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1027、逃出生天,戰利品大清點展示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大场面,十足的大场面。
双方共十三位天王境强者对战,场面简直不要太火爆。
各种可怕大术穿孔,打的天地消声,万物尽毁。
“我去!我靠!我擦!哎呦我滴妈呀!”
黑凤口中,传来各种莫名其妙的形容词。
对于如此战斗,黑凤这货早就准备跑路。
但毕竟他所在的地方比较特殊,要跑路,怕是会很费劲。
不仅是他,郑拓也有如此心思,准备跑路。
场中的战斗他无法参与,级别太高,都是天王境强者对决。
且这群家伙明显不对劲。
他们这一方的几个家伙实力都很强劲,但这群家伙明显没有必死的决心。
也没有必要玩命。
他们战斗同时,不断向出口靠近,随时准备跑路。
鲲鹏祖师,姜太爷……
这群家伙若是跑路,他们必然会遭受围攻。
“无面师弟,你与你的灵兽快些离开,此地战斗相当复杂,你等若不离开,回头怕是会出大事。”
紫衣这般与郑拓说道。
“嗯。”
郑拓点头。
“我正有此意,在这里我实力着实不够看,回头这群家伙跑掉,我反倒会成为你与大师兄的累赘,不如此刻率先离开。”
郑拓这般说道,理解紫衣所言之意。
“师弟果然聪慧,那你我在此别过,若有缘,自会在见。”
紫衣对郑拓非常欣赏。
郑拓助她脱困,可以说是他的恶人。
加上又是猴子的师弟,然她对郑拓格外看重。
“师姐,回头帮我与帮我与大师兄道个别,此刻就不要说了,以免引起过多注意。”
郑拓很鸡贼,这般说道。
“好。”
紫衣答应一声,翻身催动紫气,帮助郑拓打掩护离开。
郑拓与黑凤都是跑路的老手,轻轻松松,离开灵山内部。
紫衣见此,深深的看来一眼郑拓离去所在。
后。
她手中紫金宝剑颤动,杀向明老,与大圣猴王一起战斗。
紫衣出手,大圣猴王顿时欣喜。
大战持续,对决仍在。
另一面的郑拓催动鲲鹏法,带着黑凤,急速狂奔中。
一路行来,看到许多战斗过的痕迹。
其中有魔族强者陨落痕迹,也有不灭生灵正在修复己身。
看来。
“看来魔族已经冲出灵山范围。”
黑鸦这般说道。
“你我也快些离开吧,这里马上就会很危险。”
郑拓加速前行,继续跑路。
但这真是说什么就来什么。
二者来到灵山外围出口所在。
这里,门奴带着一群轮回生灵与仅剩的八尊罗汉,将出口堵的死死。
“靠!这怎么办!”
黑凤见此,当即有些慌乱。
背后天王境强者的战斗,他们此刻仍旧能感受到真切。
指不定什么时候,那战斗就会波及到此地。
回头他们岂不是白跑了。
郑拓见此,眉头紧皱。
绝色魔宠 呼吸
门奴等人的实力极强,凭借如今的他们二者,属实难以正面硬闯。
无法硬闯,这该如何逃离此地。
思来想去,郑拓想到了唯一的办法。
“黑凤。”
郑拓将一枚乾坤袋交给黑凤。
乾坤袋中,乃是这一次他在小须弥山的收获,还有这尊道身的信息。
“你真要这样做?”
黑凤已经猜到郑拓要做些什么。
“你还有其他方法吗?”
“没有,我觉得这个方法最好。”
黑凤露出笑容。
不得不说,郑拓这个家伙做事真是果断,特别是在这种时候,果断的让人心疼。
黑凤张口,吞下乾坤袋。
随后。
其钻入到另一枚乾坤袋中。
完事之后,郑拓将乾坤袋绑在自己腰间。
起身,催动鲲鹏法,加速,冲向门奴等人。
门奴等人手中出口,不让人轻易出去。
突然!
他们看到有金光袭来,且速度快到离谱。
“出手,拦住他,他是无面!”
门奴眼尖,一眼便看出来是郑拓。
顿时。
数十尊轮回生灵出手,杀向郑拓所在。
郑拓催动鲲鹏法,他要施展第一计划,看能不能运用天下极速冲出去。
鲲鹏法极快,郑拓化为一道金光,瞬间杀到门奴众人面前。
但是下一秒,他便感觉自己四度骤降。
“阵法!”
