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勾心鬥角!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面对楚云极不客气的质问。
波尔总裁面色冷漠道:“楚云,同样的一句话,我也想送给你。”
“如果你足够了解我。你就不会拿这五百亿来侮辱我。或许这笔钱对别人来说,是一笔庞大到无法拒绝的财富。但对我而言,这并不算什么。更甚至,我每天经手的钱,都不止这么一些。”
楚云微微眯起眸子。反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撒谎?不是为了钱,你又是为了什么?”
“那你究竟想知道什么?”波尔总裁说道。“你姑姑不见了。你应该去找她,应该去找警方,而不是找我。如果我每一个顾客失踪,当事人的家属都跑来找我,那我岂不是要忙死?我还有心思做生意吗?”
楚云轻描淡写地说道:“但我姑姑的失踪,是不正常的。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直接说吧。”波尔总裁说道。“你究竟想从我这儿知道什么?我不认为你能打听到什么掌握了真相的消息。否则,你也不必在我这儿浪费时间。”
波尔总裁是明白人。
他认为楚云很大程度上,是在自己面前虚张声势。
他并没有掌握接近真相的消息。
他此刻的表现,不过是在跟自己玩心理战而已。
“我姑顾找你,除了谈生意。还聊过一些什么内容?”楚云问道。“我想知道全部。”
“抱歉。我们对顾客的信息,是绝对保密的。这也是我们瑞士银行家的基本操守。”波尔总裁说道。“楚先生应该也了解,我们瑞士银行家,是全世界最专业的一群人。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无法在专业上,与我们媲美。”
“你的意思是,你不肯告诉我?也不会透露和我姑姑面谈的任何消息?”楚云皱眉问道。
波尔总裁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说道:“正常来说,我是不会透露任何消息的。但既然楚小姐目前已经失踪了。而且看起来跟我有一些关联。我可以透露一些,让楚先生不再这么针对我。”
顿了顿。波尔总裁继而说道:“事实上。楚小姐来这儿,谈生意只是次要的。她主要的目的,是想彻查一些往事。”
“彻查往事?”楚云追问道。“什么往事?”
楚云猜到了。
这所谓的往事,应该与母亲有关。
“一笔三十多年前的庞大资金的流向。一笔至今,在瑞士银行界都无人敢轻易提及的庞大资金。”波尔总裁说道。“楚小姐就此事,和我见过三次面。每一次见面,主要讨论的都是这件事。”
“这笔资金是怎么回事儿?”楚云迟疑地问道。
“资金的事儿,我不方便透露太多。一是这笔资金至今仍在我们瑞士。二是资金的主人,我也不敢曝光,更不敢得罪。”波尔总裁缓缓说道。“我唯一能说的是,楚小姐的失踪,可能与这笔资金有关。又或者说,与资金背后的相关人士有关。”
说到此处,波尔总裁抬眸看了楚云一眼:“而且。我不认为楚小姐会长时间失踪,她的能力和手腕,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女人。我相信,楚先生应该对你的姑姑,比我有更深刻的了解。”
“事实就是,我已经和她失联了。”楚云皱眉说道。“我不得不做点什么。”
“楚先生想做的事儿,我爱莫能助。”波尔总裁放下酒杯,缓缓站起身道。“楚先生如果还有其他方面的问题。可以打这个电话。”
他递出一张名片。抿唇说道:“但如果还是为了楚小姐的事儿,我可能就没那么多时间招待你了。抱歉。”
说罢,他起身离开。
楚云也没拦着。
他已经从波尔总裁身上得到了一些消息。
一个非常关键的消息。
想要更多,楚云必须自己想办法。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他就算逼死波尔总裁,对方也肯定不会再吐露任何消息。
离开会所。
楚云乘车回到了酒店。
波尔总裁也在确定了楚云的全部路线之后。这才乘车前往一座低调而隐蔽的别墅。
当他来到别墅大厅时,毕恭毕敬地向一个女人行礼:“老板。我已经见过楚先生了。”
“嗯。”
女人淡淡点头。坐在沙发上思考着什么。
“他应该相信了我所说的这一切。”波尔总裁缓缓说道。
“你没有撒谎,他也没有不相信你的理由。”女人说道。
“但我相信,楚先生会继续留在瑞士。他不会轻易离开。”波尔总裁迟疑道。“至少在见到您之前,他或许不会轻易地离开。”
说话间。
波尔总裁抬眸看了女人一眼。
此女,正是楚红叶!
