑刃很快出现在眼前,不断向外散发着“紫极光”。
似乎打破了某种束缚,张奎此刻不再受紫极光困扰,体内已经染成紫色的陆离剑光也在疯狂吸取。
来到裂缝底部后,他运转通幽术查看,发现此地常年被“紫极光”照射侵染,已经变成了比黑铁还要坚硬的物质,大半剑体插在其中,上下至少有数百米长。
张奎摸着水晶一般的剑刃,忽然灵光一闪,嘿嘿笑道:“好宝贝,若是再小一些就好了…”
半晌,仙剑一动不动。
张奎瞬间脸黑,捏动法诀,指着仙剑冷哼道:“给老子小!”
地煞七十二术中,变化之法有假形术,乃让自身变化,但也有喷化和指化二术,可以让其他生灵或物体变化。
其中,喷化术强于范围变化,捏动法诀一口灵气喷出,周围环境都能发生改变。
而指化术,则更强于让单体变化,他现在用的便是此术。
嗡嗡嗡!
仙剑忽然震动起来,张奎顿时目露惊喜,本来只是一试,却没想到真的能成。
海底地脉隆隆震颤,仙剑体型也随之不断变小,快要掉落原先剑刃留下的缝隙时,张奎哈哈一笑,一把抄起横在身前仔细查看。
虽然经过变化,但此剑依旧如巨剑一般,青铜剑柄古朴沧桑,剑刃一抹深紫灵光四射,令人惊悚的杀机不断弥漫。
张奎眼睛微眯,沉声道:“你亡于那怪鸟邪神之手,老张修炼两仪真火,今后也难免对上,倒也有缘,不管紫府真君怎么称呼,从此之后,你就叫‘破日’!”
说着,看了看周围,紫色剑光一闪,顿时大片黑色岩石滑落。
他已经试过,仙剑无法收入随身空间,蛤蟆宝兽也不敢靠近,只能随身携带。
“破日”煞光之利,凡俗根本无法承受,这些黑石数万年侵蚀,已生出抗性,正好炼化成剑鞘…
……
巨浪滔天,阴风呼啸。
东海神州结界外,山脉般的巨龟如海中巨岛,神殿之上,大祭司一行人淡然盯着前方。
巨龟身下海中暗潮汹涌,庞大的黑色漩涡盘旋,竟然全是那神殿护卫暗骨妖鱼,各个浑身坚硬黑鳞,眼中冒着血光。
神朝水军如临大敌,一艘艘舰船集结,海底天空妖军设阵,掀起滔天黑雾与之对峙。
“这帮家伙来干什么!”
神朝水军统帅是一名海眼夜叉,看着前方巨**皮发麻。
他当然听说过大洋海族的威名,根本不想与之对敌,但身后就是神州结界,即便战死也不能后退。
一名海族长老笑道:“这东洲神朝也不怎么样,海军尽是些孱弱之辈,我等只是拜访就吓成这样,哪敢和幽朝对敌?”
大祭司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也稍存了试探之心,不过结果有些失望。
看来,还要多在祸洲和蛮洲身上下功夫…
想到这儿,他随意淡淡开口,声音如海啸般响彻天地,“我乃大洋海族神殿祭祀,今日上门拜访,神朝众生莫要惊慌…”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張老西-第三百零八章仙劍來歷,海族之邀熱推
高傲之情,不加掩饰。
然而,说到一半,他却忽然闭嘴,眼睛微眯盯着前方,似乎有些不太确定。
“龙气?”
只见一道金光从天际飞速驶来,正是龙骨神舟。
甲板上,元黄脸色阴沉,旁边还有赫连伯雄和华衍老道。
龙骨神舟冲出结界后,元黄居高临下,看着神殿沉声道:“拜访…你们海族大军压境,是哪门子的拜访!”
他的语气有些不好。
随着神朝崛起,必然会引起多方势力注意,这些都是预料中的事。
但如今,阴间上古仙门遗迹之外,恐怖的怪异之海集结,随时有可能涌出数百怪异君王,还有个疑似仙人之境的存在。
泼天大祸近在眼前,神州星舟舰队在外围日夜防范,哪顾得上跟其他势力废话。
可惜,张奎不在,太始也无法联络,其他人修为太差,只能由他代为出面询问。
然而,海族神殿之内,却是一片寂静,所有人死死盯着天上的龙骨神舟。
“真龙之气!”
一名海族长老嘴唇哆嗦,眼中满是贪婪,“想不到近海也有此物,龙气还如此充沛…”
“莫急!”
海族大祭司乌黑眼睛盯着上空,“龙珠虽然珍惜,但如今要联合各洲,若是硬抢,对计划不利,且让他们先拿着。”
想到这儿,他嘴角露出一丝淡淡微笑,声音传遍了整片海域,“神朝诸位莫要误会,不过是些神殿护卫而已,我等上门有要事拜访,自然要隆重以示礼节。”
“礼节?”
一向和善的老好人华衍老道也怒了,沉声道:“诸位既然要入神州,那么就请!”
话语刚落,就见悠扬钟声传遍天地,海族众人顿时面面相觑。
一名海族黑蛟长老笑道:“莫不是要敲钟迎宾…”
嗡!