郑拓立刻察觉到,此地有阵法存在,将他速度压制,不让他冲出去。
“无面,你我有见面了!”
让魔族跑掉,令门奴大为不爽。
此刻郑拓自投罗网,他自然要将愤怒发泄在郑拓身上。
各种手段齐出,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也不还手,开启十方世界。
以此刻道身开启十方世界,威力自然没有本体强。
但这十方世界毕竟是异常强大的领域手段,此刻开启,挡住了阵法所带来的弊端。
鲲鹏法施展,继续加速,闪躲各位王级强者的猛攻。
“不要让他跑掉,出手,出手,全力出手。”
轮回生灵彻底炸开了锅。
各种手段齐出,各种神通铺天盖地,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全力加速,敢在所有神通杀到自己面前时,冲到了灵山边缘。
但是。
这灵山边缘显然也有阵法阻挡。
“哈哈哈……无面,你是逃不掉的,此地已被我设置有重重大阵,单凭你的手段,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郑拓已经被包围。
身后是阵法阻拦,仅有一线之隔,便是外界。
另一面数十尊王级轮回生灵包围,他们凶神恶煞,各自催动神通。
在门奴的指引下,杀向郑拓。
郑拓已是插翅难逃,就算有鲲鹏法,他也休想离开此地。
当然。
郑拓也没想要逃离。
第一种使用鲲鹏法逃离的计划失败。
他在此刻,施展第二套计划。
面对漫天神通杀来,郑拓果断引爆这一具道身的道海。
下一秒。
轰……
自爆的力量无可匹敌,当即以郑拓为中心,化为一团巨大的蘑菇云。
冲击波袭来,当场将门奴等数十尊轮回生灵轰飞。
而原本郑拓背后的阵法,轰的一声炸裂。
就在此时,谁也没有来得及注意,黑凤从那破损的乾坤中钻出。
凭借他的肉身,郑拓自爆,也仅仅只是然他疼的呲牙咧嘴,好不疼痛。
但这根本无法将他干掉。
趁乱,黑凤化为一头钻入地面之中。
如地鼠一般,迅速逃之夭夭。
“咳咳咳……”
门奴大声干咳,脸色看上去非常难看。
“无面这个家伙还真是果断,竟然以自爆手段破除我等阵法。”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门奴咬牙切齿,恨得不行。
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魔族没有留下,让他们将魔皇残躯带走,无面这家伙也没有留下。
门奴愤怒,大为不爽。
但接近着,背后便有强大力量袭来。
门奴一些,立刻组织轮回生灵,准备继续拦截敌手。
但下一秒,他门奴立刻变色。
“快跑,快跑,快跑,不要在这里逗留!”
门奴大声厉喝,自己率先逃离此地。
门奴刚走,天王境强者的大战,便已波及到了此地。
那数十尊没来得及逃走的王级轮回生灵,在如此级别的战斗下,被全部刮死,一个不剩。
轰……
轰……
轰……
有人在敲天鼓一般的声音,回荡在回荡在整个轮回之海。
轮回城中,人们抬头,看向轮回之海方向。
天王境强者的大战,在轮回城中,已经完全能够感受到。
这种级别的对战,太过非凡,不想让人知道都难。
此刻南域,仙都,某客栈之中。
郑拓缓缓睁开双眼。
一尊道身陨落,他是完全能够感受到的。
“你醒了!”
