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我只想安靜地打遊戲 txt-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詭異的古井分享


我只想安靜地打遊戲
小說推薦我只想安靜地打遊戲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我的小姑奶奶,你这也不吃,那也不吃,你这么挑剔迟早饿死。”周文心中郁闷,只是这话却没有对魔婴说,在脑子里面打了个转。
“小婴婴,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周文蹲在魔婴面前,摸着她的脑袋问道。
魔婴想了想,转身就往外面走,周文连忙跟了上去,好多天没有怎么出门,走出房间后感觉阳光有些微微的刺眼。
周文住的地方是古城西北角的一个四合院,像这样的四合院在归德古城中到处都是,并不怎么显眼,事实上比这大的四合院还有很多。
作为古城如今的主人,原本周文可以选择更好的地方,他之所以没有那么做,是因为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四合院,实际上却有着奇异之处。
古城内的每一座建筑,几乎都是一个独立的小空间,大部分建筑周文都已经探索过了,只有少数几个地方,还没有找到进入的方法。
像城隍庙、钟楼和一些奇怪的大院子,暂时都没有找到进入的方法,这个小院子虽然能够进入,可是却有一些离奇诡异地事情,直到现在周文也没有搞明白。
灵车 三搞学生
他住在这里,一方面是为了探索小院的秘密,一方面也是怕这里出什么事,真出事了也能够及时镇压。
院子不大,建筑本身没有太多特殊之处,可是在这院子里面却有着一口井,每逢一些特殊的日子,就可以听到井中传来泉水翻腾的声音。
井中有水声听起来似乎很正常,一些活水井或者有地下泉眼的井,会有水声也不奇怪。
事实上就算井中有什么次元生物发出响动,那也不算什么怪事。
这口井怪就怪在它里面没有水,一口没有水的井,却时常会在半夜听到水声,这就有些奇怪了。
周文也曾经派过伴生宠下去探索,结果并没有什么发现,这口古井本来就不怎么深,周文一眼就可以看到底,底部都是沉年的干土,一点湿气都没有,更不要说有水了。
每次有水声的时候,周文从井口看下去,结果还是一样,只能看到井底的泥土,却看不到半点水迹。
可是那如泉水般涌动的水声,却清晰的在耳边流动,不只是周文,只要走进小院,每个人都能够听到。
周文也曾挖掘过井底,可是无论往下面挖多深,都没有任何发现,而且挖出来的土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不见,井里面被挖出来的洞,则会恢复到原本的模样,像是从来没有动过一样。
这样一口诡异的古井在这么一个宅子里,周文又怎么能够放心,只能自己住在这里,万一出现什么问题,也能够及时处理。
只是这么长时间,古井半夜虽然经常会有水声响起,却也没有其他的异状,所以周文最近也没有刻意去研究那口古井。
魔婴从屋子里面出来之后,却径自来到了古井旁边,跳到了井沿之上,伸着脑袋往那古井里面看。
看了一会儿,魔婴又抬起头看向周文,一只手握着魔剑往那古井里面指,同时说道:“下面。”
“这古井下面什么也没有,我挖了上千米深,什么都没有看到。”周文说着也来到了古井旁边,往里面看了看,他知道魔婴应该不会无的放矢。
林涵的处女作
和以前一样,一眼就可以看到井底,下面什么也没有。
魔婴低头又望向井内,看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东西就在下面。”
“在哪?”周文凝聚目力,甚至把黑暗医师都给召唤了出来与自身合体,利用他的透视之眼能力往下看,却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魔婴皱着好看的眉头思索,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沉吟了片刻之后,突然伸手把腰间的唢呐给摘了下来。
武王 桫椤双树
一般的伴生宠都不会使用武器,就算有些伴生宠使用武器,那也是先天伴生的武器,可是魔婴却不同,她身上的器具,基本上都是从别人哪里夺去的。
魔剑、遮天铃和唢呐,统统都是抢过去的,只不过除了魔剑之外,魔婴很少动用遮天铃和唢呐。
魔婴把唢呐放在了小嘴前面,腮帮子鼓的圆圆的,就想要吹响唢呐。
“别吹!”周文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抱住魔婴,另外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小嘴,没让她把那一股气给吹出来。
唢呐一响,非喜即丧,周文能够抗的住唢呐的魔力,但是这归德古城中那么多的普通人怕是抗不住。
到时候搞的全城哭丧,那就不太妙了。
魔婴被周文捂着嘴,嘴巴里面的气出不来,把腮帮子撑的鼓鼓的,一双大眼睛也瞪的老大。
伸手拉开捂住自己嘴的大手,魔婴把气吐出来,盯着周文说道:“不吹……下面的东西不出来……”
“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周文实在看不出来,下面到底有什么,心中到是真的有些好奇,盯着魔婴的眼睛问道。
“食物。”魔婴很肯定地回答。
“什么样的食物?”周文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只好耐着性子继续问。
“不知道,就是食物。”魔婴回答的很干脆。
周文心中郁闷,却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指了指魔婴小手拎着的唢呐说道:“你吹这东西可以,能不能有什么方法,不让它的声音影响到城里的其他人?”
“可以。”魔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这才点头回答。
周文松了一口气,这才放开了魔婴:“吹吧,正好我也想知道,这古井之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魔婴重新把唢呐放在嘴唇边,鼓起腮帮子猛的吹了一下。
高亢的唢呐声犹如石破天惊一般,直接深入灵魂,像要把人的灵魂都给带走一样。
扑通!
周文双腿一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双目之中的眼睛像是珍珠粒似的,一颗接一颗的掉了下来。
“我去,不是说不影响其他人吗?”周文说出来的话都变成了哭腔,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这里没有其他人。”魔婴的声音直接在周文脑海中响起,而她的嘴还在吹着唢呐。
那魔性的凄凉之音不断传入周文耳中,让周文的眼泪不断地往下掉,他长这么大加起来落的泪,都有这一会儿多。
周文还想说什么,却听到那古井之中传来了水流涌动的声音。
古井中的水声一般都是在夜里的时候响起,这还是第一次在大白天出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