巨大的轰鸣声打断了他的话,只见神州结界内,潮水般的金光不断汇聚,转眼间就弥漫了整片天地。
“香火神道之力…”
海族大祭司眼睛微眯,暗自心惊,他当然知道这种力量,海族也有不少部落供奉了香火神,但如此庞大,着实让人心惊。
轰!轰!
伴随着两声巨响,海浪顿时汹涌澎湃,两尊山峦高的巨大身影遮天盖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一个形似猿猴,双拳垂膝,浑身骨甲之下触须般的毛发不断扭曲,身后骨翅挥动天地阴风。
一个更为高大,无数巨大妖骨组成躯干,海潮般的绿色藤蔓在其中涌动,如来自洪荒的怪异巨神。
正是两名护法神将。
“这…这是什么?”
海族众人顿时面色大变。
两名护法神将站在近海,海水甚至直到他们膝盖,看似庞大的巨龟神殿,映衬下也变得如土盆一般。
轰隆隆…
似乎感受到某种危险,巨龟竟然缓缓后退了数百米。
龙骨神舟之上,众人顿时畅快,元黄盯着前方淡淡笑道:“海族诸位上门拜访,我神朝淡然要以礼相待,各位莫慌,不过是迎宾童子而已。”
迎宾童子?!
海族众人顿时气得够呛,不过两名护法神将体型气势太过惊人,他们也不敢继续挑衅,齐刷刷看向了大祭司。
大祭司眼睛微眯,忽然朗声笑道:“诸位大概是误会了,也罢,为示诚意,神殿就留在这里,我亲自上岸。”
说着,给了其他长老一个眼色,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则身形一闪,飘在了龙骨神舟前方。
元黄顿时眼神微变。
有些东西一看就知道,这人虽然嚣张可恶,但穿缩空间没有一丝烟火之气,远比一般大乘巅峰高明的多。
恐怕和教主一样,也踏入了半仙之境。
想到这儿,元黄深深吸了口气,大袖一挥沉声道:
“请!”
海族大祭司也不在意,淡然点头,向前方飞去。
进入神州结界内,他眼神微变,看着周围,点头微笑道:“这便是神州结界?嗯…不错…”
虽仍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大祭司心中,其实早已紧绷。
神州大阵天地压制之力何其强大,修为越高,越能察觉到其中凶险,而当渐渐靠近昆仑山时,他的脸上,已彻底没了笑意…
……
幽深漆黑的海底,银色两仪真火绚烂璀璨,大片黑色石块被提炼融化,色泽渐深,变成墨玉一般的剑鞘。
太阳真火和红莲业火都是天地灵火,两仪真火更是不会被水熄灭,不过在这恐怖水压之中,张奎倒也将阴炼之法演练了一番。
锵!
仙剑归鞘,虽然无法掩饰其不凡,但“紫极光”却不会再肆意泄露。
张奎抬头仰望,通幽术穿过重重山石,自然将海上景象看了个通透。
“大洋海族…”
张奎眼中闪归一丝疑惑。
这帮家伙正与幽朝打得头破血流,来近海做什么?
他忽然想起祸洲来使说大洋海族目前处于下风,不得已开放航道,并与祸洲结盟,心中顿时有了猜测。
没有理会上面的小兵杂鱼,张奎先是使用冥土石棺潜行了数百里,随后轰然跃出水面,驾着祥云往东洲而去。
快接近东海时,立刻收到了太始的信息。
“派大军威逼?”
张奎乐了,“都说大洋海族横行霸道,倒是要见识一番…”
想到这儿,张奎猛然加速往昆仑山而去,不到一个时辰,雄伟的昆仑山已近在眼前。
同时,正在神朝中极殿做客的海族大祭祀也猛然起身,盯着天空神魂震颤,满脸惊骇。
他察觉到了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正在飞速靠近。
那是…仙器!
怎么会被此人所得?
大祭祀眼皮直跳,乌黑的眼中幽光闪烁。
张奎落下云头,一边阔步而行,一边笑道:“海族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是我等不知礼数…”
海族大祭祀猛然站起,脸上已换了副笑容,甚至将身段压得很低。
元黄在旁边看着冷笑,他还真没见过有哪个人跟张奎耍横还活着,这个海族祭司倒是识趣。
“哪里的话,请!”
张奎也不意外,微微一笑,进入了大殿之内。
他在上方已察觉到此人修为,与自己同为半仙之境,相差无几,当然能感觉到身后的仙剑之威。
毕竟是一方强大势力首领,神朝摆出了高规格招待,既有琼浆玉液,也有天阁大妖作陪。
不过这位大祭司却很奇怪,先是表达了对于神朝的祝贺,随后直接摆明来意,邀请张奎数日后去海族做客。
到时,东洲、祸洲、蛮洲三洲首领都会齐聚,共同商议对抗日益强大的幽朝。
幽朝本来就是明面上的敌人,张奎欣然同意,这海族大祭祀也以有事为由,匆匆告辞。
看着此人离去,元黄当即皱眉道:“教主,这家伙有些不对劲…”
“我知道。”
张奎眼中满是冷意,“这天元星上,个个勾心斗角、心怀鬼胎,不足为谋,我们尽管做好自己的事便是,再多的麻烦,一个个解决。”
“传令,除天阁众妖与星舟舰队,所有人暂时撤出阴府城市,准备突袭怪异老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