魔小七一袭黑色长裙,笑盈盈的望着郑拓。
郑拓反倒没有任何笑意。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魔小七心虚,大眼转动,不敢与郑拓对视。
郑拓仍旧没有回话,用一种平淡的眼神,望着魔小七。
魔小七被郑拓看的浑身难受,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片刻后。
“好了好了,对不起行不,我想你道歉,是我骗了你,对不起。”
魔小七主动认错。
不过看模样,怎么都像是有人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逼她这般说的。
郑拓对此,仍旧没有回话。
“好吧,我全都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我告诉你之后,便不要在生我的气了。”
魔小七明明已经好几百岁,此刻却如孩子般与郑拓讲条件。
这一幕若被人看到,估计都要惊掉一地下巴。
郑拓的回应就是没有回应。
他不喜欢被人逼迫,就算这人是魔小七也不行。
“你不说,我就当你答应我了哦……”
魔小七鬼精鬼精,自顾自说完,便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郑拓。
郑拓听在耳中,表情微微有所变化。
待得魔小七讲完,郑拓陷入思考之中。
魔小七所言对他来说,完全可以当神话故事来听。
还是关于爱情的神话故事。
这个故事的主人翁自然是魔皇,因为这一次魔族营救的便是魔皇残指。
至于故事的具体内容,魔小七透漏的并不多。
其中最关键的信息就是,当年魔皇曾率魔族攻打过轮回之海。
没有错。
魔皇当年率领魔族攻打过轮回之海,目睹很单纯,就是为了寻找轮回碑。
看来,并非只有自己在寻找轮回碑,魔皇当年也在寻找。
而魔皇寻找轮回碑的原因也很单纯,就是为了找寻人王踪迹。
魔皇与人王是道侣关系。
人王不知因为何种原因离世,魔皇为寻找人王,攻打轮回之海,寻找轮回碑上关于人王的印记。
结果并不可喜。
魔皇没有攻打轮回之海,并未进入轮回之海深处,也不曾见过轮回碑。
相反。
魔皇触碰了某些禁忌,那禁忌将他镇压在九十九个地方。
从此以后,魔族便开始寻找被镇压的魔皇。
如今已寻到许多魔皇残躯,待得全部寻回,魔皇自会归来。
郑拓分析着其中信息。
可以说,信息量很大。
当年的魔皇,想来已有半仙境界。
带领鼎盛魔族。
那鼎盛魔族根据魔小七所言,不弱巅峰龙族。
可惜。
攻打轮回之海,元气大伤,只能回到东域,依靠人王壁垒躲避。
不然会有如灵山这般的仇家上门,剿灭魔族。
魔皇以这等手段攻打魔族都没有拿下,自己如今这般实力,真的能见到轮回碑吗?
郑拓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从各种资料的分析来看,自己进入轮回之海深处,恐怕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这轮回之海的危险程度,不弱东域的七大绝地。
郑拓思考其中利弊,一时间难以做出决定。
“喂!”
魔小七伸手,在郑拓眼前晃了晃。
“事情我已全部告诉你,的确是我的不对,不应该利用你搭救我父皇,求求你,你就原谅我吧。”
魔小七抓住郑拓双手,大眼眨巴眨巴,一副我知道错了,原谅我的小模样。
魔小七毕竟是魔族,天生带着一股魅劲儿。
曾经的魔小七,也是依靠着这股子魅劲儿,着实坑了不少人。
郑拓望着此刻魔小七,他能说什么。
二者的关系已为道侣,对于魔小七,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处理。
自己一个人生活百年有余,已习惯了一个人生活。
突然有人闯进你的生活,就算是修仙者,也会显得猝不及防。
既然已经猝不及防,那就让这猝不及防继续下去吧。
手掌一握,将魔小七洁白的小手握在手中,随后一把将魔小七揽入怀中。
“啊……”
魔小七惊叫一声,便落入郑拓怀中。
翻云覆雨,此处省略三十万字。
床榻之上,魔小七紧贴郑拓胸口。
“与我会魔族吧,复活父皇,父皇肯定还会攻打轮回之海,到时候有你和父皇,一定能找到轮回碑。”
魔小七不想让郑拓去轮回之海冒险。
在这轮回之海,她已经失去过一个自己最亲近之人,她并不想失去郑拓。
“去还是要去的。”
郑拓手臂紧了紧怀中的魔小七。
“轮回碑是我一生的执念,我若不去,这执念会越来越深,直到影响修行,让我在男有寸进,无法寸进的修行,你应该知道,并不什么好事。”
郑拓与魔小七袒露心声。
魔皇没有找到轮回碑,或许是魔皇运气很差。
自己的运气向来很好,他想去试一试。
况且。
心魔这货还被困在轮回之海深处。
他若不去,心魔还不骂娘。
“好,我与你一起去。”
魔小七十分坚定,不想与郑拓分开。
“呵呵呵……”
郑拓溺爱的捏了捏魔小七的脸蛋。
“我若没有猜错,魔族应该还在寻找其它魔皇残躯的位置吧。”
魔小七沉默。
“放心吧,我一个人去不会有事,你还不了解我,谨慎小心,这修仙界我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
这方面,郑拓对自己还是颇为自信的。
魔小七继续保持沉默。
“当然,如果你一再要求,我可以将一具道身留在你身边。”
郑拓坏坏一笑,这般说道。
这般言语,当即遭了魔小七一个白眼。
“滚!”
