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豬憐碧荷-第1313章 母親大人展示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古宅后院最深处的红墙之内。
精彩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笔趣-第1313章 母親大人
伴着噗通一声轻响。
两道扭曲变幻的身影坠入到了平静无波的血泉之中。
带起了道道涟漪,又很快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红衣安安静静站在泉边,精致到找不出一丝瑕疵的面上挂着浅浅笑意,就像是一直都矗立在这里的一尊仕女雕像。
由魑魅魍魉带来的一点动静很快消失不见。
不过血泉的平静却又很快被打破。
泉水开始缓缓涌动起来,很快形成一道不停转动的漩涡,发出欢快轻盈的水声。
直到此时,红衣才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犹如星辰的眸子波光闪动,落在了漩涡所在的位置。
“女儿拜见母亲大人。”
悄无声息间,从漩涡内浮现出一道完全由血色笼罩的窈窕身影,对着泉边的红衣盈盈施了一礼。
“吾未真正生你养你,还算不得你的母亲。”
“但是因为母亲大人对血泉的一应布置,才让我有了衍生灵智的基础,后面更是因为父亲大人的到来,女儿最终才能衍生灵智,降临世间,如此算来,您自然是女儿的母亲。”
红衣淡淡一笑,对此不置可否,却也并没有再次出言否定。
死寂往生的气息不停翻滚,潮起潮落的声音自血泉下传出,在红墙之内回荡,直到平静无波的泉面忽然间冒起两个血泡,这道空洞悠远的水声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待到一切都平静下来后,被血色笼罩的窈窕身影接着又道,“多谢母亲大人,这次母亲大人给女儿带来的食物,女儿很是喜欢……”
红衣语气平静,不见一丝起伏,“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奖励。”
“若不是母亲大人亲自出手,女儿又怎么可能会……”血色窈窕身影用有些娇嫩的声音说着,却并没有能把话说完。
因为红衣就在此时忽然开口,将她接下来想说的话直接打断。
“当日老爷在血泉里面休养疗伤的时候,你见过老爷了?”
“回母亲大人的话,女儿确实出现在了父亲大人的面前,想要询问一下父亲大人有没有什么命令和吩咐示下。”
红衣沉默片刻,语气淡淡道,“老爷都对你说什么了?”
火熱都市异能 我有一柄打野刀 ptt-第1313章 母親大人鑒賞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笔趣-第1313章 母親大人看書
泉眼漩涡内的血色身影同样陷入沉默,许久后才开口说道,“父亲大人当时在睡觉,所以只对女儿说了一个字。”
“哦?”
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討論-第1313章 母親大人
红衣眸中闪过一丝光芒,“老爷说了什么?”
“父亲大人对女儿……”
血色声音说到此处停顿一下,语气平淡道,“父亲大人对女儿说的那个字是,滚……”
红衣微微一怔,旋即又悠悠笑了起来,当真如百花齐放,将红墙内沉闷压抑的气氛都变得美丽鲜亮起来。
而在恬淡的笑声中,她所说出的话却殊无笑意,听上去甚至充满了森寒的味道,“你觉得,吾会杀了你吗?”
一直都在缓缓转动的漩涡在此刻凝滞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到了和之前毫无不同的旋转状态之中。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有一柄打野刀 豬憐碧荷-第1313章 母親大人
立于漩涡之上的那道血色身影则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仿佛并没有听到自己的“母亲大人”所提的这个问题。
亦或是清清楚楚听到了,却将这句话当成了“该吃饭了”这样最为普通的家常聊天,没有生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因此,她也只是以不变的语气和语速平平淡淡道,“女儿不知,也不敢妄自揣度母亲大人的想法。”
“在关于你的事情上面,吾的想法其实并不重要,你口中父亲大人的想法,才能真正决定你的命运。”
红衣轻轻抬手,身后便现出一尊高贵华美的黄金宝座,在夜色下散发出幽冷而又神秘的光芒。
她收拢裙裾,缓缓在黄金宝座上坐下,轻声细语接着说道,“你觉得,老爷知道你的存在了么?”
血色身影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却又摇了摇头,“父亲大人,知道的并不如母亲大人齐全。”
“是这样啊……”
红衣丝毫不以为意,“不过老爷主外,总是有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需要他在外奔波处置,不停出差,还得惦记着给吾带回来各种礼物,所以对家里的许多情况,终究不比吾知道的更加详细。”
说到此处,她轻轻叹了口气,“若是老爷知道了,你觉得他会如何处置?”
“在你看来,老爷会直接杀了你吗?”
“女儿不知,亦不敢妄自揣度父亲大人之所思所想。”
“顾郎的想法总是天马行空、无迹可寻,你和他接触的时间太短,不知道也算是正常,就算是吾,在有些时候也会弄不明白老爷到底在想些什么,下一步又要做些什么。”
红衣说到此处,忽然又将这个话题抛到一边,转到了另外一个方面,“你觉得,老爷这次深入极北冰原,会有收获吗?”
“女儿不知,母亲大人所说的收获究竟指的是哪个方面?”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关于玄冰海的方面。”
“女儿也不知晓玄冰海隐藏着怎样的秘密,所以不能妄言,以免干扰了母亲大人的判断。”
“是吗……吾本以为,你会对此了如指掌,洞若观火。”
“母亲大人错怪女儿了,如果真的对玄冰海的秘密了如指掌,我便绝无可能会有任何隐瞒,因为您和父亲所关心的秘密,女儿同样非常关心,在这一点上,母亲大人应该会相信女儿所说的话。”
红衣并没有对这个问题做出任何回应,而是话锋再次一转,毫无征兆便又提出来一个似乎很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你说自己是老爷和我的女儿,那么我这个做母亲的想问问你,对于之前种种,你后悔吗,愤怒吗,不甘吗?”
面对着突如其来,又没头没尾的问话,血色身影沉默片刻后,做出的回答同样听上去有些莫名其妙。
“回母亲大人的话,女儿是血泉精玄之气凝聚的新生生灵,刚刚衍生灵智不过短短数日时间,事实也只是如此而已……”
“我并非如母亲大人所想的那般洞彻通明,最多只能算是机缘巧合下的灵光一现罢了,其余种种,都早已烟消云散、不复存在,所以又何来的后悔、愤怒、不甘的念头……”
“但是,如果母亲大人硬是要女儿说点什么的话,女儿只能遵循着那灵光一现的感觉说一句,她的选择很正确,也做的很好。”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现在如此,不是将来……”红衣闭上眼睛,“老爷就快要回来了,你能感受到害怕恐惧的情绪吗?”
“你要知道,吾或许并不容易真正杀掉你,但是在老爷面前,你的生命其实并不坚韧,尤其是现在,甚至可能会像是风中的烛火一样脆弱。”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