已经失联将近三十六消失的楚家姑姑!
此刻,她正坐在别墅内的沙发上。
此刻,她正在思考着更多更复杂,也更严峻的事儿。
她没有明面上的危险。
她也并没有离奇消失。
就连楚云之前的那两个推测,也没有错。
要么,人间蒸发了。
要么,姑姑把自己藏起来了。
楚云第二个推测,是正确的。
看起来。楚红叶的确只是把自己藏起来了而已。
“他是否离开,与你无关。”楚红叶红唇微张道。“做好你自己的事儿就行了。”
“是,老板。”波尔总裁停顿了片刻,继而说道。“您交代的事儿,我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那笔资金,目前仍在李家名下。但有一点我很好奇,这些年来,李家从未有人来过瑞士接触这笔资金。唯一出现过的,是一个不曾露面的女人。据资料显示。此人与古堡也没有任何关系。却是一名深不可测的传奇强者。”
我 的 貼身 校花
楚红叶淡淡说道:“我知道她是谁。”
“是什么人?”波尔总裁好奇问道。
“与你无关。”楚红叶依旧面无表情。
猩红的眸子,给人极强大的压迫感。
波尔总裁崛起于十五年前。
十五年时间,他从即将破产强壮到今天。在瑞士金融体系内,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更是整个银行界屈指可数的寡头。
他背后或许有无数官方大佬撑腰。
哪怕是在华尔街,他的话语权也是极大的。
但波尔总裁心中跟明镜似的,他唯一的老板,从来只有一个。那就是楚红叶。
他对这个老板,是又敬又怕。
也从内心深处,感到敬畏。
尽管提起年龄的话,他大了楚红叶快十岁。
但在威严方面,他一直被楚红叶压制得死死的。
“您会考虑见楚先生吗?”波尔总裁好奇地问道。
这是他当前唯一想知道的。
楚云作为楚家唯一传人。
作为老板唯一在乎的人。
他对楚云的了解,是非常深刻的。
也是做过详细功课的。
他了解楚云的为人。
在不找到姑姑之前,在没有绝对的线索之前。想让他轻易离开瑞士的人物,只能是老板现身。
否则,没人可以赶走楚云。
他会死耗在这儿。
“我见不见他。不重要。”楚红叶淡淡摇头。“但他既然来了,总是能查出一些线索,找到一些接近真相的内幕。”
“这样也挺好。”楚红叶起身道。“不要监视他。他的警惕心很强,更不要引起他的怀疑,否则,他不会放过你。到那时,他总会有办法撬开你的嘴巴。”
“是。老板。”
……
楚云回到酒店后,把木子叫进了房间。
“一路上,有人监视我们吗?”楚云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心情却十分复杂。
窗外的夜景,很美。
很经典的欧式夜景。但他却无心欣赏。
“没有。”真田木子摇头说道。“完全没有。比在燕京城清静得多。也简单的多。”
“哦。”楚云有些失望。
淡淡摇头,又道:“波尔呢?他离开会所后,去了哪儿?”
“回家了。”真田木子有些停顿地说道。
“看来,你并不确定他是否回家了。”楚云唇角泛起一抹玩味之色。
他并不失望。
相反,他找到了继续下去的方向。
他也很确定,波尔应该是露出了马脚和破绽。
否则,真田木子不会这么迟疑。
“我们不确定回家的那辆车上,究竟是不是坐着波尔本人。”真田木子说道。“您说过,不要跟的太紧。因此,我们出现了监视盲区。”
“还有车去了别的地方?”楚云问道。
“嗯。”真田木子点头。
“现在可以跟紧一些了。”楚云说罢,忽而话锋又是一转。“不。立刻去另外的地方去找。挖地三尺,也要找出线索来。”
真田木子闻言,立刻下达了命令。
然后,她有些迟疑地说道:“这样会打草惊蛇,也有可能会曝光我们的底牌。”
“不重要。”楚云吐出口浊气。“我只是想知道姑姑的下落而已。”
“是。”
约摸一个小时之后。
真田木子收到了消息。
然后她脸色非常古怪地看了楚云一眼,说道:“我们的人过去了。”
“怎么样?”楚云并不期待。
他甚至已经猜到了结果。
“什么人都没有。就连家具,生活用品,都被一扫而空。就仿佛一个鬼屋一般,什么都没有留下。”真田木子汇报道。
“看来,住在这座别墅里的人,知道我们会找过去。”楚云说道。
“应该是。对方非常谨慎。”真田木子说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