魔小七没好气的笑骂出声。
沉默。
令人享受的沉默。
令人迷醉的沉默。
令人恋恋不舍的沉默。
三日后,魔小七离去,继续为复活父皇而努力着。
郑拓则是收拾心情,见到了归来的黑凤。
黑凤这货将乾坤袋交给郑拓。
“内个,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黑凤这货转身就要开溜。
“给我站住!”
郑拓感觉不对,一把抓住黑凤,不让其离开。
随后。
郑拓打开乾坤袋,其中有那自爆道身给予他的信息。
信息中明确提到,黑凤这货会独吞至尊舍利,让他注意些。
“给我吐出来。”
郑拓严厉警告黑凤。
黑凤无奈,只能将至尊舍利吐出,还给郑拓。
“还有呢?”
“没了,就一块至尊舍利,你还要多少。”
黑凤被冤枉,当即炸毛。
“你不是从小须弥山下玩出来一块奇石,拿出来给我看看。”
郑拓这般说道,顿时令黑凤跳脚。
“小子,你被不讲道理好不好,奇石是我拼命挖出来的,你这要来做什么,你有点道义好不好。”
神 級 美食 主播
黑凤感觉自己的劳动成功被人窥探,非常不爽。
“哎呦,你还知道这些,知道你怎么还要独吞至尊舍利啊!”
郑拓审黑凤,让这货老实点。
“不给,打死也不给,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黑凤一副死鸟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叫郑拓感到好笑。
他本身也没有想要那奇石的意思。
他这一次灵山之行收获颇丰。
哭笑面具吸收了一小部分吞魔泉,获得一株菩提树,九颗舍利,还有一颗至尊舍利。
这收获堪称巨甚。
相信如今整个修仙界,无数人都在寻找自己。
菩提树,九颗舍利,这都是绝顶神物,传说级都会争抢的好东西。
所以。
他敲打敲打黑凤,让这货长点心,不要出去被人抓住,将自己供出来。
“黑凤,你的奇石我不要,但你要随我进入轮回之海深处,继续寻找轮回碑。”
郑拓这般说道。
黑凤这货还是一个很好的炮灰。
身板硬朗,足智多谋,加上自己是其主人,自己若出事,其也跟着倒霉。
所以黑凤这货,绝对是炮灰的不二人选。
特别是进入轮回之海这种地方,身边带着这样一个能够探路的炮灰,简直不要美滋滋。
“我拒绝!”
黑凤的回应很直接,当场拒绝郑拓。
“你没有资格拒绝我,待得轮回之海这场大战平息,你我便出发。”
郑拓可不是来询问黑凤意见的。
“咳咳……内个……”
黑凤眼神转动,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小子,实际上,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与你去轮回之海深处,但是,你应该知道,东域的人王大阵恐怕已经支撑不了多久,我要回东域,安排妖庭之事。”
“妖庭之事?”
“没错,就是妖庭之事。”
黑凤见郑拓回应,当即如闻到鱼腥味的猫。
“妖庭是妖族大本营,而南域还有个妖皇殿,这妖皇殿的实力不容小嘘,在我来之前,妖皇殿就已经开始与妖庭接触,试图两家合拼,一同妖族,所以其中有许多问题,特别是小白龙的问题。”
黑凤知道郑拓重情义,特别是对手下,非常关照,所以提起小白龙。
“小白龙是龙族正统,曾几何时,龙族也是妖族一支,虽然后时代的龙族脱离妖族,且有过一统修仙界的壮举,但今时今日,毕竟小白龙是唯二的龙族,我肯定要回去,省的妖皇殿和妖庭那群老古董对小白龙不利,若有事,起码我也算有一个照应不是。”
黑凤吐沫星子乱飞,你别说,还挺有道理。
他手下七大圣中。
九筒性格温顺,实力很强,但缺少狠辣之心。
狼妹则是狼性有余,智商堪忧。
小乌完全就是跟屁虫,完全没有主见。
二条性子火爆,也是个愣头青。
马王这货就知道臭美,屁用没有。
小白龙太过单纯,完全不问世事。
唯有黑凤,这货实力很强,还很贱,鬼主意多,且有手段。
也只有黑凤回去照顾七大圣,郑拓才能放心。
“你所言没有错,你们七大圣的确需要一个臭不要脸的来玩弄手段。”
郑拓点头,对于黑凤所言表示认可。
“这话说的,我就当你在夸奖我了。”
黑凤主动给自己脸上贴金。
