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起點-第二百三十八章:這裡有兩株藤蔓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看着陈六合从自己的身边离去的背影,器灵那里瞬间就急了。
心说这不明摆着是要他的命啊,早知道刚才自己就不瞎说了,什么葫芦不葫芦的。
现在这个情况简直比挨一拳还危险呢啊。
毕竟挨上陈六合一拳是有可能会死,但要是惹恼了元始天尊那就是必死无疑了。
对于元始天尊能打死自己的这个事情,器灵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毕竟谁让自己就是人家造出来的。
“主人你听我和你说,那里有大不祥,那葫芦是真的不兴摘…….”
下一刻器灵朝着陈六合身影的方向就追了过去,生怕自己去晚了对方把葫芦都给摘没了,他相信这样的事情对方办的出来。
此时的器灵根本就不会想到,其实元始天尊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毕竟要知道这是哪里。
这里可是阐教的大殿,是往日里元始天尊修炼传道的地方。
这里的所有风吹草动,元始天尊怎么会感知不到。
更何况今天还是选举十二金仙的重要日子。
要是元始天尊刚才不放行,他们两个根本就进不到这座大阵之中。
真当刚才那一道道的大阵符文就是摆设照明用的?
和器灵这里一相对比,陈六合这里就聪明多了。
其实陈六合早就知道元始天尊在看着自己呢,毕竟像自己这样闪光的男人是很难不被人注意到的,尤其是自己身边还有个二百五的情况下。
想到这里,陈六合朝着器灵看了过去。
其实他刚才那些看似无理的要求,就是在试探元始天尊,试验对方对自己的反应如何。
现在一看这试探结果,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至少元始天尊没有阻止他。
呼——
想到这里,陈六合心中悬起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是落到了地上。
毕竟元始天尊要真是铁了心的阻止他,他就只能是把多宝放出去和对方打一架了。
打架的场面陈六合还是不愿意看见的,毕竟对方就算再怎么是个分身,那也是圣人境界的分身。
能不发生争斗就尽量的别发生争斗,万一到时候鸿钧那老帮菜在外面感受到了呢。
想到这里,陈六合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心说自己没事老想那老帮菜干什么啊。
这要是真把对方想过来,他肠子都能悔青了。
就这样,木偶器灵追陈六合飞,两人一路朝着紫金葫芦的方向驶来。
在这里不得不说这器灵虽然胆子不怎么大,但是这速度是真的不慢,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和陈六合的距离竟然是越来越近了,眼瞅着竟然都已经追上了陈六合。
当然这是不是陈六合有意放慢速度,那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当陈六合来到紫金葫芦藤面前的时候,器灵也是堪堪赶到。
“那个大人,这里真的有不祥,这葫芦不能摘啊……”
此时气喘吁吁的器灵看见陈六合站住之后,直接就躺在了陈六合的面前大声的喊道。
看那个架势颇有种要摘葫芦,先从他身上才过去再说。
“有什么不祥啊。”
而陈六合看到器灵无赖一样的躺在自己面前后,也是一脸笑意的问道。
其实他之所以现在停在这里。
一个目的是看看元始天尊是什么态度,毕竟再怎么时候这里也是人家阐教的地盘,自己还是老实点比较好。
至于第二个就是他想听听这器灵嘴里面的不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毕竟从刚一进这大阵的时候,这器灵的嘴里就一直喊着不祥不祥的。
对于不祥这样的事情,陈六合虽然不是那么的相信吧,但是对方既然这么说了,他还是听一下的比较好。
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至于那个不祥,应该不会是晚年浑身张红毛或者浑身七彩螺旋毛吧。
想到这里陈六合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脖子,心说应该不会这么惨吧,再说自己这里还没有到晚年呢。
下一刻陈六合将目光看向了自己面前的器灵。
而器灵看见陈六合没有了向前走的趋向,则是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心说这位大佬总算是不再往前走了,要是再往前走他就准备去写自己作为器灵的遗嘱了。
“那个前辈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看了看陈六合,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葫芦藤,器灵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试着转移一下话题。
而陈六合在听到器灵这句话之后,则是十分委婉的回应道:“不行,快说是什么样不祥,你要是不说我可进去了啊。”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六合故意朝着藤蔓的方向抬了抬腿。
“好好好,我说我说…….”
而器灵在看见陈六合这个动作之后,则是急忙的说道。
他现在是真的怕了这位了,心说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之前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种葫芦他不香吗。
“咳咳,前辈其实这里有两株藤蔓,一个是紫金葫芦……..”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笔趣-第二百三十八章:這裡有兩株藤蔓看書
冷静了片刻之后,器灵将目光看向了二人身后的那一片白雾之中说道,毕竟现在逃也没什么用了,对方都已经来到这里。
“那另一株是什么啊。”
而陈六合在听到器灵这句话之后,也是瞬间就来了兴趣。
毕竟这紫金葫芦都已经是成长型的先天灵宝了,那和紫金葫芦种在一起的东西还能差那里去?
这没准是自己又要发财的前奏啊。
想到这里,陈六合默默的搓了搓手。
“至于另一株也是紫金葫芦。”
“……”
听到器灵这句话之后,陈六合人都傻了。
另一株也是紫金葫芦?
那你他么直接说两株都是紫金葫芦得了呗,给自己完这里格楞的干什么。
“其实前辈关键是,这里面有一株上的葫芦会夜半发出惨叫。”
似乎是看出了陈六合那不满的情绪,器灵连忙解释说道。
“这…….”
而陈六合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则是如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说这到是一个情报,要是这样的话单独说倒也没什么错误。
“那另一株呢。”
看了看器灵,陈六合这里下意识的问道。
“另一株也会惨叫。”
“……..”