“事已至此,我快些回去,也好有个照应,对了,不要忘记,人王壁垒就快消失,你也快些回东域,人王壁垒消失,东域必将大乱,你若不在,恐怕会错过许多有趣之事。”
黑凤说完,便生怕郑拓反悔一样,转身就走,没有给郑拓任何挽留自己的机会。
黑凤回归东域,郑拓没有阻拦。
这货回去也挺好,能够照顾九筒等家伙,省的自己担心。
魔小七离开,黑凤也离开,这诺大仙都,就剩下他一个人。
郑拓叹了一口气,顿感浑身舒畅。
不得不说,还是一个人舒服啊。
迈步,来到窗台,取出摇椅,躺在上面,饮着灵茶,从高空俯视仙都景色。
不得不说。
这仙都繁荣,不弱东域帝都分毫。
同时。
郑拓隐约能够感觉到轮回之海方向有王级气息滚动。
看来这大战还未结束,必然要持续一段时间。
且就算大战结束,灵山也会清扫轮回之海的大部分区域,以寻找自己的踪迹。
算了算了。
暂且忍忍,回头在前往轮回之海吧。
郑拓心里想着,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
当然。
他也没有闲着。
心念一动,出现在神魂界中。
神魂界中,生机勃勃,八重天上,各路修仙者络绎不绝。
人们选择各自的修行位置,专心修行,提升实力,同时为郑拓提供神魂液。
郑拓来到神魂界的仙巅。
仙巅之上,石鼎散发出阵阵神魂液气息。
可以看到,石鼎之中,各色神魂液不断增加,俨然已经装载满满。
郑点头,对此表示非常不错。
随后,他有些心疼的看向仙巅之上的三千零一十二枚大缸。
在小须弥山时,他用三千弑仙军与十二神将的神魂,帮助了紫衣挣得两息时间。
那青狮王的手段相当强大,单单两次冲击,就干掉了数尊弑仙军,将十二神将全部打成重伤。
就是辰龙这种狠角色,也被打的重伤,陷入沉睡。
郑拓也是无奈。
当时那种情况,他已没有别的选择。
只能相信自己手下这群家伙的战斗力。
不过这也是一个好消息。
三千弑仙军与十二神将经受住了考验,没有被斩。
相信这一次沉睡之后,十二神将的实力应该有巨大进步。
其中。
辰龙应该已经无限逼近王级,甚至有可能突破。
十二神将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从他开始修行,十二神将就跟在他的身边。
一路行来,感情颇为深厚。
如今他已经踏足王级,若十二神将也能踏足王级,对他来说绝对是一大助力。
希望你们能尽快达到王级吧。
郑拓催动石鼎,将那粘稠到已经化为液态的神魂液,注入三千弑仙军与十二神将所在大缸之中。
让他们能够好好修行,没有后顾之忧。
随后。
郑拓身形一动,来到神魂界第一重天。
他找了一处小山坡,亲自动手,盖了二十四座坟墓。
其上雕刻有二十四个名字。
这二十四人便是被青狮王干掉的弑仙军。
“安睡吧,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我会带着你们的意志活下去。”
郑拓取来落仙醉,给二十四人倒酒。
呼……
郑拓深呼吸。
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但终究要面对。
修仙界危机重重,死亡对修仙者来说,太过常见。
他已经喜欢这种生活,此刻颇有伤感。
离开小山坡,回到现实之中。
归来后,郑拓深呼吸,调整心情。
调整过后,郑拓开始针对这一次的收获,进行清点。
收获虽然不多,但绝对丰厚。
首先是菩提树。
这菩提树号称又叫道树,因为在这菩提树下修行,会让人修行更加顺利。
郑拓看着眼前的菩提树,伸手细细触摸。
没有躲过多的感觉,菩提树与普通树木差不多,并没有那种太过玄妙的感觉。
不过郑拓坐在菩提树下,稍稍修行,顿时便感觉不一样了。
那修行的感觉就一个字,稳。
不飘,也不艰难,就是稳。
有这东西在身边,心魔什么的想都别想出来。
好东西,的确是好东西啊。
菩提树暂且看一看,回头还有许多地方可供开发。
观看过菩提树,郑拓进入仙鼎之中。
仙鼎之中,有九颗舍利,好似九颗大粽子般,被郑拓包裹的严严实实。
这舍利可是好东西。
乃是灵山之主化道之后的产物,其中蕴含有灵山之主一生的精华。
九颗舍利,也就是说,灵山最少经历过九位主人。
这灵山,看来还真是传承悠久啊!
郑拓心里想着,对于九颗舍利,他暂且没有拆除包装的想法。
这东西若现在拆除,问题会非常大。
灵山归来,有巨头出世。
那巨头搞不好有什么特殊手段,能够探查舍利位置。
若这般,自己现在开包装,岂不是自投罗网。
九颗舍利,他挨个检查一遍,看着包装是否完好,封印什么的是否有所松动。
检查无恙后,继续以天道印记,将其全部封印三十遍。
搞定后,郑拓心里才算有些许踏实。
九颗舍利,回头需要找一处绝对安全之地开封。
此刻暂且在仙鼎之中放着吧。
心里想着,他将九颗舍利,分别封信在仙鼎之中的不同位置。
随后。
他来到一片空旷之地。
看着眼前比一般舍利大上数倍至尊舍利,郑拓脸上露出笑容。
至尊舍利,那创建灵山之人化道后的舍利,堪称舍利中的至尊。
这东西所蕴含的东西,就像是龙珠一样。
需要时间,用天道印记慢慢浸泡。
只有这样,才能将这至尊舍利中的好东西全部泡出来。
单纯从舍利的珍贵正度来讲,这一刻至尊舍利,远远胜过那九颗舍利。
当然。
那九颗舍利的价值,与其他灵宝相比较,乃是绝对的神物,堪比九大灵果的存在。
这么好的东西,封印起来,肯定是要更加周密,更加复杂一些的。
郑拓对此早有准备。
他取出一枚与至尊舍利一般大小的黑色锦盒。
这锦盒是以冥树树干精华雕刻而成,拥有屏蔽各种气息的功效。
加上其上有被郑拓雕刻有各种掩盖气息,防止窥探的灵纹,让锦盒变得好似金库一般安全。
而这样的锦盒,郑拓手里有十枚。
十枚冥树锦盒,形成套娃,一环套一环,绝对是藏宝的不二首选。
郑拓将至尊舍利收起冥树锦盒之中,然后就以套娃的方式,进行覆盖。
一层又一层,搞定之后,他催动禁仙九封,加上天道锁链,天道迷雾。
各种能用上的手段全部使用。
搞定之后,郑拓看着眼前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出来,感觉不出来的至尊舍利,他非常满意。
就这样吧。
郑拓已经尽力,自己能用上的手段都已用上,如果这样对方还能发现,那他只能认栽。
与此同时。
灵山,小须弥山上。
明老正在打坐,其身前有一枚小令牌。
小令牌缓缓转动,明老显然在沟通着什么。
片刻后。
“什么人,竟然拥有封印至尊舍利的手段!”
明老睁开双眼,疑惑非常。
“封印至尊舍利,在这个世界上,竟有这般人物?”
白象王不解,多有询问。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如你等所言,那无面不是能够解开紫衣的枷锁,任由他们离去,或许,这个无面,自有其手段。”
宣老这般说道,十分平稳,与明老性格截然相反。
“那怎么办,至尊舍利是灵山的根本,也是灵山在度开启的钥匙,若无至尊舍利,如何开启小须弥山的大门,若无法开启,其中曾经灵山的巨头,恐难以归来。”
青狮王这般说道,看上去有些落寞。
实力不济,就只能这般干瞪眼,而无法做些什么。
“那个无面十分狡猾,封印了至尊舍利,想来定然不会轻易出现,而且,这个家伙很诡异,其似乎能够掌控他人的力量,如果被其掌控至尊舍利的力量,对灵山来说,怕不是什么好事。”
金翅大鹏王提出自己的想法,表示其中问题,着实有些大条。
几人沉默,各有思量。
如几人刚刚所言,至尊舍利对灵山来说,不要太过重要。
别的不说。
如今没有至尊舍利,这小须弥山上那宫殿之中的各位巨头,很有可能随时会苏醒。
就算明老与宣老能够压制一时,也不可能永远压制下去。
早晚,这群巨头会在一个不是很恰当的时机醒来。
到时候,问题就会变得相当复杂。
“无妨,无妨……”
有声音出现。
长生出现在大殿之上,自顾自前行,坐在了主位。
“参见主上!”