这一次陈六合是真的无语了。
他之前觉得自己的脾气还算是不错的,但是遇见器灵之后他知道自己错了,而且是错的很严重的那种。
他现在的脾气一点也不好,而且是随时都能点燃的那种。
都他么的半夜惨叫,你就说都惨叫就行了呗,这他么的简直是在故意戏耍自己呢。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第二百三十八章:這裡有兩株藤蔓看書
等等!
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陈六合忽然冷静下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感觉这器灵说话的讨厌劲,自己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那这两株葫芦平日里都是谁在打理啊。”
下一刻,陈六合看着面前的器灵继续低声的问道。
“回大人,这其中的一株是由我打理……”
“另一株也是你打理对不对。”
结果还没等器灵把话说完,陈六合那里直接提前说了出来。
“大人您是怎么知道的…….”
被陈六合这么一说,轮到器灵蒙圈了,他刚才确实是想这么说的。
“我是怎么知道的?”
而陈六合在听到这句话后,则是直接的笑了出来。
“我现在就告诉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
“让你不学好,模仿人家周树人讲话,你模仿人家有人家那文化水平吗,故意来气我的是吧。”
下一刻,陈六合抡圆了巴掌直接朝着器灵就打了过去,嫌弃这一巴掌不过瘾,陈六合上去又是补了一脚。
他就说刚才器灵这个气人的劲,自己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结果自己小小这么一测验,还真他么的是熟悉的感觉,这他么的不就是周树人院子里有两棵枣树的事情吗。
和着这么半天,对方都在这里和自己逗闷子呢。
想到这里,陈六合就觉得自己的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这次任务就不合他的心意,现在又被一个器灵给耍了,这他么的前辈人设要崩塌了啊。
“大人我冤枉啊…….”
被陈六合一巴掌打在地上的器灵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大声的哭了出来。
没错,就是哭了出来。
他发誓自己刚才真的没有学别人,他说话就是这个风格。
而且他之所以这样,完全是想吸引到元始天尊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想这要气人的想法。
他心想的是这里的东西,再怎么说也都是元始天尊让他种的。
现在有人要摘葫芦,他就不相信元始天尊会不管。
等到时候元始天尊来了,这也就没他什么事情了。
其实器灵这个主意打得不错,而且他也成功了,因为元始天尊确实是注意到这里的情况了。
只不过注意的方向可能和器灵想的不一样。
按照器灵的思绪,此时的元始天尊应该整怒气中烧的准备过来结果了面前整个人呢。
毕竟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人要是打他灵宝主意,他肯定是接受不了。
他就不相信作为圣人的元始天尊能接受的了。
其实前半段,器灵猜的是一点错都没有。
元始天尊此时确实是被气的怒火中烧准备过来呢,只不过这个怒火并不是烧向陈六合的,而是朝着他这个人偶器灵烧了过来。
此时元始天尊看着跪在陈六合面前的器灵,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自己当初是怎么弄出这么个没有骨气的器灵来的。
这玩意都不能叫软骨头了,这简直就是没有骨头。
还有那说话的风格。
和他一对比,这申公豹简直就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存在了。
看着大阵中这两个活宝的样子,元始天尊忽然很担忧自己这阐教的未来了。
心说自己以后能把阐教放在这样的人手中吗。
这不是明摆着给日后的自己留祸害呢吗。
“哎!”
即使是有着圣人修为的元始天尊,此时也是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忽然不想参加封神大劫了。
毕竟自家的弟子要都是这个水准,那封神大劫可都是大劫了,都不用别人出手,自己都想给他们一大劫。
想到了这里,元始天尊将目光看向了其余的那几个弟子。
……
“你给我滚一边去!”
就在元始天尊那里叹息着转头的时候。
大阵中,陈六合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器灵,则是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同时心说自己刚才真是脑子进水了,竟然和这傻货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早知道是这样。自己进了大阵就应该把对方给一巴掌给拍死,这样也就不用浪费自己这么多的时间了。
看着面前陈六合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器灵知道自己这可能是拖不住了。
可是这么半天了,怎么主人元始天尊还没到呢。
就在陈六合准备继续向前的时候,器灵忽然来了灵感,说道:“前辈您想知道这些葫芦说了些什么吗。”
话毕,藤蔓上的云雾开始晃动了起来,似乎刚才器灵说的那句话触碰到了某些禁制一般。
“葫芦说了什么?”
而陈六合在听到器灵这句话之后,也是稍微的愣了一下。
这器灵没说的时候他还真不关心,但是对方这么一说,他还真的有些想知道了。
毕竟葫芦能说些什么,总不能够是妖怪放了我爷爷吧。
下一刻强烈的八卦心让陈六合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而器灵看见陈六合停下了脚步,也是紧张了起来。
心说这元始天尊干什么呢,再这样自己可就坚持不下去了,这葫芦可不是自己不想保,是自己能力不够。
其实刚才器灵并没有说谎,那些葫芦半夜确实会说话。
只不过说的那些话都是叽里咕噜的,他根本就听不懂是什么。
现在好了,牛吹出去了,但是却圆不回来了。
“他们说的是什么啊。”
而陈六合看着器灵这心虚的样子,语气瞬间就变得低沉了起来。
他感觉自己好像又被骗了,而且还是被同一个器灵给骗了两次,这让自己前辈的人设怎么立起来啊。
今天这破人偶不给自己说出个所以然来,自己直接就把他给拆了。
“你到是说话啊。”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六合朝着木偶直接走了过去。
木偶器灵:“……”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