狮驼岭三兄弟,宣明二老,皆起身,向长生行礼。
如此这般模样,也就是标志着长生已经成功通过考核,成为下一任灵山之主。
“主上,我以为,您还需要一些时间。”
宣明对长生很有礼貌。
他的举动,已经宣告,自己自愿成为长生的护道者,保护长生成长为一代灵山之主。
“考核不难,只不过我中间补了一觉,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
长生这般言语,听在几人耳中,皆神色莫名。
显然。
这位新任灵山之主的性格,着实有些……实在。
但不得不说。
灵山之主的考核,这长生,绝对是所有灵山之主中,最快的一位,没有之一。
“既然主上已经选定,那就还请主上顶多,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明老对长生也十分尊敬。
这是灵山的规矩,他作为灵山之中的老人,规矩这种事,自然懂得。
“刚刚我听你们所言至尊舍利之事,各位不用担心,那无面与我是好友,至尊舍利其也就是拿去玩玩,回头我会亲自向无面兄索要,至于在什么地方能够找到无面兄,你们也不用担心,只需爆出我的名字,无面兄自然会出现。”
长生对自己与郑拓的关系非常有信心。
且他还是比较了解郑拓的。
“这……”
在场几人,皆表示这样也可以吗?
他们对这位新灵山之主并不了解。
但能被选为灵山之主,自然便有其独到之处。
想来。
这就是这位灵山之主的独到之处吧。
几人没有在怀疑什么,皆点头,答应下来。
“此事暂且如此,至于灵山日后该如何行事,这需要各位的帮助。”
长生很聪明,懂得其中利害关系。
自己初来乍到,总要先安抚好老人,然后在说其它。
灵山陷入趁机。
没有扫荡,就这般安静的屹立于轮回之海中。
仙都。
郑拓受到这个消息后,露出笑容。
灵山这一次闹这么大动静,竟然没有出来灭个城,斩几个王级立威。
就这般吃了哑巴亏,看来,长生已经完成传承,成为了下一任灵山之主。
因为这种事,也就是长生能干得出来。
斩王立威,说白,也就那么一回事。
真正看的,还是硬实力。
长生不喜欢做这种无趣只是,其要做,估计就是大事件。
好消息,好消息啊。
郑拓心情顿时不错。
感觉自己手里的十枚舍利算是保住了。
不。
应该是九枚舍利。
那至尊舍利对灵山来说相当珍贵,待得自己玩够了,参悟的差不多,还是要还给长生的。
毕竟自己与长生的关系也还不错,还回去,才是与灵山和解的最好方式。
冤家宜解不宜结。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多个朋友,远比多个敌人要强的多。
何况是灵山这种大势力,成为朋友,远比成为敌人更靠谱。
郑拓心情不错,但并未着急动身。
灵山之事还未平息,暂且平息平息,待得那轮回之海平息下来,自己在出发也不迟。
而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
他取来哭笑面具。
进入哭笑面具的小世界中。
哭笑面具的小世界中,郑拓看着那死气白咧,就住在他小世界中的魔皇残指,不得不说,他毫无办法。
魔族曾想将其这残指取走,但这残指似乎是赖上自己,不走了。
不仅如此。
这货死皮赖脸,竟然让哭笑面具用自己的力量滋养他。
好家伙,这是赤果果的白吃白喝啊。
郑拓对此表示愤慨。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算是自己老丈人了。
他与魔小七为道侣,魔皇可不是就是自己老丈人。
算了算了。
既然都是自家亲戚,住吧住吧,吃吧吃吧。
对于魔皇残指,他只能隐忍,不过也小心应对。
魔小七的里面外面他全部了解,但魔皇他并不了解。
虽然是魔小七的父亲,可就单凭魔皇不顾真个魔族,攻打轮回之海,只为了轮回碑上见人王之名。
他就觉得,这魔皇本体,定然是一位狠辣的角色。
这种角色,大义灭亲,也不是干不出来。
何况自己只是半个亲戚。
郑拓对自己的定位还是很准确的。
有堤防魔皇残指的后手,这般才能让他安心。
就这般。
他安安稳稳住在仙都,享受这暴风雨前的宁静。
半个月后。
郑拓感觉差不多,该出发了。
他这一次出发与进入灵山一样,没有带太多法宝,阵法之类的后手,倒是带了许多。
也就是说。
他这道身,完全是可以牺牲的那种。
这般状态,前往轮回之海,明显要底气更足一些。
郑拓起身,来到传送广场。
踏足传送阵,出发,在度前往轮回之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